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1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头颅
    “师弟呀!你总算接我电话了,刚才怎么回事呀?大清早的就挂我电话……”海师兄在对面喘着粗气问我。

    “没事,这里出了点问题,师兄你那没什么吧?听你口气,好像又在逃命吧?”我知道海师兄那边肯定出问题了。要不然一般不打电话给我。

    “没!怎么可能逃命!我现在已经入道中期了!”海师兄不高兴了,可能这段时间给师父督促得急了。

    “好吧,那师兄打电话总要说点什么事吧?我这还在忙呢。”我看向了夏家那边,夏云轩和夏清平此时正在给事情善后,并且准备迎接夏家旁支的反扑。

    违背族规,以主家掌控九鼎会,本身就不是王道,在儒门里,这样的路,无非是霸道,一旦有心人想,很快就能揪起一大堆的反抗者,所i夏云轩必须要尽快的控制住局面,并且把九鼎会死死拽在手中。

    但这并非我愿意看到的。夏家一旦稳定,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后山的青天卷和青天鼎,紧接着就是我的身世了。

    如果说夏云轩不知道引我前世的轮回下来的事,我都不大相信,今天看他如此镇定的逆转整个九鼎会,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夏云器竟然就是一招暗棋,加上一群长老经过翻牌后。也加入了夏云轩这边,能够看到的力量就足够胜过夏海飞那边了。

    所以就算没有紫衣干掉夏海飞,他夏云轩也有翻盘的能力,而夏清平作为老爷子手底下的王牌。得到的好处更是数不胜数。怪不得两位一直淡定得很,不骄不躁,一路按照彩排好的戏份去演。

    只有我蒙在了鼓里,还巴拉巴拉的跑回来要救他们,可能我回来迟一点,大局也会定下来了。

    怪不得母亲给了我底线,说无论如何都不要相信他们,要不然现在我恐怕想不到这里面的细节。

    “喂!师弟!你有没有在听你师兄我的话啊?我说追着那魔跑了好远呢!几个县市的跑,总算追到了扛龙村了!”海师兄在电话那头继续滔滔不绝的说起来。

    “哦……扛龙村?那林正义跑扛龙村干什么?难道是想去引凤镇什么的?”我愕然过来后问了起来,海师兄从林正义这魔头出山后,就一路追着不放,现在都到扛龙村了。

    “可不是么,不过刚进引凤镇。这小子似乎就察觉到不妙,连忙就跑了出来,和我打了一架,居然莫名不见了!我好一顿的找呀,找不着!”海师兄气呼呼的说道,这魔已经给他追到这里,居然断了线路,难免让他生气。

    他气喘吁吁,怕是四处寻找累坏了,这让我松一口气。

    “不对呀,师兄,你手段那么多,要找林正义还不随随便便的事,怎么打电话给我呢?我又不懂怎么找人。”我狐疑的问起来。

    “我知道你也不是特别擅长找人,不过我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海师兄神神秘秘的说着,停顿了下就道:“你不是认识穆锋白穆老前辈么?我去过他的那个小旅馆了!他家塌了大半了,我看过里面的机关,发现应该是你弄过的,而且那口井很古怪呀!好像里面阵中套着阵,仔细观察了下,居然还会转变布局,是活阵呢!你应该发现了吧?”

    我听完,整个人都愣住了,当时为了把血云棺继续赶回引凤镇,我启动了穆前辈准备的备用大阵,然后才把引凤棺封在了扛龙村之中。

    当时知道那口井有问题,但我却万万没想到会有什么奇妙的,现在海师兄居然说是活阵,那岂不是和引凤棺那活阵一样了?

    难道有血云棺,引凤棺,有大活阵,也有小活阵?

    而那井底下就是小活阵?这顿时激起了我不小的兴趣,立即笑道:“师兄,你到底发现了什么?难道是林正义跳井自杀了?”

