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1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开战
    我高举三尺掌门金剑,念动了咒语后,剑龙吟一般发出了傲然天地的剑鸣!

    旁边的夏浩宇、夏浩飞、夏玉莲三人全都快速念咒起来,但一手拂尘,一手宝剑的我显然比他们更快。数十道剑法磅礴飞出,直接斩向了夏玉莲!

    夏玉莲借法刚到了一半,哪里能够抵挡,瞬间就惨叫一声从桥中央倒飞向桥头,浑身全都是血!

    夏浩宇大惊失色,但法术也总算是借了出来:“玄鸟翔幽野,长恨欲飞歌,九鼎儒道,天翔神鸟!”

    刚准备施展出法术,一声大喝就从别墅那边传来,江寒化作一道光影,迅速撞向了夏浩宇!

    夏浩宇面色一白,立马把招数掉头向了江寒,巨响之后。江寒连退几步,而夏浩宇因为靠得太近。给自己的法术反噬,轰得浑身冒出了几道血淋淋的伤口。

    夏浩飞是夏浩宇的弟弟,全都是夏沧云家的子嗣,看到大哥受了轻伤,勃然大怒的他立马拿出了一卷书卷,两只手指搭在了上面,快速的一扫,一页页写着密密麻麻字体的纸就从书本里飞出,冲着江寒飞去!

    我连忙给江寒加了血衣,这时家鬼全都飞涨了实力,虽然现在还是鬼王后期,但经过血衣后,也有鬼王圆满的程度了。

    无数的书页全都打向了江寒,不过刚到了半道,无数的风刃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瞬间和书页撞到了一起。将他们全都打落了下来!

    宋婉仪也来了,我看向别墅那边飘来的女鬼,心中振奋了起来,而宋婉仪的背后,还有刘小喵这位剑术高手,单打独斗还是很厉害的。

    一群家鬼立刻帮我抵消了大半的围攻,而几个夏家的子弟又集结了起来,对我进行围攻!

    除了受伤的,还有几个新面孔,估计也是其他分支的孩子。这群人实力虽然和夏瑞媛差不多,但心态却要狠许多,上来就是拼命的招数。

    夏瑞克、夏瑞媛、夏瑞宇三位之前都给打惨了,现在只有夏瑞宇还敢拿着武器。

    有宋婉仪抵消了夏浩飞的法器,江寒吼了一声,端起了盾牌和长枪,朝着夏浩飞冲过去!结果那夏浩飞的儒门长剑飞了过来,直接就砸到了盾上!

    江寒狂怒和长剑撞在了一起,结果双方都各自退了好几步,而刘小喵也迅速的到场,惊蛰剑出鞘。立马黑光连闪!

    一阵阵‘噌噌’之声后,夏浩飞又退了好几步,而身上脚上全都中剑了,浑身跟筛子一样冒着血!

    然而刘小喵也未必好过了,魂体上有几道剑伤,两个等级相近的对手,难免对战就是死磕,受伤都不小,夏家的法术都很厉害,不然也不能在儒门里立足了。

    不过这根本难不倒刘小喵,经过我的武装,她的惊蛰剑威力霸道,已经属于五重的鬼器,相当于悟道期才拥有的宝物了,虽然发挥不出全部力量,但一半威力就足够夏浩飞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再次给他们加了血衣,然后自己的剑也平伸而出:“披霞破九日,驾风舞神霄,天一道!剑舞神霄!”

    念完咒,我浑身力量立马给抽走了一两成,当然,身后也发生着恐怖的变化,霎时间,一帆恐怖的血腥斗篷出现了,鼓鼓囊囊的像是翅膀一样,我仿佛身体都漂浮了起来,身边的能量旋风宛如我的分身,在我的指引下,剿杀向对方!

    旋风中剑花飞舞,好几个成为攻击目标的公子少爷躲之不及,全都给撞飞了出去!

