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2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藏龙
    “哼,谁允许你杀他了?孤荷几过江上月,流年空度剑中霜,九剑道,流霜雪剑!”王珞婴冷哼一声。丢出了黑色的符纸,顿然白色的气体凝结在长剑的周边,形成了一层霜雪剑气!

    而正是这恐怖的剑气,它并没有攻击林正义,而是转劈向了我!

    看似普通平常的一剑,把我惊得冷汗凌厉,媳妇姐姐有在这个时候扯了我一下,我的追仙锁全都逆转冲回了王珞婴那边!

    嘭砰砰砰!

    锁链全都给冰结后劈断,连我身上都感染上了浓烈的寒气,王珞婴冷笑起来,那把剑的霜色光芒犀利无比,继续扫过来的时候,无论什么给碰到,全都劈成了两半!

    “王珞婴!林正义这家伙是魔入身,本来就阴险狡诈。刚才你和他死磕几次,却还要上他的当,你脑子能灵光点么!底下别说有没有宝物,怕剑都未必有!”我破口骂了起来,流霜雪剑我也会用,可现在没专用的黑符,况且就算用出来,也未必能对付王珞婴。

    江寒的半片盾牌一触碰这霜雪剑,又断了一半,魂体给沾染上,差点就给劈了,不过刚好在我骂完的时候,王珞婴的剑凝滞了下。我连忙念咒收起了江寒。

    这个时候敌友不分,乱战之中家鬼又飞回了我身边,辅助刘小喵和李剑臣大战,刘小喵一手一剑,两剑上下狂劈,但李剑臣的精魄本能还在,如何化解剑法,竟十分的清楚。

    毕竟人的身体都有训练后保留的记忆,所以才有本能存在,而这种本能记忆存在精魄之中,控制着身体的反映还有一举一动。

    难缠的李剑臣攻击能力十分强大,即便一群家鬼攻击,但仍然不能拿他如何。

    “夏一天,你也不用激将我。该要你的小命,你躲到哪里都没用,我任务在身,不杀你。就杀你的朋友!”王珞婴冷冷的看着我,一剑又扫向了靠近了的李剑臣!

    我的家鬼全都闪到了一边,而李剑臣本能感应到危机,也退了一步,回到了林正义的身边。他阵双扛。

    “林正义,你也不用耍些什么滑头,现在大家都各有牵制。合作对付哪一方,哪一方定然死无葬僧地,相信你也明白,那要不就谈谈底下的情况好了。”王珞婴虽然是邪教出身,但不是笨蛋,接任务无非就是大笔的金钱,或者活杀会会中的奖励,有利可图的她不会介意我多活半天时间。

    海师兄看我们三人开始进入谈判期,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总算在紧张的环节里暂时疏松了口气,毕竟到了谈判桌上,他就莫名的放心我。

    “也好,既然都到了这地步了,我也不打算多隐瞒什么,开了门,里面通往的就是皇城的藏宝库了,但路上就没那么安全了,我们要么合作,要么就现在把事当场撂这解决!否则别说是走进里面了,半道都得死。”林正义果然对里面情况了若指掌,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信息。

    “哦?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危险法?难道合作就能解决这问题?呵呵,你不要怂恿我去杀夏一天,现在我们三方鼎立没什么不好,那一方出千,另一方必然会陷入合作的态势,你应该知道,你也打不过我们两个。”王珞婴在这里修为最高,实力手段在单打独斗里最强,所以她来说话也没什么不妥。

    “哼,也行,不过东西得分配,金银珠宝我不要也行,我要那把剑。”林正义眼珠子转了下,看了我一眼:“夏一天,你小子诡计多端,若是敢玩什么阴谋,可也别怪我不顾一切先杀你。”

    “轻盈的东西你拿走,留下笨重的东西给我们搬?这井口就那么点大,外面还一堆尸皇守城,我毛病才跟你这么交易,非这么弄也行,这事不用说了,打吧!除非我要剑,其他你们自己分。”我知道那是黑龙皇帝的黑剑,因此志在必得。

    “不行!这剑我要了,我这把冥河古剑,也是世上的古剑珍品,可以给你们其中一个不要珍宝,也不要里面那把剑的人。”王珞婴手一转,嘭的一声把剑扎入了地面。

    那把冥河古剑在地上嗡嗡的微颤,剑身漆黑如墨,轻易就扎入了青石地砖,而且没有破碎砖块的整体,确实锋利,是了不得的宝物。

    如果不是因为底下那把黑剑和我大有渊源,我倒是喜欢这把古剑多点,又细又长,是专门用来厮杀的好剑,比黑剑卖相好多了。

    林正义贪婪的看了眼黑剑,笑道:“也行,这么一来,下面珍宝、剑、还有这把冥河古剑就能分成三件了,那王美女就要底下的宝剑吧,我要珍宝好了,至于夏一天,你不是喜欢剑么?这把冥河古剑阴气如此兴盛,换成这个也不错了,毕竟你和你那群鬼在这里贡献最低,仅凭数量优势而已,我们两人不让你选择都没问题,嘿嘿!”