    “胡扯,就算跳下去也是躲,我哪里敢下去,我就问问你,能不能来一下,我们师兄弟把井给挖开,我想要探探里面的情况,咱们一人要顾着一人吧,不然不好弄。”海师兄说道。

    穆老前辈兵解,魂体不知所踪,单龙说是去转换成鬼帝了,但现在都不见鬼影,我也必须得去扛龙村一趟了,那口井也让我很是在意。

    “行,但我不保证什么时候到那边,但我这里的事刚好应该结束了,如果行,我今天就去看看。”我想了想说道,夏家已经给夏云轩平定了,现在我也不需要呆在这里了。

    “好呀,就等你这句话了,不愧是我的好师弟!嘿嘿。”海师兄高兴得很,他是探险家,对一切感兴趣的东西都愿意冒险,而抓魔这种满世界乱跑的事,最是适合他了。

    师父不到最关键的时候,绝不可能破界上来,前两次上来,都是外婆这位好友遭遇了生死大劫他才上来,所以如今恐怕只是天天入师兄的梦,倒也着实难为他了。

    挂了电话,我开始想着引凤镇,扛龙村之间的联系,引凤镇能引来凤凰,那扛龙村呢?难道扛着一头龙?斤司叨圾。

    忽然给自己的想法逗乐了,挂了电话,夏清平就过来找我说话了。

    “一天,你知道你爷爷为何会忽然这样么?”夏清平平静的问我。

    “不知道,胜者为王,败者寇,反正夏海飞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倒是想听听他们什么解释。

    “九鼎会掌握着儒门夏家的生杀大权,做事很早以前就已经遭人诟病,我和你爷爷也早就对其不满,然而碍于祖训却不好过多插手,加上九鼎会经过旁支数百年的经营,已经和铁桶一样的坚牢,我们想要触碰他们的核心也着实不易,这次后山出事,他们也太过分了,否则我和你爷爷可能还要等到着手后山的事情才动手的。”夏清平说着,看向了明明天亮,却仍晦暗的天空,想了想摇头说道:“当年你母亲就是让九鼎会派去的人追杀,你爷爷明里沟通着九鼎会,暗中也派人保护着,可惜问题还是遗留了下来,导致你和你母亲这么多年来,都不信任我们,甚至把你爷爷,整个夏家都恨上了……”

    “嗯,我能够理解的。”我嘴里说着,心里暗想现在夏家说什么都行了,反正胜利者就是你们。

    “一天,今天你立功了!多亏了你,夏家才兵不血刃的拿下了九鼎会!我布局这么久,总算是得偿数十年所愿!”夏云轩走过来,眼中难得的露出慈爱来。

    “我只是自卫罢了。”我心中一阵的戒备,老爷子你就别来吓我了,我那点伎俩,现在连你一半都不如呢!

    “以前九鼎会不在我手里,干的坏事我无法掣肘,左右不了大局,还是让他们干了很多坏事,你母亲的事,还有对其他世家的欺压,对散修的压迫等等,所以我和你父亲做这件事在你看来,或许是恶人磨恶人,可能会让你你不相信或者不认可,但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为了你和瑞泽,长子掌握家中的命运,次子掌管九鼎会……呵呵,说得有些远了,当然,以后也都会实现的,还有一天,之前答应你的资料,现在就拿给你吧,你看了档案,应该会对你有所帮助。”夏云轩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转身继续去处理九鼎会的事情。

    夏清平还要和我说点什么,但对面的夏怡却匆匆的来了,看她的情况也只是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而已,脸上的愈伤还存在,现在到了早上更是明显了。

    我惊讶她为何行色匆匆,觉得应该是来找她父亲夏洺的,就没有去理会。

    可夏怡只是和自己父亲说了几句话,就转头朝着我这边来了。

    我心下一跳,小姑娘,你就别投怀送抱了,我家媳妇可爱吃醋了!

    “天哥!我刚才去你的居所给你打扫房间,在你的床上找到一封信,上面说是要你亲启,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偷偷去你房间呢,所以急忙拿过来了。”夏怡说着,把一封只是对折两层的信封拿了过来。

    接过熟悉的纸质,将其打开,上面写着:七尺君王好手段,气势如歌剑如虹,奈何问道谁无死,与天合葬也英雄!夜半月升,请君头颅,王珞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