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1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铃声
    但不让我用符纸算什么?

    犹豫之间,夏忠和夏弥已经追了上来,夏清平拦截住了两人,我看情况不对,赶紧飞步就跳出了两百米开外!

    夏沧云连忙朝着我疾驰过来。我根本没给他机会,摸了阴阳令,直接就下了阴间。

    一阵青烟后,我掉下了阴间,对我这样熟悉水的人而言,换件衣服并不难,把孙婆婆给的避水衣穿上,我召唤了龙鲨往岸边游去。

    悟道期就是要破界也不容易,所以我快要到岸边的时候,上面夏家的人一个都没下来,或歇道我入阴间如鱼得水,他们也不想追来。

    到了岸边收起了龙鲨,看着城隍就在附近不远,我没有打算去往城隍。而是拿捏阴阳令又回了阳间。

    我出现在一片的树林里,因为不能飞行,所以只能是约摸估算了下位置,现在大致还在夏家北边的后山里。

    离着夏家还有一段距离,我松了口气,不过现在我是安全了,夏云轩和夏清平都不知道情况。所以去而复返,也是怕真出点什么事。

    虽说缺少了我,战斗打起来的几率不大,但这是一种良心和责任。投桃报李。总不能全用母亲以前的目光来衡量他们。

    但夏家终究虎狼,如果他们没事,那我也就远遁其他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为了防止给人追踪,我使用了白日匿迹的法术,一路朝前面夏家行进,可走了好远一段路,我发现我完全在大雾里迷失了方向。

    至于我在后山呆了五天五夜的经验,现在居然完全没用了,因为参照点都没有了!

    整个夏家的后山都是一片森林,什么大山大鼎,似乎一夜之间全没了!

    那座看起来挺拔无比的后山呢?还有那口巨大的鼎,都去哪儿了?

    恍如聊斋一样的灵异事件让我把家鬼都招呼了出来。宋婉仪和江寒之前陪着我在山中巡逻,对这座山的认识不会比我差哪里。

    “主人,你没走错路,原本这里就是北山角,我们还在这里停留了一会,本来这个位置还有块大石头,现在也不见了。”宋婉仪在听完我的描述后说道。

    “山去了哪儿?主公,我还未曾见过能把一座山移走的本事,就是连故事里都没有这么乱来的。”江寒看着前方,脸色为之一变。斤丸状号。

    紫衣从竹筒中变化而出,她身上的衣服似乎红了一些,拉着我的袖子,看了我,又看了山,她的迷茫足够我确认山里的变化。

    确认山不见了以后,我心中惊悚了起来,一座方圆不知道多少里的大山,居然就这么移位,做事夸张了点。

    周围的变化很大,我思虑了一会,决定再走走,总不能仅凭山消失就不去夏家了。

    最后站在之前应该属于溶洞的山脚,我心情变得无比复杂了,之前修炼的溶洞都不见了。

    “原本就是这里溶洞的位置……”宋婉仪说道,然而又看向了西边位置,她沉吟起来:“不过,可以试着往东边走走。”

    雾气迷茫,加上天黑,我又带着一群家鬼绕了一会,结果一次抬头,居然看到了一座大山出现在了眼前。

    “怎么山又有了?”江寒这次也惊讶了,盯着大山,拍了拍泥土:“这是山呀,泥土结实得很,但位置是不是挪动过了?”

    “好像是在缩小。”宋婉仪这次确认了。

    后山灵气逼人,因为一场地震缩小了,我也给弄糊涂了,鼎缩小就罢了,山都在缩小,这又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怀疑后山是不是一种障眼阵法,但这山石都太过真实,让我想象不到会有什么阵法能这么厉害。

    不过因为担心夏清平俩父子的状况,我命令家鬼都往山下探路。

    后山居高临下看下去,会议室那边人散了大半,仍聚拢了十来个人,而现在都快要早上了,这群人还在争论不休。

    我偷偷摸摸的穿上了隐身雨衣,躲了一群戒备后山的子弟,然后在会议室那边的人群后面藏了起来,这么一来,一群高手根本察觉不到我的到来。

    “家主是要治理经营夏家,延引夏家命脉方向,可不是为了自身利益而倒行逆施的,夏云轩,你这次做的事有违九鼎会的核心规章,而我们九鼎会继承了夏家的意志,恰恰对规矩半点都马虎不得!我现在要辞去你大长老之位!由夏家分支的夏海渊来弥补空缺!”夏海飞说道。

    周围的人全都震惊的看着夏海飞,敢把家主在九鼎会的位置拉下来,提上一名分支的高手,可见这名夏海飞是什么角色。

    “多谢会长提拔,海渊一定不负众望!”旁边一位老者站出来,表情深沉的说道,便是叫做夏海渊的人。

    “夏海飞!你敢!”夏云轩指着夏海飞,气得浑身发抖。

    而夏清平在旁边更是眉心紧皱,很是愤怒。

    “我们夏家,以后是要站在儒门最高位置的!规章制度势必按部就班,令行禁止!夏云轩,你无心夏家,整日漫不经心,在位之时,倒行逆施,包庇子嗣,大家意见都大,辞去你的大长老之位对你也是好处,以后你们主家的安心在这里休养生息就好,九鼎会的事就不要参与了!后山的事,也由我们九鼎会接管!麻烦你把密室的密钥交出来,文献的资料,我们九鼎会都要一一审查!”夏海飞冷然说道,他现在架空主家的权利,拔高了分支的地位,还要了什么密钥,这一手办得实在漂亮无比!简直就是古代的谋权篡位呀!

    我心中震惊,如果猜得不错,密室的密钥应该是夏家主家比其他分支而言,最具优势有利的地方,也是夏家历代以来藏品所在,包括血云棺引凤棺的秘密档案也应该在里面,现在分支要接管,以后可就成为主家了,夏云轩那一脉,恐怕就成为傀儡,甚至很有可能会给夏家除名。

    人的胃口都是无止境的,得到了一样,就想要另一样,夏海飞得到了主家的密钥,掌握了夏家的核心,难免会有一天想成为家主,因为历史总是不断会重演,人性中的贪婪从未改变!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

    正当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夏云轩的回答时,一阵不和谐的手机铃声响起了,在这天蒙蒙亮的空气中,显得十足的突兀。

    一群人都看向了铃声响起的地方,包括夏海飞也是如此。

    空气中的我石化当场,风中凌乱,因为想念郁小雪,前两天以为安全的我就调成了这个铃声,没想到今天仓促遇事,居然忘了开震动了,拿出了手机,赶紧的关闭接听,额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

    那是海师兄的电话,现在还不过是早上六七点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干什么!看来是急得不能再急的事情了。

    被发现的我拿掉了雨衣,脸上尴尬难免,而夏云轩和夏清平更是面面相觑,不知我怎么就回来了!

    “呵呵……臭小子,夏家的祠堂你没拜过,未真正是夏家的人,能混到主家这里,凭三寸口舌也是有点本事,现如今道家太青门的镇门宝物都有,加上你隐藏的身份里有道门天一道掌门这么一个头衔吧?是要来儒门捣乱做奸细的么?吃里爬外的小子,我今天就亲自抓你进九鼎会审一审!”夏海飞气急反笑,整个人化作残影朝着我追了过来!

    吓得够呛的我连忙捏住蓝符施展飞步,一下就缩地出了两百米开外,准备再借道下阴间,结果咒语没念完,紫衣就跑了出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