    霎时间,血飙得到处都是,控制好了力道,六道旋风全都杀不了人,但躺床上怕是要几天的。

    两三个回合下来,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夏瑞克、夏瑞媛都受了波折,给邪宋婉仪的一堆风刃扫到,伤上加伤,而夏瑞宇拿着武器就惨了点,浑身全是剑上,趴地上哀号不已。

    而夏浩宇、夏浩飞都伤势不轻,正和江寒、刘小喵大战,我缓步走向了夏玉莲,脸上露出了残忍之色,说好要她一只手,根本就不打算留情。

    夏玉莲刚才受了伤倒在了地上,看到我走过来,脸上满是恐惧:“你……你这恶魔!你想要干什么!”

    “没想要干什么,你不是说我不算什么老魔么?我也不杀你,就要你一只手,对了,刚才是哪只手打了夏怡的?我给你砍下来,留着给你回家当纪念品。”我冷笑着回答,这女人太凶狠,不给她个教训,迟早会惹出更大的祸事。

    我伸出了长剑,搭在了她的玉手上:“可惜,就是个样子货,没什么内涵,今天遇上我,也算你倒霉。”

    “不……不要,别砍我的手……别!呜呜,我知道错了,别砍手好不好?”夏玉莲哭了起来,等我的剑扎出了血花的时候,地上冒出了一汪的水渍,她瞬间吓尿了。

    然而当我想要就这么算了的时候,忽然媳妇姐姐扯了我的衣角,我二话不说,往右边一闪!斤鸟引亡。

    结果我对面忽有一颗手指大小的石头飞来,嘭的一声,把坚固的木板桥梁打出了一窝小窟窿!

    我看向了石头飞来的方向,两位中年人从对面走来,这两人中的一位我认识,是昨天那位叫夏沧云的中年人,也就是夏浩宇、夏浩飞的父亲。

    而另一位年纪稍长点的,我却没见过,但此人绝对是夏家的人。

    “你就是夏清平的小子吧,好,你就这么拿剑砍下去吧,我女儿的手,随便你砍,不过我夏文庭一样会砍掉你的手。”年纪稍长的中年人阴狠的说道,脸上一副戏谑的表情。

    悟道期。

    我扫了两人一眼,脸上为之一变,不过对这样的老流氓,我也颇为愤怒:“呵呵,夏文庭是吧,你就这么教的女儿?”

    “我怎么教的女儿,需要你来管么?夏清平家的小子,差不多就行了,难道还要让我亲自动手把你揍一顿么?”夏文庭冷冷的说道。

    “好了,文庭哥,这小子以前就冒尖,出格的事情做得就不少,今天在这教训他一顿,明天指不定家里人就得遭殃了,还是就此作罢吧,免得你家里受牵连,我带回我两个不成器的儿子,算是给清平个面子。”夏沧云说道,随后嗖一下就掠过了我身边,到了夏浩飞和夏浩宇的身边,一手抱了一个,将他们全扛到了凉亭处,替他们包扎伤口。

    “啧啧啧,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什么叫做我不作罢,家里就要给这小子弄死,难道我一个长辈,揍一个晚辈还需要和夏清平吱声么?论年纪!我比夏清平还要年长!打他家不听话的孩子算什么!”夏文庭大怒,嘴角念了几个咒语,嗖一下就到了跟前!

    我根本没给他机会,早就念好飞步的我出现在了两百米开外,靠近别墅的地方,摸了下魂瓮,全把家鬼都收了起来。

    “求之不得,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别唧唧歪歪。”我冷冷的说着,念动了咒语,又放出了鬼将:“围杀!”

    “是!主公!”江寒应命,立即也跟着念起了咒语。

    “公子,这回能杀人了么?”刘小喵微抬螓首,盛气凌人的释放出了侠女该有的气势。

    宋婉仪飞了起来,念诵起了咒语来,黑毛犼也消失在了夜幕中,准备伺机攻击。

    似乎听到了动静,忽然的,别墅的门开了,惜君拉着紫衣走出了门,看到我们已经是开战的状态,直接都愣住了。

    倒是惜君习以为常,很快加入了战斗,而紫衣用手搓了搓眼睛,还是没睡醒的样子。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