    “好吧,既然这么分三样,那我改变主意了,我要里面的宝藏好了,底下那把宝剑归王珞婴,这把冥河古剑,之前你不是要抢么?阴气重,正好适合现在的李剑臣不是?你还要什么宝藏?你就是一魔头,到处都是你的敌人,你能搬走这么重,这么多的东西?别逗了,就这么来分吧。”我笑起来,黑剑我也不要了,宝藏却包括底下所有一切,龙吼其实更让我觉得有趣。

    “不行!你贡献最卑微,王美女第一个选,我当然是第二个选,我说我要宝藏那就要宝藏,你小子唧唧歪歪什么?办完事,老实拿了冥河古剑滚就是了!”林正义顿时气道。

    王珞婴也沉吟了下来,随后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让我们俩都发火的话:“底下的宝剑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以我也不能确定要不要,夏一天现在信誓旦旦说要宝藏,凭什么我就被绑死在这宝剑上了?”

    “门都没开呢!都争抢什么哟,好玩多了,先说说底下是什么东西!然后大家才好选!各取所需,互相平衡!”海师兄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我笑了笑:“可不是么,共享下底下的资料,这样大家才好区分下面有什么,比重到底平不平衡,对了,王珞婴,你那把冥河古剑,也得给林正义解释一下嘛,他就喜欢那个。”

    林正义面皮抽了下,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

    “我这把冥河古剑,是冥河寒铁所铸,两千多年前的先秦战国时代,为了铸造此剑就不知折杀多少无辜之人,又不知戮尽多少含冤之鬼,可谓阴气重重,此剑还历经数代名将之手,传闻曾有名将,用其斩杀敌将头颅上千,让此剑跻身妖剑一列,只是最后不知什么原因,失去了激活的方法,一直沉默人间而已,但即便如此,若是修炼偏重阴气的魔功,或者尸类使用,它都是上上之选,能提高自身实力的同时,对术法还有极大的加持,我活杀会便将此奉为三大至宝之一!对比底下那两样宝物,恐怕都不会弱了,我先声明,在这里我能出力是最大的,所以如果下面的宝剑比不上我的冥河古剑,那我会选择在宝藏上分上一半,你们不得有异议。”王珞婴抚摸那把细细的古剑,表情很是凝重。

    “那我就实话实说罢了,我曾经是魔魂夺舍凡人,走的便是逆天之道,这次夺舍,可不是来陪你们这些小家伙玩儿的,为了尽早跨入地仙行列白日飞升,我可不会跟你们一样,花正常的数十年功夫去破地仙之境,毕竟就算花时间进去,都未必有可能得偿所愿,因此我仗着自己的经验游走各处,寻找奇珍异宝,古皇室遗留的药品,走的是捷径!而很久以前的一次偶然机会,我得知了当年明朝时候皇室遗族,带着珍宝,带着能人异士,躲在这深山老林里建立了皇宫,并将当年明朝的无数奇珍异宝藏在地下,期待复辟之事。”

    林正义半眯着眼看着我们,等见到了我们纷纷讶然后,他才得意无比的述说起来:“这些明朝的旧人能者无数,除了在深山老林中建立了行宫,开辟的地下河外,还为了反扑当时的朝廷而豢养不死尸兵,而除了遗皇遗孤,他们之中玄门能人里,不但有专门为皇帝炼丹炼药延年益寿,强健体魄的,还有擅长各种奇门遁甲之数的,而其中最厉害的,当属藏龙魂,养仙草了,嘿嘿,虽说都是我听来的奇闻异事,但可信度还真不是随便吹出来的,难道你们在这里一天过去了,没听过龙吼声么?”

    “藏龙魂?!养仙草!?”我和王珞婴,海师兄都互看了一眼,彼此的所见所闻,都验证了林正义所言的真实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