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2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味道
    “我哪知道呢!师兄,你不会是有什么古怪的东西吧?难道你前世是这里的皇帝!?”我脑洞大开了。

    “去去去,我要是能当上皇帝,还用得着现在这样么!”海师兄一巴掌拍向我后脖子,然后故作神秘起来:“自古修炼者。学习的道术无非是那么几本衍生而出的,只要熟读了,加之阴阳八卦的推演,要找到洞口真不难,我猜这里的主人很有可能是饱学之士,要不然怎么这么能折腾?”

    “也是……我还以为师父又给你开了小灶呢!”我笑起来,师兄手段不愧犀利,竟然能够反推演出整个地底世界的下一个入口。

    “师父……得了,师弟,求你别说话了,跟着我。”师兄不高兴的说道,然后自顾自的往里面走。

    师兄自由自在,想到什么就干什么,师父却受了外婆刺激。现在天天抓师兄入梦修炼,怪不得他不高兴了。

    “师兄,刚才你这么就逃过了百尸扛龙?”我想起之前的危险,立刻问了起来。

    “是呀,你以为呢?这些小玩意都躲不过,我早就该退休了。”海师兄嘿嘿的说起来,但很快脸色一阵惨白:“不对呀,师弟,刚才我真算出了凶多吉少,不是你可就是我了,这次要是你出事,师兄会给你先拦着。你就尽管逃好了。”

    “好,要是师兄出事,我就给你拦着,你先走。”我也如是说,海师兄和我亦师亦友,和师父对我一样亲,我怎么可能让他陷入危机。

    “哼。你还是别了,我一把老骨头,对了,你身上衣服都烂成这样了,内裤都跑出来了,不嫌丢人呢?”海师兄上下打量我一眼,笑出声来。

    我之前一路逃跑,还真没发现自己的窘况,这一看脸都变了,还好没有到处乱晃,现在能走出这地方,也算不容易了。

    沿着假山往地下世界走,一路安静得可怕,假山上之前有门。不知道师兄是怎么打开的,现在空气至少是流通了。

    但好像空气不止是从上面流动下来,很有可能下面还有空气,这就奇了,难道下面还是个中空的世界?

    这里不算是完全的地下河。如果是地下河,早就浸泡着水了,所以再往下一层到两层,才有可能是水底世界。

    建造扛龙村地下城的人真心厉害,应该早就想好了排气和进气的方法,因为这里从来不缺氧气。

    走了约摸一公里,虽然并不深,但绕来绕去的,如果不是师兄用卦算和同命龟带路,恐怕我自己早就迷失在两三个乃至于四五个洞口之中了!

    “师弟,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师兄走着走着,忽然的回头问我,然后表情凝重的四处瞅着,甚至往我背后看去。

    我脸色一变,包括我之前放出来的家鬼都面面相觑起来。

    “不会呀……没感觉到……”我惊讶的说道,自己也不相信的往后面看去。

    反正媳妇姐姐没提醒,总不会就这么有东西来吧?

    “哦……感觉老有东西跟着我们。”海师兄拿着一个龟甲,放了几个铜钱进来,抖了两下丢地上,然后指指点点,掐掐算算起来。好半响后摇摇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哎哟……凶。”

    我已经习惯师兄的神神叨叨了,但没办法,谁让他比我多一招。

    师兄还是疑神疑鬼的往前探路,后面的李剑臣和王珞婴就算进来也是迷路的份,不可能跟着我们同一条道进来。

    “到了!”海师兄低声说道,然后快步走到前面的位置,看了那诡异的图文一眼,他研究了下,立刻摆弄起来,我知道不能打扰他,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解,如果换成是我,肯定招来一堆的吞天大鬼,直接把这堵门砸倒,但眼下师兄能用巧力,那还是仰仗他好了。

    坐在甬道中,我开始想这个地下城到底是谁主持的,还有这底下有什么东西,会不会有出口什么的。

    现在我很缺乏避水衣这宝物,想想看,如果开了门涌出的是底下水,那怎么办?真要又游上去不成?

    “师兄,你说开门后,会不会有地下河的水漫上来?如果漫上来可就糟糕了。”我提了个猜想。

    “嗯,有可能,这东西关乎的知识有点和我们阴阳道的有联系,真奇了怪了。”海师兄继续自言自语,不一会忽然笑了起来:“成了好像。”

    海师兄似乎解密成功了,这是个活盘,他摆弄好后,整个盘旋转了下,立刻就打开了。

    我赶紧的站起来走过去:“师兄,多亏了你。”

    “没有水涌上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海师兄走了过去,但下一刻他就愣住了:“还有?”

    沿着他的目光,确实又看到了打开后的一个蓄了一些水的房间,以及令一堵连接核心位置的大门!

    “呵呵,这闹这么大动静,谁都知道了……海老叔,你的气味真臭,我一抽鼻子就能闻到你讨厌的味道。”林正义的声音在后面的甬道中传来。

    海师兄一愣,立刻有点惊慌起来:“师弟!完了!我们这回是要完蛋了!”

    “师兄快解谜!应该最后一道门了!剩下的我来挡着,不会让他们前进半步的!”我说完,林正义就带着李剑臣跑来了,目光中是嗜血的寒意。

    这个蓄水隔间不大,顶多有十七八米的距离,在半仙的手下,逃也逃不掉,就算是打斗,我感觉剑法肯定没有他肉身厉害。

    上次面对血云棺同级外婆,面对高级别的悟道期法术,差点就给打输了,这次好玩了,李剑臣就是一具空了魂的尸体,虽然不会施法,但肉身却强横无比,能赢的把握太小了。

    王珞婴不知道去哪了,居然直接消失了,难道是觉得打不过,直接回去了?或者是死在了上面的乱战里?

    “干掉这小子,他的师兄也不留了,我已经不需要他们了。”林正义挥手命令李剑臣攻击。他华豆巴。

    李剑臣扭了扭脖子,两只手的狭长的剑气不亚于一般的宝剑,身体前倾,立刻朝着我奔来。

    十七八米的距离,根本不能用飞步,现在身处小活阵也不能借道阴间,如此一来,陷入困境的我感到十分难展开。

    我修炼的是灵魂强度,借法也全凭多种道统混和,**却没经过怎么修炼,远比同等级者脆弱很多倍,基本和凡人就一点差别。

    “江寒顶在前面,其他骚扰拦截,王胭干掉林正义!”我分散了所有的鬼将,自己站在了江寒的后面,加持了血衣!

    江寒的盾牌刚才已经给砸烂得差不多了,但仍威风凛凛的站在我前方。

    嘭!

    刚刚站稳的江寒,忽然就给冲击过来的李剑臣一剑劈飞,盾牌一剑两半!

    我心情顿时掉落谷底!

    一阵冲击后,江寒撞倒在我身上,冲击力很大,让我俩一起撞到了墙壁上!

    头昏目眩的我刚准备站起来,李剑臣就站在了我和江寒的面前!

    宋婉仪、惜君、黑毛犼还有刘小喵的攻击也跟着追了过来,然而李剑臣只是轻描淡写的手起剑落几次,就全都击退了所有的攻击!

    靠得最近的黑毛犼和刘小喵最惨,身上都多了一道狰狞的剑痕,全都给击飞了出去,宋婉仪和惜君攻击打在了对方身上,却完全没有效果!

    半仙级别的身体,防御能力出类拔萃,实力对我而言,更如高山仰止一般!

    李剑臣头颅微微扬起,然后手剑直接劈落下来!

    “跑!”江寒瞬间站起,双手交叉要以魂体为代价挡住这次攻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