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3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点将
    “除了这些,剑是什么剑?”王珞婴对武器感兴趣,毕竟剑客对剑最为看重,至于藏龙魂、养仙草,虽说吸引力不错。但太过虚无缥缈了,不值得她这样务实的刺客去推崇备至。

    “仙剑!仙家的剑!嘿嘿,此物听说是天上掉下来的,锋利无比,动辄能引风雷,有莫大的威力!”林正义大刺刺的说道,随后看向了王珞婴。

    本来王珞婴把自己的冥河古剑说出来,已经认为自己的剑宝贝无比,但现在给林正义藐视的看了一眼时,顿时有把自己的剑丢了的感觉。

    “藏龙魂、养仙草是什么?”我对这些最有兴趣,虽说字面上很清楚了,但本质是如何,还得研究下,才好作为大家的目标不是?

    林正义笑嘻嘻的道:“呵呵,这个我可不知道了。藏龙魂,龙魂是什么?可能是随便而来的说辞,也可能是真有其事,自古以来,蟒蛇成精也说是龙,这随便一条大鱼的鬼魂,也能说是龙魂,我没亲眼所见,怎么会知道呢?养仙草么就简单了,一些花花草草萃取天地灵气,在特定的地方,就有了特定的作用,就是狗尾巴花。活了万年,也能叫仙草吧?就这么个道理,你们……。”

    “好,既然这藏龙魂和养仙草都没什么用,那我也不讨价还价,我自己吃亏点要了,仙剑太厉害,太霸道,不是说多强的命格带多重的宝么?我天生命格贱,仙剑我带了没准还克我,既然王珞婴王美人喜欢,归她好了,相信她兴趣大,而其他宝藏我更没兴趣了。林正义,到时候除了龙魂和仙草,其他宝藏和冥河古剑你都带走好了,这样对大家都公平吧。”我阴沉的打断了林正义的话。率先看向了王珞婴。

    “这么分配挺好,仙剑我要,龙魂仙草什么的两样可以给你,剩下的都是林正义的,大家都公平!”王珞婴点点头,只要仙剑归她,剩下宝藏都分配妥当。她当然支持。

    对她这痴迷武器的人来说,藏龙魂和养仙草还不如她手中的剑穗宝贵呢。

    我看向了林正义,他面色阴沉,脸色骤然变来变去,我和王珞婴诡异的达成了意见,他如果不同意,势必引来我们两个人的反扑,而且现在的分配明显是很划算的了,毕竟我要的两样他自己都说成了垃圾,现在又不同意,那到底几个意思?难道一边说着垃圾还一边要争取,那不是忽悠我和王珞婴么?

    师兄一边解阵法,一边在那偷笑,暗暗给我竖起大拇指,我笑吟吟的点头,反正林正义肯定翻不了天,且看他还有什么想法。

    “怎么?林正义,我和我师兄其实就是想要从下面地下河出去而已,现在顾全大局淘了俩垃圾意思意思,你还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么?还是想要再找理由我们打一场?”我冷笑着刺激林正义。

    师兄也说道:“林正义,你好玩多了,那两个破烂忽悠我师弟,还不乐意,难道连仙剑都想要一并吞了才高兴?其心可诛!”

    王珞婴蹙着眉心,有些不悦的看着林正义。

    “好呀,那就进去呗,这里有一本我当年得来的遗址古籍,你看看有没有用,其实进不去就在这商量,不过望梅止渴、画饼充饥而已。”林正义摸出了一本发黄的册子,丢给了海师兄。

    为了防止有毒,我示意宋婉仪过去翻看古籍。

    “对,就是这一页,啧啧,林正义,有时候真不得不佩服你的能力,这东西都能给你搞到手,又是从枕边女人那来的吧?”海师兄调侃起来,他和林正义交锋不知多久了,彼此之间很了解。

    “快解阵,废什么话!”林正义气哼哼的说道。

    “这阵盘好像给人动过了……奇怪,起始点都不对,像是终点了,给人开过了?”海师兄喃喃自语。

    “师兄……你不是吧,刚才你进来就胡乱摆弄,难道刚才直接打开就行了?”我表情一怔,这么说起来,是有人开阵先进去了,结果海师兄和我着急之下,本来能直接进去的,反而自己先弄乱了?

