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3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封魂
    “呵呵,再不开棺,它可就要死了,你难道愿意看到它死?”穆老把棺椁上的纸符全都撕开了。

    我和海师兄都面面相觑,难道打开棺椁。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穆前辈,打开了它不会继续跑出来害人吧?”海师兄也有些狐疑了,不敢靠向前,他修为仍在缓缓增加,已经冲击到后期了,即将进阶的时候,他也不得不盘膝入定,进行能量的转换。

    “不必担心,它也是受人利用了而已,当时如果要杀我们,其实并不困难,能承受痛苦,与逆境抗衡的生灵,必有它过人之处,既然现在有机会帮助它。我们何不将他放出来说说?”穆老是有大智慧的人,曾经教授过我很多的东西,还是外婆的半个师父。

    纸符全给揭开后,棺材盖子嘭的一声就打开了,暗淡的黑色魂体顽强的飘了出来,阴森森的弥留不散,这魂体和一般魂体有些不一样,形状就像用水墨渲染的一笔。

    “阁下到底是什么?为何会在扛龙村的底下,来这里有多久了?”穆老问道。他叉爪弟。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凭借你放我出来?”魂体的顽强出乎意料,在如今随风既逝的形势下,居然还硬撑着。

    “我们并没有恶意。”穆老前辈的拿出了一枚仙草,想要给对方服用。

    “呵呵,没用的,我和你们不一样,这种伴生草只是吸收了我本源力量诞生的异类而已,与你们有点好处。对我和野草野花没有不同,不要想用这些破烂来贿赂我。”黑色的魂体这次说话是顺畅了些,似乎脱离了大阵的束缚后,思维纯粹变成了自己的。

    “你和这把金剑有什么渊源?”我拿出了金剑。结果引来了魂体低声的咆哮声,直到我收回了宝剑。

    “竖子,带着你喜欢的东西滚吧!休想从我口中问出人任何东西!”黑龙皇帝不存在了,现在他只剩下一团魂体的样子。但龙威仍强的很。

    “你不过是鬼魂而已,就不怕我折磨你?”我心中暗道它是奇葩,现在濒临灭亡也就差一线了,竟然还如此倨傲。

    “竖子安敢!吼……”龙魂咆哮起来,似乎很看不起我。

    “天一道!控魂!”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伸手捏了几个法诀,直接束缚住了它。

    龙魂挣扎起来,不断的低声咆哮,落难老虎不如狗,现在给打成魂体的龙。连蛇都比不上。

    “你可以不说,但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说出来。”我冷笑说道,招鬼道邪门法术就多了,如果我想,要它说什么都行,只是看在它仍不求饶的傲气上,才给它保留了自尊罢了。

    刚才为了要封印它,我差点七窍流血而死。

    “卑鄙的家伙!你根本不就和他不一样!”龙魂气息奄奄的说道。

    “黑龙皇帝么?你就是那只六角黑龙?呵呵,我本来就不是他,不要用他的标准来衡量我,你如果能好好说话,那我也不会折磨你,但再装神弄鬼,可别怪我走你想象不到的路。”我心中顿时联想到了其中的可能,这龙魂,很可能就是那六角的黑龙!

    “什么六角黑龙……你这卑鄙小人,连他都比不上万分之一!”龙魂咆哮起来。

    “我是我,我和他比干什么,我只问你,金剑和你的关系,这里谁弄出来的,为什么全都变成了尸类?这里的大阵准备拿来干什么?如果不说,我可就动刑了。”我威胁起来,现在确定了它是一只鬼龙,很可能是蟒蛇之类的东西异变后的产物。好比黑毛犼,现在不也长角了么?这都有真成‘犼’的迹象了。

    海师兄摇头苦笑,而穆老前辈也很无奈,虽说见多识广,但对付龙,大家都没经验,如果他们来,肯定是徐徐劝诱为主。

    可这龙太倨傲了,要从它口中问出什么,轻易还真办不到。大阵没有再启动,棺材底下的两个机关给掰下来了,算是关闭了整个大阵,还是值得庆幸的地方。

    现在仙草的事情弄清楚了,是伴生龙魂而衍生出来的仙草,可龙魂为何在这里?和金剑又有什么联系?

