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3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隔离
    这个时候,王珞婴嗒的一点脚步,整个人如离铉箭一样飞奔出去,速度绝不亚于李剑臣多少了,不愧是暗杀者出身。速度快得很!

    “王珞婴!你想要借力!卑鄙!这东西是我的!”林正义边跑边大吼,气得不轻,他实力低微,不敢远离李剑臣,生怕我们突然暴起杀他。

    “争抢什么?谁先贴上纸符,东西就给谁多一点,先来后去,有什么不同的?”我说完却没有争抢上前。

    两人一尸快速的移动,王珞婴速度奇快,居然一马当先的踩在了桥梁的扶手上,一瞬后到了黑龙皇者的头顶,随后纸符掷出,直冲黑色棺材!

    “吼……”黑龙皇帝低沉的咆哮声响起,随后手一下就动了,而高速移动的纸符直接就给劈成了两半!

    王珞婴飞快的又只出了两张纸符。而自己已经踏上房檐的位置,蜻蜓点水的准备回到原地!

    与此同时,李剑臣也到了,他选择的是硬撼黑龙皇帝,毕竟他本身的实力就不差,两把手剑飒然出击,结果黑龙皇帝轻描淡写的也出剑了!

    铛u!

    互相出了两剑,李剑臣居然给直接击退了!而刚才王珞婴抛出的两张纸符也同样一分为二!

    随后黑龙皇帝身形一闪,直接就到了空中的王珞婴身边!一剑就劈向了她的身体!

    王珞婴正在惯性之中,大惊失色下,冥河古剑回身一击!

    哐当!两剑交锋,王珞婴给直接击飞出去,失去了方向的即将坠入黑水之中!

    黑龙皇帝又再次化作残影到了李剑臣这边,又是两次剑击,逼得对方出剑,交锋下。李剑臣倒退好几步,同时林正义的一张飞来纸符也给劈成了两半!

    繁杂的战斗在我的阴阳眼中,也只是一闪之间的事情,而黑龙皇帝动作实在太快了。仿佛成了三个分身,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王珞婴要掉下河中时,她手掌捏着一张黄符往水面一击,瞬间一阵风就再次让她腾空而起。但她已经不敢再去找黑龙王这晦气,而是返回了桥边!

    李剑臣这边情况也很不妙,那黑龙皇者连出三剑,李剑臣挡住了两剑,一剑却扎入了他的喉咙之中!

    林正义吓得面如土色,连忙把李剑臣招回来。

    毕竟是尸类,就算是捅到了喉咙,伤口也只是留下了淡淡的痕迹而已,并没有让他死去。

    黑龙皇者没有再继续追逐,只是守在黑棺旁边。所以两人都各自吃了点小亏,又再次回到了桥边。

    但这次吃亏让两人都脸色发苦,觉得再快的速度,仿佛都无法冲破黑龙皇帝的封锁网。冲不破就意味着不能拿到宝藏,更找不到什么龙魂和仙草了。

    “古籍怎么说?总要有点提示吧!”王珞婴问起了林正义。

    “哪会说这个呀!只提到了仙草龙魂!”林正义火冒三丈的说道。

    “穆老?咱们能有什么办法?”海师兄也有些迷茫了,现在黑龙皇者发飙了,出不来,但也不让我们走,那边还有好几千的尸兵给几个尸皇带着虎视眈眈,等着我们去破阵呢。

    正在这时,黑龙皇帝手中的剑抬了起来,指向了我,嘴角动了动。

    我吓了一跳,您这是要找我单挑么?

    “师兄!穆老,这可怎么办?”我难免有些发怵,就像一个小虾兵蟹将遇上了鲸鱼,这不是给一口吞掉都不带嚼的么!

    “这……”穆老当即沉吟起来,半响也没憋出办法来:“好像除了贴符纸,我真没别的办法,要不大家一起上好了,总能贴上符纸的,一人再分发点?”

