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裂地
    “哈哈哈,好,我教,但你当谁的悟道都通用么?我悟道的时候可不一样,当时我怎么悟道的?对了。我记起来了,当时我是全家都给灭门了,那时候惨呀,实力不济,只能是到处的逃,结果活杀会的一个悟道期把我全家七口人都杀了,外带我的两个发小,所以我回去的时候,已经迟了,那时候就想着我修剑修的都什么东西?难道修炼来,就是为了死父母,死亲人,死朋友么?然后我葬了亲人,去了深渊湖边弃剑了。可当我把剑丢入湖中的那一刻,却悟出了道。唉,弃剑而悟道,时也,命也。”墨老先是大笑,然后悲愤,最后洒然,大喜大悲大自在,倒是一个性情中人。

    原本因为大圆满瓶颈期而高兴的我,听完就怔住了,看着他苦道:“那怎么办?你报仇了么?墨老。”

    “没报,因为我压根不知道是活杀会的谁杀了他们。”墨老淡笑,沉默了下后说道:“几十年过去了,这事差不多都忘干净了,连父母当年的样子,好像都记不住了,记得的。只有我那七岁妹妹的笑靥。”

    我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揭开的黑暗,当撕裂那道疤痕的时候,有只狰狞的怪物会从里面冒出头来,那是仇恨。

    “九剑活杀会我会除干净的,墨老,这里面一定有杀你亲人的人,如此邪门的教派,我不会让他存在这个世间。”我宽慰道。

    墨老眼睛半眯,然后笑了起来:“杜古剑可不是一般的杂碎。”

    九剑活杀会是邪教。如果就这么放任他们作恶,总会害死更多的人。我目光里无所畏惧,该来的总会来的,难道不迎上去,别人就不会来了?

    随后墨老又凭借我大圆满的程度,因材施教,也没有藏着掖着,将自己悟道的一些经验和可能,都和我说了一遍。

    我如果悟道,也算是传承了九剑门的活剑道统,所以墨老很重视。

    一直讲解了半天。结果地面隆隆的微震了起来。

    “墨老,是不是地震了?”我皱了皱眉头,感受了一下,又不震了。

    “好像……好像是。”墨老也面色一变,随后手掌按在了地上,很快又道:“还有震感,应该是地震了,我们先出去吧。”

    “嗯,塌下来就糟了。”这里是溶洞,抬头看向上方,还有许多尖锐的溶洞石条,再震下去,我担心会不会砸下来。

    出了溶洞,地面还有点抖,但大致却没那么晃了,墨老也惊讶不已:“山区地震很危险,还在趁早离开吧。”

    正说着话,一阵白光闪到了我们身边,老祖婆去而复返了。

    “老祖婆……莫非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地震?”我担忧的问起来,玄门的事情有时候是很难解释的,往往地震、大雨、打雷,都有可能是玄门修士弄出来的动静,这地震别是什么大人物打架才好。

    “你也感觉到了?你是不是动了青天卷?”老祖婆平静的问起了我。

    “没有呀,我一直就在洞中修炼。”我立即否定起来。

    墨老在旁边愣了下,连忙行礼:“晚辈见过前辈。”

    老祖婆根本不愿意搭理墨老,就好像没这么个人似的。

    想想就明白,墨老之前在洞中休息,老祖婆哪会不知道,只是懒得理会而已,墨老也不是笨蛋,对方如果在意早就叫破了,既然不说破,就是不打算见,所以连招呼都不能乱打,否则惹了不该惹的,随时遭殃。

    而现在就不一样了,人家到了跟前,不打招呼说不过去。

    “你果然就是夏家的祸水,命运的齿轮果然转动了,那口鼎此刻正在缩小。”老祖婆提醒道。

    “缩小……”我吓了一跳,这口鼎还能变小?那可是青铜铸造的,瓷实着呢!这缩小是什么意思?

    “下山吧,这里不宜多待了,我会在这里看着的。”老祖婆说道。

    “那祖婆打算一直不出山了么?”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下山干什么?”老祖婆皱皱眉。

    “没什么,之前您不是……”我想起之前她下山去找我的事情,暗想老祖婆当时说了什么。

    “之前下山是找你,现在命运已经交到了你手中,我就没有必要再下山了。”老祖婆说完,也不打算透露更多的信息,身影模糊就消失了。

    “那以后我如果想要找祖婆,那该去哪里找你?”我急忙叫到。

    老祖婆没有再说半句话,但空中很快就飞下来一张符纸,我连忙接在了手中,眼看这符纸黑漆漆的不知道写了什么,就看向了墨老。

    “这是传令符,应该是能够让你沟通这位地仙前辈的,看来她很在乎你呀,一般这类踏步地仙老神仙,可不能出世,一出世都要降低自身的实力才行,还要处处提防忽然而来的劫难,给你这张符纸,恐怕决定有一次冒巨大危险帮你一次了。”墨老羡慕的说道。