    “不是呀……刚才不是打不开么!”海师兄也有点不好意思,实际他对阵盘还在研究阶段。

    摆弄了几下,阵盘到了开启的图案,结果海师兄推了好几把,愣是没推开,当下道:“看,推不开吧,之前我就推过了。”

    我走过去,推了几下都纹丝不动,看来后面肯定是给人用东西抵住了。

    拿出了红符,我召唤出了力大无穷的吞天大鬼,命令它推门进去。他阵团血。

    有了吞天大鬼,大门动弹了起来,不一会就开出了一条缝隙!

    缝隙中阴气顿然弥漫出来,浓烈无比,这让我想起了南仙剑派时,紫衣带来的气息。

    经历几次危险,现在确认紫衣已经进入深度睡眠了,就算喊破喉咙她也不会出来,要不然我怎会给李剑臣这无魂尸欺负成这样。

    走入了里面,大门的后面是几块巨石,应该是人为的有人挡路了。

    “师弟呀,我就说嘛,有人开了门,结果把路从后面堵死了,怪不得我刚才怎么解都开不了门了,真缺德,我还以为师父没教对呢!”海师兄气道。

    “师父教的!”我惊讶的问起来。

    “嘘,小声点,是师父教过的,可也没说是这里,只是我觉得我看过,才这么解的,我也可以肯定师父没来过这,要不然还教我这些干什么。”海师兄偷偷说道。

    “哦。”我深吸一口气,师父是引我来这里,难道他最近知道了些什么?我又问道:“师兄,知道师父去了哪儿?”

    “不知道,这俩天都没入梦了,最后一次说要出远门,但有可能很危险,回不来了,也有可能会马上就回来的,让我们师兄弟以后要好好的过,互相帮助,爱护,把阴阳家的道统传下去,不能断了纵横阴阳这一脉。”海师兄有些难过的说道。

    我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师父肯定是找地方突破鬼仙去了,鬼仙不同地仙,如果关卡过不去,那就会魂飞魄散而亡,师父也没把握能突破,所以才留遗言给我们师兄弟。

    师父收了两个调皮的弟子都不听话,一个喜欢自由自在,老了还跟老顽童似的,一个爱惹祸,四处惹来的麻烦简直操碎了他的心,他自己是大宗师,集所有完美师父特点于一身,他去哪都能把腰杆挺得笔直,但别人问起他弟子怎样,我怀疑他都不好意思说罢?

    “你别想太多了,师父没有把握,也不会去冲击鬼仙的。”海师兄拍拍我的肩膀,知道我担心。

    王珞婴走在了中间,而林正义和李剑臣一后一前的正走在了前面,我和师兄走后面。

    整个地底藏宝阁就跟漫在了水里一样,地上都是水,已经差不多到膝盖位置了,抬头往上面看的时候,一根根的天然钟乳就矗立在上面,看起来和溶洞没什么区别。

    南方山多洞多,扛龙村周边也不缺乏怪石嶙峋的山洞,只是现在地处哪里我也不知道,很可能不是扛龙村底部了,或许是在山里?其实也很有可能,毕竟扛龙村本来就是群山环抱之中的。

    走了一会,地下的世界越来越宽广起来,我和师兄都感到震惊愕然,前面先走的林正义和王珞婴已经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前面。

    数千的尸兵分列在大型地下溶洞之中,如同部队操演一样整齐,而现在,一位穿着明晃晃铠甲,披着红色斗篷的皇帝,正在这群大军的眼前挪动步子,似乎在和自己底下的将领说着什么!

    “这是……是什么?”海师兄远远的看了下,随后回头看向了我,这一回头,他却愣住了,手指激动而颤抖起来:“你……”

    “什么你不你的?”我看了海师兄一眼,以为他是因为看到这么大的阵仗而害怕,但现在看来,他明显是看到我后面有什么东西出现,所以才呆住了!

    我缓缓的要扭头,结果冰冷冷的手遮住了我的嘴,瞬间就把我扯向了后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