    “哼,你尽管来折磨好了,控魂能把一切都弄明白,但之后又能如何?我说出来后,就再也不会有其他意识了,往后你会困难重重,甚至举步维艰。”龙魂似乎很了解法术的后遗症,直接反过来威胁我。

    我也并非真为了真相而去不择手段,只是吓唬它一下,还真不能拿它怎样,我总不能真把一只龙魂给弄傻了吧,到时候秘密可就真没了。

    “封魂!”拿出了一张黄符,掷到了龙魂那!

    “哈哈哈……狂妄!”龙魂一抖,直接把符纸给点着了!

    “有意思!”我又拿出了一张红符,再次准备把它先封入符中!结果同样燃烧了起来,符纸无法将其收取。

    我心有不甘的拿出了阴木人和碧玉命牌来,结果不是烧着了,就是给震破了,完全不能拿它怎么办!

    海师兄没有打算插手的想法,只是沉吟着说道:“好像这龙魂已经有容僧所了,要不然肯定会给你收取的,现在它只是一缕魂体罢了。”

    我一想也觉得如此,但实在没别的办法。

    “棺椁就是他容僧所,用巢祖道法收棺罢。”媳妇姐姐道破天机的说道。

    我看了眼棺材里面,这里边只有一层黑色如同灰烬一样的东西,应该是形成黑龙皇帝的外壳,在封棺后毁了,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把黑剑,样子和掌门金剑差不多。

    我把剑和剑鞘拿了出来,在面无表情的在手上摩梭,收剑拔剑,回忆青天鼎里看到的一切。

    龙魂看到我这样,顿时狂妄的笑起来,对我不屑道:“蠢物,你除了长相,和他真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枉我等待数百载,居然会是这个结局……哈哈哈……实在是意想不到呀!”

    “呵呵,多余的话我就不赘述了,入棺吧,太玄封罡,鬼魔束首,天一道!大封棺!”拿出一张蓝符贴在了棺椁上,龙魂怒吼一声后,就坠入了棺椁中,盖子嘭的一下就关合了起来,随后骤然缩小,最后等同巴掌一样。

    这类鬼棺和鬼龙就跟王胭的鬼棺一个原理,只是更加的复杂和精致,巢祖道统用来收服无主的鬼棺,不会太费劲。

    我拿出了几张符纸,把棺椁死死封上,随后把黑剑和金剑挂在了一起。

    “总算是尘埃落定,可惜了林正义逃了。”海师兄说道。

    “之前我在青天鼎看到了黑龙皇帝那一世的事情,黑剑和金剑,包括龙魂,恐怕都和我有很大的联系,穆老,海师兄,我想暂时保管在身边,这仙草和这里的财宝对我作用也不大,如果需要,你们要不把它分了吧?”我拿出了刚才收集了几大袋子的仙草,想把给海师兄和穆老,他们知道是宝物,只是都没有想要的意思。

    穆老笑道:“仙草力量太过庞大,浸染龙气数百年,刚吃下去能够提升魂体的强度,但却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如此,嘿嘿,你想想,药吃多了还有药抗呢,何况这种东西,怕再吃第二颗的时候,效果连第一颗都不如,不信可以试试。”

    “你手底下人鬼多,你自己来分配吧,我这还有十多枚呢,当疗伤药得了,哦,对了,姚龙那小子也缺这个,我也给他送一些得了。”海师兄拎出一小袋子的仙草说道。

    我拿了一大袋,倒也有点过意不去,但他们坚持不要我也没办法,就当是拿来备用的好了,毕竟数百年时间才形成这么多,也算稀罕了,赵茜和李庆和、王元一、张小飞他们都需要这个,这是晋级入道大后期的捷径,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苦修多长时间才能触摸悟道的门槛。

    “我们还是尽快出去吧,收了这鬼棺,没准还要出点……”

    可海师兄话没说完,整个地宫微微颤动了起来!随后飞沙滚石,也不知道哪里刮来的大风,劈天盖地,声势颇为浩大的冲着我们这边来!

    “不好,好像是刚才那两人触动了什么机关!”穆老讶然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