    “多谢祖婆!”我对着老祖婆离开的方向叫道。

    结果回音都没有,我把纸符放到了包里,跟墨老说了要下山后,两人就分道扬镳了,他要找机会下山,而我是要光明正大下去的。

    召唤了疾行鬼,因为走的是大路,离我很远的地方,几个身影速度非常快的上山,还有好几个下山的夏家人,看来是地震引起的吧?我心中这么想着。

    没有遭遇拦截,到达的夏家后山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傍晚了。

    从后山那看下去,果然乱成了一团,有几间房子都出了问题,地震好像波及到了夏家。

    楼梯口的位置,好几个年纪很大,我却从未见过的人正在后山那边和夏清平说话,而一群子弟都围在附近,往山上看过来。

    见到我到来,所有人都怔怔看着我,似乎看待怪物一样,我看了一眼他们站立的地方,地表裂开了一道残痕,怕也是地震带来的。

    几个年纪颇大的老者,还有好些中年人都瞅了过来,询问起了夏清平。

    我知道夏清平肯定有事要问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老祖婆也说我是夏家的祸水,那很可能他们都认为我上后山引来了地震,好比破坏了风水什么的,他们儒门也信这个。

    “一天,你上后山是不是动了什么东西?”夏清平开口就问起来,而几个老者都一副凝神的模样,看来他们也很想知道。

    “没呀,我一直就在后山的溶洞中修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出来就地震了。”我解释道,我又没动什么,去趟后山也能出事,怪哉了。

    “云器叔、云岩叔,一天虽然顽皮,但绝不是乱来的人,请放心,清平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夏清平和两个看起来年纪很大的老人说道。

    其中一个老人看起来很壮实,比夏云轩还有高大,但眉宇间又有夏家独有的气势,他冷道:“嗯,最好没出事,现在看起来就是风水坏了,还不知道谁搞的事,希望不是你家小子。”

    “一定不会的,如果是他,由我夏清平担当。”夏清平帮我平摊责任道。

    “清平,你也别给这小子解释和分担太多,他的事迹连我们几个老家伙都知道,你觉得不顽皮?远的,唐家灭门惨案,还有最近的血云棺之祸,把整个隐世道门都弄死了七七八八,我们夏家势大,但和隐世道门差得多少?呵呵,该出事的,一定是这小子!不可能是别的夏家人,你说这小子已经上山两次,共五天时间,这五日里能干的事情可不少!”身材不出奇,但双目却圆瞪露出狠色的老者说道。斤余吉巴。

    我心中腹诽:你们九鼎会也上去了,怎么不找夏忠?

    “一天,你是不是破坏了山上的风水?比如有没有动后山上的鼎?”夏清平又问我。

    我摊手说道:“什么鼎,那口铜鼎?那东西我动得了么?少说好几百吨的东西,我才这点修为,能干什么?风水阵这么复杂的东西,谁都能破坏,还摆来干什么?”

    一边这么说,一边我也有些暗暗吃惊,那口青天鼎藏着什么秘密?居然连接了夏家的风水,如果鼎毁了,是不是夏家也完蛋了?

    可想想,我也没动那玩意呀,想着事,忽然想起了那想要融进我灵魂中的古怪灵体,我心下一跳,该不会是它搞出来的事情吧?那我岂不是要背黑锅了?

    “一天,没动就算了。”夏清平若有所思,然后又道:“云器叔、云岩叔,确实不是一天弄的,现在父亲已经上去看了,不出意料,很快就能稳住风水。”

    “最好希望大伯能解决,要不然可就闯下大祸了,平哥,之前不是暂时封山了么,为何还能让你家的小子上去?”一个儒衫的俊朗中年人在夏云器的身边问起来。

    “沧云兄弟,一天从小流落外面,夏家能够得到的好处他一天都没享,我这也是为了补偿他,所以动用了自己的特权。”夏清平说道。

    夏沧云?和姑姑夏沧岚有什么联系么?我打量了眼夏沧云,心中沉思起来。

    “呵呵,特权呀,你可真舍得。”夏沧云笑了笑,言语里听不出什么,但嘴角露出一抹嘲讽。

    夏清平还想解释什么,但山上的树林里,夏家老家主夏云轩从林中走出来,面色铁青的看着我。

    我可真的是无辜的,不用这么看着我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