    我苦笑起来,把刚才写出来的符纸又给大家分发了点。

    “我们给你掠阵……”海师兄捏着手指,开始卦算起来:“我看这局你死不了的,快去。”

    “师兄!不死也会残废呀!或者连剑都没了!”我宝贝似的拿着掌门金剑,这剑是宝贝,总不能就这么丢了吧,那黑龙皇帝肯定是觊觎这剑的,当年和他兄弟大战,就用这剑换回了黑剑。

    可以想象出来金剑对他的重要性。

    我杀手锏还有好多,好比老祖婆给的一次性通讯符,有这个能招来老祖婆,但活阵里肯定传不出信号,我还有媳妇姐姐,但现在她也不吱声了,看来还不到时候。

    “胆小鬼!快上吧!”林正义嗤笑起我来。

    “轮到你了,大家一起上,没准能把符纸贴上。”王珞婴再次跃跃欲试,别的不说,她能有活杀会的三大至宝之一,可见在门里的重要性,而且她还真是有越级干掉对方的实力。

    我咬咬牙,这次连海师兄和穆老都要一起上了,我们这边还是很有希望的。

    把所有的家鬼都放了出来,我严苛的让他们都以远程骚扰为主,而海师兄那边,我也让他跟着家鬼进行远程攻击就够了,这才打算进行突击。

    我实力堪比悟道,但在黑龙皇帝手里,可真指不上能挡半招的,只能是远程吸引火力而已。

    噌!

    我义无反顾的拔出了金剑,高举上天。

    “吼……吼吼……你来,其他人……退……”黑龙皇帝低声的咆哮起来,战斗的意识让他激发了本能的抗衡之心!

    林正义和王珞婴都面面相觑,随后看着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嘿,原来你早就觊觎这里的黑剑了吧?懂还装成不懂,我就说你怎么这么熟悉这里了!三下两下,跑得比我都快,比我都清楚怎么到这里来!”林正义挑衅着说道。

    王珞婴一听不乐意了,咬牙切齿起来:“夏一天,你算计我们!”

    “算计什么?不高兴就一起上,他说他的,我们做我们的,我又不认识他,他找我,可能是喜欢我呢?”我阴阳怪气的调侃王珞婴。

    王珞婴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口看向了林正义。

    “凭什么?夏一天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老子现在高兴得很呢,所以决定坐山观虎斗!”林正义也冷笑起来。

    “不上是吧,不上我回家好了,我缩地术要躲开几千尸兵容易得很,你们嘛……刚才应该都吃了小亏吧?”人多力量大,我根本不容他们落单,这几句话立刻让他们都双目寒光闪闪,收到了成效,我又道:“现在唯有破阵才是你们的出路!否则我破了阵,东西也一样不分给你们,那还是情喇中,毕竟你们一没打赢几千尸兵,二也没想出破阵的办法,凭什么坐享其成?想要拼实力?嘿嘿,就是你们两个联手,我和我师兄、穆老前辈也未必真怕了你们。”

    “夏一天!你个小逼崽子!够横!”林正义气得脸都红了,指着我要生吞我肉似的。

    “对付你,也怪不得我这么做。”我冷笑说道。

    “行!到时候谁贴了符纸,就有优先选择权!”林正义哼道。

    “没问题。”我敲定了合作的方案,大家都憋了一口气,全都做好准备去贴符。

    这次林正义连符纸都交给了李剑臣几张。

    李剑臣耐打耐扛,技术又是一流,是最有可能贴上符纸的备选,当然,他的对手是黑龙皇帝,剑术和本能并不占优势。

    王珞婴成了最弱一环,但她脾气倔强,作风干练,刚才必死之局都给她化解了,很有可能爆冷门。

    “用巢祖的法术。”媳妇姐姐的声音从我灵魂的深处传来,我骤然一惊,巢祖?

    看向了棺材,我倒吸一口冷气,真的假的?我这点法力也能够让这黑棺听我的?

    看我受惊,师兄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别担心,你小心点就好。”

    “师兄,你别过去了,我自己能搞定。”我有媳妇姐姐的提点,立马想起了巢祖的诸多补助法术,比如盖棺的,比如开棺的,这些我本来就熟的不能再熟了。

    “就你一个……其他人,滚。”我们还在商量的时候,黑龙皇帝阴沉沉的说完,伸出了手,一阵噼啪的声音响起,以他为中心的地方忽然生出了透明的一堵墙,所有的人都给隔离在了外面!他布尤弟。

    “师弟!”海师兄惊讶的推了推黑色的墙,用了飞步也闯不进来。

    林正义和王珞婴,包括穆老,还有我的家鬼们都给搁在了外面,想不走都不行。

    唯有我一人站在了原地,面对着黑龙皇帝!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