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4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密议
    “原来是福海神僧,晚辈张振标,数年前一别神僧,如今再见,神僧仍然如此健硕。”张振标合十双手也回了礼。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没有争斗之心:“神僧,你现在也看到了,如此能逆天提高一个人的修为直达悟道门槛的宝物,数量还如此之多,如果不是我们官方来处理,恐怕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您觉得呢?”张振标跟福海商量道。

    “是的,这类宝物,贫僧活了这么多年,确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如此逆天的东西,势必会给世间带来浩劫,所以不如听贫僧一言,将其毁去如何?”福海神僧说着。看向了手中的袋子。

    我吓得面色一白,如果福海神僧想要毁掉这东西,只要抬抬手,恐怕仙草就会灰飞烟灭了!

    “且慢!神僧,万万不可这么做,佛家讲求缘法,这些东西既然生长了数百年,势必有它存在的道理,我们官方玄警有能力,也有义务去好好处理它,您觉得呢?”张振标连忙制止,生怕福海神僧一个‘不小心’就把东西给毁了,那可真是南方道门的一大损失。他休岁圾。

    “张施主,说道缘法,夏小施主同样也有缘得到此物,那你说。我该帮你拿到此物?我们佛门修士,讲求机缘,却不讲究你门玄警说的事理,讲种何因。结何果报,你说呢?”福海神僧说道,随后看向了张振标。

    “一天!”还在听福海神僧说话,姚龙姚叔的声音从林中传来。壮硕的身子挤出来后,就到了我这边。

    原来他没有回大龙县,而是还在引凤镇和福海神僧呆在一起,一定是他求神僧来救我们的。

    “嘿嘿,我就知道你这出事了,在扛龙村引来这么多玄警,好在我机警,回头就把师叔给带来了。”姚叔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亏得姚叔来了,要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收拾。”我连忙感激道,然后拿出口袋里散装的仙草。偷偷递给了姚叔一枚。

    “夏一天!你敢拿公家的东西假公济私!”张振标顿时火了,在他思维里,恐怕已经把我手里的仙草当成官方的了。

    “这还不是你们的,如何说是假公济私?张施主,此仙草可有主人么?”福海神僧看着张振标愣住,顿时摇摇头,笑道:“既无主人,夏小施主拿到了,又无人认领,也就是他的了,可说是他有这个福报,若受得起此因果循环,就算独占鳌头,似乎也未尝不可的,你若是要争夺,却不是抢了别人的东西了么?夺人财宝,是你们官方玄门所为?”

    “这……神僧,这并不是一般的东西,牵扯的是南部玄门的大事件!您想想,到时候数百个玄门入道巅峰的修士突然出现,整个玄门岂不是将要引来腥风血海了么?我们是要监管这批东西,不让这年纪轻轻的孩子胡乱的去动用它们!造成这个世间的动荡!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何其之多?其实我们监管起来,也是间接保护他,若是有心人知道他有这个东西,岂不是人人都去找他麻烦?如今还有一位在逃的刺客,带走了二十多枚仙草,我们正在全力的抓捕,所以消息应该已经外泄了,所以东西到了我们的手中,才能让这孩子安全下来!”张振标坚持己见的说道。

    “反正你就是想要抢一天的东西,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干什么?你们官方缺,我们佛门就不缺了呀?”姚龙把仙草咬了几口吞进了肚子里:“哎哟,酸不死我!”

    我不禁一笑,这姚叔也确实有些调皮捣蛋:“姚叔,一会可就看你白日飞升了。”

    “真的假的?”姚叔很是不信,连忙当场打坐修炼起来,这也得益于一位超级大腿在旁边。

    不一会,姚叔本来还嬉皮笑脸的神情凝固了下来,面露沉凝之色,阴阳眼中,他的修为果然不断的拔高,开始冲击自身的修为极限!

    张振标捉拿到了林正义,当然也缴获到了仙草,也同样尝试过了这升级的力量,所以没有多少惊讶。

    有大粗腿来援,海师兄当然就自由了,已经到了旁边,开始传授和指导姚叔经验。

    而福海神僧微微点点头,似乎了然了这东西的作用:“如此逆天地之物,确实不能随意滞留人世,贫僧建议毁掉,你看如何?夏小施主?”

