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2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扛龙
    稍微不游人就会上浮,并非是沉下去,我再次潜入了下面!王珞婴一手拿剑,游追着我不放,水性可能比我都好。

    我连忙摸了命牌里的龙鲨。龙鲨身躯一扭直接卡在了那里,十分不靠谱,这里的通道太过狭隘了。

    王珞婴是剑修,不能用符纸的时候,剑就是他们的战斗方式,这也是剑修比其他玄门修士优势的地方,所以即便刚才我用剑法和她对轰,鬼将袭扰她时,她也能抵挡住的原因。

    生怕龙鲨给宰了,我着急下,只能打了几个无声手势收回了它,摸了小铜棺把王胭召唤了出来,自己游向了水底下。

    潜到了水底下,居然开始有一股吸力把我往底下扯了。而且那股吸力吸向哪儿我其实也不知道,前方黑洞洞的,唯有阴阳眼能够辨认一些墙壁。

    墙壁都是十分光滑的青砖,应有数百年的年代了,滑手无比,根本无处着力,我往前面的继续游着,再慢一些生怕氧气不够,只能跑阴间底下了。

    王胭是能量体一类的鬼魂。只要小铜棺不毁,她并不会消失,虽然修为还未达到鬼帝,不过凭借速度快,要骚扰王珞婴足够了。

    游了好一会,下方居然有了两条岔路,一条是继续往下,另一条则是往上的,我赶紧朝着上面那条甬道游去。

    到我氧气快要不足,却没看到出水口,或者洞门什么的时候,我心中慌了,拿出了阴阳令,准备逃下阴间,虽然再次上来肯定是地面,但至少先保住小命再说!

    “咕噜……”下一刻我口中的气吐了出来。吓得我连忙使用阴阳令,可结果捏了下咒令,却没有半点的反映!

    我吓得脸色青白,但很快就想通了,这已经是小活阵的范围了!就跟大活阵不能从引凤镇下去一个样,这里也是禁飞区。他吐页亡。

    媳妇姐姐连忙拉了我的前面的衣领一下,我这才反映过来要去扒水,快速往上面游去,然而一种昏眩感和窒息袭来,让我连吞下了几口冰冷的地下水!

    我要完了!

    两眼翻白的我本能迅速的划水,没想到无数次逃出升天。却要死在这里了?

    人到了绝望的时候,爆发出的力量是可怕的,我拼命的往上面划去,然而却感觉臂膀越来越无力,上去的道路仍还有好远的距离,我肯定是上不去了。

    在万念俱灰的时候,忽然一直大手从水上朝我抓来,拎起我的后背衣服,直接把我提上了水面!

    “呕呕!”我抠了抠喉咙,把一肚子的水全哗啦啦的吐出来。

    “我说师弟!你在这水底下哗啦哗啦的摆什么呀,还发狂似的吞水,我都替你看不下去了,我还以为你兴趣爱好喜欢呢!这才上来就吐成这样,好玩多了!”师兄拍拍我的后背。

    我白眼一翻,瞪了一眼海师兄:“我都快淹死了!”

    “没有呀。我看你就在我眼前划拉着水呢!”海师兄指着前面的一条水道。

    我面色惨白的怔了一下,敢情我刚才半昏迷状态时已经游到这里了,只要往上瞅一眼就能到师兄这了,可偏偏就没力气抬头,或许很多溺亡者也是这么白白死了。

    “好吧,还好有师兄在,不然我可就死定了。”我又吐了好多东西出来,连之前吃下的东西也吐得满地都是。

    “嘿嘿,这叫修为再高,也怕菜刀,师兄本事是差你那么点,但终归是师兄,经验老道。”海师兄哈哈笑起来。

    我无力摆摆手,坐到地上:“好好,师兄当然厉害的。”

    海师兄再次得意大笑,然后我也开始观察起地形来。

    王胭没能逃过王珞婴的剑,魂体已经给消灭回到小铜棺里了,我不能继续呆在这里,免得王珞婴到了这里,我加上师兄都打不过她,毕竟平台还是太窄了。

    她敢下水追我,避水功夫肯定了得,而且她后面没追兵,少不了回去换气,再下来寻我那是迟早的事情。

    这里的平台看起来就是一处诡异的入水位置,颇为古旧,前面还有一条小型的道路,道路下面就是刚才我溺水的地下河。

    通道还要延伸向前,空气是从通道那边吹来的前面还看不清情况,黑漆漆的没有灯火,只能凭借阴阳眼看到前面十来米的位置。

    “我怕你出问题,所以一直没有往前面探路,你之前召唤的那只大鬼,肯定是往前面探过了,你看看地下,还有水印在,前面应该就是之前你说的那堵门。”海师兄解释道,然后把避水衣交给了我。

