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谷底
    “呵呵,云轩,家族里面的纠纷,总要去解决的,家无宁日。怎么和平?要不然你们三个当大长老投票吧,如果赞同多过反对,那这孩子就跟我去一趟九鼎会吧,不能让他就这么跟没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破坏了我们夏家的规矩。”夏海飞口气很平淡,看向了夏云器和夏云岩,点了点头。

    夏海飞身边的两个中年人里,其中一位我已经见过面了,那是夏忠,应该就是这小子搅起了脏水泼我身上了。

    “我同意,这事情不能就这么凭借亲情掩盖过去,谁家孩子都是孩子,文庭这孩子虽然是悟道期,但自身研究儒学多于学儒门道法。因此实战方面本来就是弱项,如果比儒道,怕同辈里没几个能比得过他的,唉,可惜了,因为见识不多,一时失手。”夏云器说道。

    夏云岩顿时看向了夏云器。点点头,表示这哥哥总算是说到他心坎里了,他儿子那本事,他当然是清楚的。斤丸双亡。

    “老不休。你能不睁着眼说瞎话么?还儒学比道法强。夏文庭刚才如何的暴戾,有哪点是儒门风范的!”我冷冷的反驳起来。

    “呵呵,小孩子家,不能尽是说瞎话,这里谁不知道我家孩子儒道学得好?就该把你送去九鼎会!我也同意把这小鬼送去九鼎会!”夏云岩阴阳怪气的说道,似乎觉得吃定我了。

    旁边不少人居然全都违心点头了,我气得冷笑起来,夏清平拍拍我的肩膀,面对所有人说道:“文庭哥是儒门高人,不过有时候做事也并非那么君正,上回失手打死族里兄弟的事,恐怕大家没忘掉吧?现在刚刚把事情解决了,又出了这档事。难道大家都不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的么?要去九鼎会可以,我建议连文庭哥,沧云哥一起,都进入九鼎会,开个公开审讯好了。”

    “这么说就不对了,公开审讯还是我们九鼎会么?九鼎会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也不是什么人间的衙门法院,还公开审讯?笑话。”夏海飞身边另一个中年人不满的笑起来,对夏清平这主家继承人好像没多少尊重在里面。

    “海飞哥,这事情私下里解决好了,我不同意把一天送去九鼎会,他年纪小,有些事情确实做得冲动了点,但不能说他不是好人,在现在夏家的大环境下,谁没做错点事的?文庭上次的事情还闹得不够大么?我也投了反对他去九鼎会的一票,之后不也私下解决了?一天的事情,我们主家作保,赔偿和责罚并行,海飞哥,您看怎样?”夏云轩强忍不悦,走上前和夏海飞商量这事私下解决,言语中,还说出了之前夏文庭之前的事情,他也是卖了老大面子的,表明上一次的好处,换这一次的放过。

    然而夏海飞并不打算给夏云轩面子,阴里阴气的笑了起来:“云轩呀云轩,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一码事归一码事,现在我给你们三大长老投票,明显二比一的的票下,你想要我一票否决了?那岂不是独裁了?你觉得可能?我觉得不行!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天这孩子一定要带回九鼎会!”

    “有意思,我什么时候是你们夏家人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都不懂么?你们几个孩子屁颠屁颠的跑来找我决斗,我当然以直报怨,不打他们一顿,难道还给他们打死才对头?他们打不过了就老爹上,爹也打不过我,现在又轮到爷爷辈来欺负我了,脸皮简直厚比城墙了吧!”我对这夏海飞和夏云器、夏云岩已经没什么好话说了。

    夏海飞怕是悟道后期的,甚至巅峰都可能,夏老爷子,还有夏云器、夏云轩,应该也有悟道后期了,而夏清平,好像是悟道中期而已。

    至于夏文庭和夏沧云不过初期,单打独斗我根本就不怕他们中的一个。

    “夏忠、夏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先把他拿下了,回去再慢慢的问话,九鼎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里吧嗦的了?”夏海飞目中寒光扫了一眼身边两位悟道期,两位立即站了出来,朝我走了。

    我手中扣着的阴阳令立马准备使用。

    “一天,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情你就先别管了,要交代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交代,养不教,父之过,生你下来,我不但没养育你,连教都没能教你什么,所以现在无论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会替你担当下来,那是我的责任。”夏清平说着,就站在了我前面。

    自己儿子都站出来了,夏云轩更是一马当先,俨然道:“海飞哥,今天我要动用夏家家主的特权,我觉得这孩子没做错,你若是想要拿他,呵呵,对不住了,我夏云轩不给!”

    夏海飞听完,脸色红白交换,冷笑出声:“哎呀呀,云轩,你这是要干什么?我们只是要把这孩子带回九鼎会问几句话而已,难道你真以为我们会对他怎样?有则改过,无则加勉,你当我们是专门动私刑的天牢不成?”

    动用特权,让我先回去,之后不过是又回到谈判桌上,然后又一轮的扯皮,又一轮的割地赔款,我早就清楚他们的套路。

    夏云轩和夏清平的好坏我已经有点分不清了,从我对他们的所见所闻里,他们确实是响当当的汉子,不过母亲提前给我打下的预防针,却成了我和他们两父子中间横着的最后挡板,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们,或者该不该欠下他们人情。

    “夏海飞,你也别太嚣张,夏家还是有人能够治你的,你别以为我就没办法了!”我说罢,就摸向了背包里,老祖婆给我的通讯符纸,老祖婆一来,这群人全都得吓成傻子!

    老祖婆说过,夏家堕落,现在妖孽多,好人少,所以她说自己是夏家的活死人,她给我符纸,就是怕我给夏家人陷害,现在俨然也到了这地步,我都替她不值得,总要来拨乱反正的,毕竟都是她的子嗣,或者是亲戚什么的。

    看我要取出背包里的什么东西,夏海飞阴沉的看着我发笑:“臭小子,长幼不分,直呼长辈姓名,我看你是不知进退了!夏忠、夏弥,把他拿了!我看夏云轩敢拿你们怎样!”

    “谁敢拿他!忘了现在夏家家主是谁么!九鼎会不过是夏家的附庸!”夏云轩怒喝道,瞪着夏海飞。

    夏海飞摇摇头,淡淡的道:“夏云轩呀夏云轩,你难道还没认清楚事实么?夏家后山的事,还需要再讨论下去么?你铸成大错,夏家的后山崩毁在即,连青天卷都不一定能维持稳定,夏家家主什么的话,就别再拿来唬人了!”

    看情况危在旦夕,生怕那夏海飞联合其他的族人要拿夏老家主和夏清平,到时候控制整个夏家,我赶紧拿出了黑色的符纸,准备召来老祖婆主持公道。

    怪不得大家都对抓我而乐见其成,原来是后山的事情让老家主和夏清平的人气,都掉落了谷底,大家商量过后,都选择了不信任他们,而如果真是这样,恐怕两位都不好过了。

    我也实在没闹明白,为什么后山会突然这样,难道没有了后山,居然让夏云轩、夏清平父子成了众矢之的?

    看来这口鼎,真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保命的东西,还有更大的作用。”忽然媳妇姐姐没来由的说道。

    最近她兴奋了许多,竟然接连不断的说了话,应该和我入道大圆满有关,看来没骗我,媳妇马上要出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