    “毁了?”我愣了一下,心中一千万份的不愿意,别说赵茜,张小飞他们这些和我关系近的,阴间还有黛眉、暖暖她们等着我的仙草晋级,远的夏姑姑,庞君如,素玄门的柳逸师太,她们都是帮过我的,多少得回报下吧?几百枚,能整体提升下南方道门的综合实力,当即说道:“神僧,龙魂仙草不能毁吧……这太暴殄天物了。”

    “是呀!师叔,不能毁呀,你看我,这修为噌噌噌的在涨呢!”姚叔连忙的劝阻,眼珠子轱辘转了下,又道:“对了!咱们南方玄门不是特别弱么?比其他地方的弱得多了,师叔看人家那其他方当菜一样的人物,来了这里都牛气得不行了,不如这东西咱们不毁了,分发了出去就得了!什么佛门,道脉,儒门,官方,咱们都分一点,算是南方这片土地给我们的馈赠好了!”

    “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位说得就在理了嘛,大和尚!你叫什么?我们道脉现在可正是缺人之际,你可投我道脉门下,定有意想不到的建树!”

    “哎哟,你打得过我师叔才好说这些。”姚叔随口答道,话才说完,两人从山涧树林中露脸了,这两位中的一位白发苍苍,手拿拂尘,背后背着一把铜钱剑,仙风道骨,气质超凡脱俗,只是两道眉弯弯朝下直接破坏了美感,而要命的是说话的声音还镇不住场,飘忽忽的没有定性。

    另一位我却熟悉了,之前夏家里关键时刻倒向了夏家爷爷夏云轩的那位夏云器。

    “一天,你果然在这里,你爷爷让我来找你有点事情,要详细问问,正巧碰到了道门的挚友,也就是现任隐世道门魁首的孙心平、孙道友说这趟来也是有事,说是要找你问问什么验证的事,所以我俩就结伴而来了。”夏云器论辈分算是我叔公了,不过我对夏家没什么感情,这位叔公我也不会轻易的承认,至少在母亲回来之前。

    孙心平和夏云器的到来,让张振标瞬间脸上很不好看,这就意味着仙草就要有几方势力来瓜分了,官方想要独吞的阻力会非常的大。

    “东西可以分,但现在势力多了,可就不好分了,打起来大家也都不愿意,三脉都不愿意落下,我手里的龙魂仙草大概有五百三四十左右的数量,你们觉得怎么分好?”我提了提手中的袋子问道。

    张振标现在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要三分之一也就算了,可现在直接来了道门、儒门、佛门,在加上我,一共都四份了,还有自己所在的官方呢?

    这么一平分下来,可就真不剩下什么了。

    “凡事先来后到,我们官方本来有资格全没收归公,但想来大家也不愿意来一趟,那我们官方愿意拿出一半来,让你们几方的人平分,至于你们如何分,我也乐见其成怎样?”张振标说道。

    “老张呀老张,欺我隐世道门无人么?我孙心平就是为了给道脉秀存在感来的,你这么分法,是不是太不把我孙心平看在眼里了?啊?”孙心平眉毛一跳,嘴巴都歪上天去了!

    “哼,孙心平,你不谐世事多年,劝你还是旁观者清的好,道脉上次重创,那点实力就不要出来作祟了。”张振标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张兄,话可不能这么说,四方主要势力的代表可都站在这里,都能代表一脉说话,你要这么分,回头引发了大战,会不会难辞其咎?况且神僧都在这里,岂容你这么分配?还有,这东西是一天招来的,原本就是属于他的,由他来分配也比你来的公正点吧?”夏云器站在我这边说道,顺道和神僧打了声招呼。

    “屁的不谐世事,四方道门大会马上要开了,南方这边之前受了重创,已经在四方中默认垫底了,没这些补充可就要输光了,你们这些其他脉的光荣么?我觉得,我们南方道脉怎么都能拿到同情票,一半吧,我也不要多了。”孙心平大刺刺说道。

    他们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显然刚才就来了,静待事情发酵而已。

    “好了,都听听一天的意见。”夏云器有意帮我,所以朝我使了下眼色。

    “不错,还是由夏小施主说吧,毕竟东西是他的,就算他不愿意分享,大家也不好去争夺,来来来,都到贫僧身边来,既然是密议,便要有密议的样子。”福海神僧笑着说道,朝着大家招手。

    神僧发话,大家也不敢造次,就都围在了一个圈子里。

    本来这东西我也要分出去,吃独食肯定要受所有人眼红,甚至招来杀僧祸,所以想了想才说道:“官方、道门、儒门、佛门,加上我,可算作五方势力,然而毕竟我是这东西的主人,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吃亏最大,爱怎么分也随我,现在每方势力可以各拿走一百,而我要拿走剩下的部分,至于对外,你们则需要替我掩盖我得到的这一份,免得替我招来追杀,你们看怎样?”

    除了福海神僧,余下几位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特别是张振标,脸上阴晴不定,在这里他实力最强,然而却给佛门神僧克制,憋屈之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