    “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免得一会那小妞下来,会很麻烦。”我立即就和海师兄往前面探路。

    这王珞婴很厉害了,年纪轻轻,居然三十多就悟道了,当然,也有可能真是年纪要大点,毕竟这年头还有五六十多岁的港台明星看起来像是二三十岁的少女呢。

    不过无论如何,九剑活杀会也太邪门了。

    还好这地下河的水都很清澈,我喝下了许多后并没有觉得不适,站起来后就跟着海师兄探路去了。

    道路蜿蜒,一群家鬼都给我召唤了出来探路,把我们两人护在了中间。

    黑毛犼最为灵光,在前面最远的地方跑着,这让我很放心。

    这条道还是相当远的,也亏得大鬼速度这么快,走了大概好几分钟,忽然,一阵诡异如同猛兽的吼声传来!

    “吼吼吼吼……”

    我和海师兄都面面相觑,而几个家鬼虽然和我经历了无数的硬仗,对高于自己实力者已经没多少的忌惮了,但仍然警惕之极。

    海师兄已经白日匿迹了,现在正在捏着手指在盘算什么,而后忽然就见他身体一转,背靠这墙壁起来:“快白日匿迹!把家鬼都收起来。”

    我吓得脸色一变,赶紧的收起了所有的家鬼,捏了一张白日匿迹符,念了几句咒语后放入了胸膛位置,然后学着海师兄背靠着墙壁。

    有时候海师兄的经验让我也感到害怕,不愧是走遍大江南北的人。

    在我们白日匿迹后,甬道那边,呜呜咽咽的传来了鬼声,随后阴风没来由就从那边一头朝这里吹来,风来的很猛烈,味道很呛人,让我和海师兄都憋着一口气,还把眼睛都闭了起来。

    “无论如何都不要说话呼吸!”海师兄警告道,他对这类鬼事的经验比我丰富多了,如果换成是我,会一路的打打杀杀过去。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这里下不去阴间,把我的退路封死了,一旦出了问题,我可就真的没有任何退路,甚至连家鬼,都可能会遭遇不测。

    看海师兄脸色很凝重,我知道前方要来的东西会很恐怖,甚至是我都无法对付的!

    刚才吞天鬼去探路,并没有遇到危险就到了那堵大门,但现在我们来却遇到了,难道是里面的什么鬼东西跑出来了?

    心中难免有点后悔,感觉是给海师兄坑了,来了这么危险的东西。

    咚!咚咚咚!

    铛u铛铛!

    有节奏的鼓声和钟声冲入耳中,而低吼声也没有停歇。

    “呜呜……活活……”

    一阵阵的鬼哭吱声,从黑暗里随鼓点声传来,似乎在哭丧什么东西,而我正屏息以待的时候,黑暗处,一只红色的纸糊火球从里面冒了出来,海师兄都讶然不已了。

    可我们盯着那红色的火球,突然,一只黑色的破烂龙头也从甬道那冒了出来,追着红色的火球要咬!

    是舞龙的龙夺珠?

    前面红色的纸屑飘散而来,缤纷如碎色花海,在我和海师兄面前摇曳落下,可触地时突兀不见。

    一团团阴森森的鬼火飘了过来,甬道那边的持龙珠的第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出现了,他身穿了黄红搭配的衣服,却破破烂烂的,带着一股**的气息,双目翻着白,脸也是狰狞,七窍流血后,干涸的血黑漆漆的。

    我嘴巴张大得差点把拳头塞进去。

    尸皇!

    随后一个个如同样貌可怖的尸体,也从甬道那边飘来!这些舞龙者,全都死相可怖,生前像是给人毒死的,脚底下全都是水渍,仿佛从水里爬上来的。

    一时间,尸臭味飘得周围都是,我和海师兄瞬间都要吓尿了!

    谁人丧事钟鼓鸣,百尸扛龙昼夜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