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3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停阵
    “别说话,跟着我走,让他们自己到前面去玩。”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我后面传来,我心情顿时激荡不已,这不是穆锋白么!

    海师兄哪还不知道跟着。不敢吭声的追着穆锋白朝着一处深黑的地方离开。

    “喂!海老叔!你!”林正义一眼就瞅到了海师兄和我消失在黑暗里,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

    也不知道穆锋白怎么走的,七拐八拐的就到了一个隐藏的树洞里,然后放开了我,朝着外面看去。

    我也跟着望出去,林正义和王珞婴都在四处的寻我,可下面大军也骚动了起来,纷纷朝着我们刚才走的哪条路冲锋了过来!

    数量没有数千,但几百精英还是有的!而那位皇帝,看情况和一般的帝皇不一样,应该最少也是尸皇中后期级别的了!他阵豆圾。

    “尸皇后期,他已经发现了你们,知道你们是为了财宝而来,因而点了兵将要来围剿。”穆老前辈说道。

    我转过身,看着穆老前辈此刻一身白衣的鬼样子。眼泪不禁掉了下来:“穆老前辈,都怪我,当时……”

    “呵呵,兵解并非我愿,但也是我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我一生为情所困,想要再进一步,本来就很难了,肉身也不可能什么问题都没有,我走的路太长了,甚至都有点累了……其实当时我就在想了,要不兵解彻底点,连魂都不要算了。毕竟我存在的意义真的不大呀……”穆锋白叹了口气。

    “怎么会?当时如果不是穆老帮我,我可能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而血云棺没有穆老帮忙,早就脱困去大龙县祸害其他人了,你是大龙县的无名英雄,不为名声,不重利益,至于为情所困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你是顶天立地的人。”我感慨道,英雄也有自己的儿女私情,最后穆老也不是为了自私自利而死,总也够称为英雄了。

    穆老喜欢自己弟子,也就是赵茜的师父老居士。却这只是默默无闻的,因为最后,他娶了个长得很像自己弟子的妻子,而走尸匠祝玉萍对穆老和居士由爱生恨。就拿了穆老妻子泄愤,将其制作成了走尸,酿出了这番惨剧,这也是大家耻笑他以爱悟道,也以爱误道的说法来源。

    “英雄不英雄都没什么意义了,我现在是鬼了,对了。一天,你怎么来了这里,我在外面一路就跟着你到了这。”穆老问我。

    我就把事情的由头都和他说了起来,海师兄在一旁搭腔,填补一些我经历了,却不知道起因结果的事情。我们来这里的情况也和穆锋白说了一遍,要拿藏龙魂、养仙草的事,也给穆锋白弄明白了。

    “藏龙魂应该是真的,每隔一段时辰,那龙魂就呻吟一次,听着像是给困住了,而养仙草目前还不知道真假,这类的仙物,应该只在传说之中,而且未经入药和提炼,效果肯定不佳,而我之前能够发现这口井也是意外,至于底下居然有这么大一个城市,我都要觉得不可思议,我还以为这口井通往海边呢……唉,我也不知道启动这大阵拦着血云棺,却不知不觉就招来了这等恐怖的势力,现在我还在想方设法怎么把阵停下来。”穆锋白想了下,又道:“之前我兵解后,就按照之前我布置好的,借着小活阵,在地下河的一处藏身地,修炼和消化掉新魂的味道,也亏得最近大有进展,所以近来才敢出来的探知地下的情况,并籍此准备启动封印这块地方。”

    “地下河那边?我们是直接从井口那里游过来的!”我知道有个疏水口能够过外城,而两队巡城尸兵就是专门巡逻那里的。

    “嗯,我知道,井里到内城是最近的路,不过却也是最危险的,所以我所处的位置是疏水口那边的地下河,后来我察觉你来了,才一路的跟过来的。”穆老说道。

    “那穆老前辈可有找到封印这里的办法了?”我连忙问起来,好几千的尸兵和尸皇在,给抓住可就不好办了,也不方便我寻找藏龙魂和养仙草。

    穆锋白刚刚要回答,那边就大战了起来,林正义和王珞婴都没能躲开,给数百个尸王和尸皇围困,难免是要大战一场的。

    我在树上看着热闹,因为藏形匿迹后,我们并没有引来注意。

    “你外婆居然真的给你救出来了,年轻后生,手段却能这么逆天,我苦活了这么多年,居然没其他办法,还想着要等你悟道再来呢。”穆锋白拍着我的肩膀,一副欣慰。

    “都是运气的,对了穆老,那你把我和师兄招来,肯定有了自己的办法吧?比如怎么破解这个皇城的活阵?”我赶紧的问道。

    “有,你们师兄弟都是白日藏形的高手,身法速度也是快得可以,我的打算是让你们和我三位,分开后各自前往一处,把教你绘制的符纸准备好,到时候将它们贴到棺材上面,如果不出意外,整个活阵会再次陷入宁静,甚至是停下来,毕竟现在小活阵不需要再防范血云棺了,停下来本身就是他的宿命”穆锋白说道。

    “好的,那就按照穆老的办法吧。”我连忙从包裹里拿出了一沓的符纸,由穆老亲自指点我画符,完了在一张白纸上留下了几个最为临近的地图点,让我和海师兄还有他一起分开,把这些咒符全都贴到这些点上。

    我和海师兄都没其他意见,如果能停止这些尸类的行动,那寻找宝物上就没那么多困难了。

    “那你们小心点,我负责两处地方,你们各自负责一处,尽量不要引起注意。”穆锋白说完,带着咒符就走了。

    我和海师兄商量了下,就由我前往主棺椁的地方,而他自己去相对安全之地。

    看着海师兄远去,我也飞步朝着刚才的尸皇那边移动。

    那边乱成了一团,林正义正在困兽之斗,和尸王打得难分难解,他手底的李剑臣厉害,没有了我的拂尘,和那尸皇打得难分难解。

    而王珞婴那边也遭遇了好几个尸皇将领的围攻,这次凶多吉少都不足以形容,也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现在闯进战团完全没有任何好处,还有可能一起陷入其中万劫不复。

    看着我飞步直接脱离战场,王珞婴气的银牙紧咬:“夏一天!你卑鄙鼠辈!往后不要让我看到你!”

    我完全无动于衷,而林正义现在自身难保了,给一群的尸皇围着,身上多了好些血窟窿。

    棺椁放在了刚才那尸皇站立位置不远处的一间小房子里,因为金碧辉煌,十分的显眼,我到了那边的时候,一群的将领围在了中央,不过这难不倒我,飞步后直接把他们都甩开了。

    而到了房子那边,穆老前辈和海师兄全都把符纸贴在了指定的地方,陆续已经有白色的信号弹闪起。

    我急忙进入了房子里,一口黑色的棺椁就停在了房间里。

    而这个时候,穆老的第二个位置点已经奏效了,只要我把符纸贴到漆黑棺材上,这里的大阵就能停止,一群的尸兵也全都会归位。

    然而等我靠近那口棺材的时候,棺材板直接就给掀开了,一个身穿黑色铠甲,披着黑色斗篷的尸体嗖一下就站了起来!

    这尸体黑色的斗篷绣着一只龙,手中拿着黑色的长剑,双目死死的盯着我!

    我拿着符纸,看了一眼那尸体,脸上骤然一变!心中百感交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