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4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对剑
    “杜古剑,哈哈哈……不愧是活杀会里最强者,想不到你隐藏得这么深,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才舍得出来。”墨老身子稍微移动,挡在了我的面前。

    我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位年纪也约摸七十多,不蓄胡子,头发都剪得整整齐齐的老人,真没想到他居然就是传说中的杜古剑,那位连师父都感到震惊的人物。

    我看不出他的修为,因为他就犹如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如果不是那两把一阴一阳的杀剑,我恐怕都不能联想到他会是玄门中人。

    “你不也是么?要不是这孩子用电话引你出来,可能我还见不着你,居然就这么藏在林子这么久,连动都没有移动半分。”杜古剑笔直的站着,从腰间缓缓的拔出了那把黄色的古剑,嘭一下就直直插到了地上。他节助技。

    而另一只手也缓缓的抽出了黑色的古剑,同样扎到了身前的公路上。

    两把剑直挺挺的矗立在公路上,而杜古剑自己。就犹如第三把剑一般,双手扶着两把剑的剑柄!

    “怎么,杜古剑,你现在地仙了,也学会了欺负人了?呵呵,老实说,天公有时候真是不公平。你这么一个为恶多端的人,卡在地仙上都半辈子了,老天为何不继续将你卡住?你说在其行将就木之时,还推了你一把,啧啧啧,太伤人心了。”墨老无奈笑道,伸出一只手,意思是让我后退。

    “墨师兄,天意难测,有时候冥冥之中,总有道运在影像着我们。怪也只怪命运吧,我也不会以地仙之力来欺负你,如今自降一级,让你死也能死得明白,活杀会,九剑门,其实不过是一脉相承,你杀的,你或许认为是对,我杀的,我也认为是对,皆不过是杀,杀,杀……”杜古剑仰望星空,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双手猛然如拥抱什么似的,一阵猛烈的黑气爆发而出,力量强大得恐怖!

    我浑身一阵哆嗦,这是第一次近距离体验到力量全盛的地仙的可怕,这股诡异的能量,远不是凡人能够对付的!现在怎么办!

    杜古剑已经率先踏入了地仙,现在刚刚恢复了实力的墨老,如何对付他!

    我吓得腿都有点挪不动步子了,忽然。我想起了背包老祖婆的那张黑符,心中顿时大定,偷偷摸了出来,而这个时候,杜古剑看了我一眼,我连忙念了几句咒语,把黑符激活!

    我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至少心中能够安然点,老祖婆也不知道是飞来呢,还是坐飞机来,现在我这里如此危急,可别来迟了。

    “哈!”杜古剑轻喝一声,深呼气时,一股猛烈的黑色能量一瞬间就缩到了身体里,而对我刚才的黑符完全没有丝毫戒备,或者说,他根本就看不起我这张黑符。

    “杜古剑,放了这孩子走,我和你死斗就是!但你最好保持这个程度,要不然我可杀不了你。”墨老双目半眯,嘴角微微扬起。

    九剑门的弟子,全都一身桀骜,仿佛谁都不服谁,包括墨老,同样也不是什么善茬,或谢是因为经历而变得有些淡然而已,真正厮杀之时,原本的傲气也就再掩饰不住了。

    “你赢了,这孩子就可以走,可你还是要死,而你输了,就和这孩子一起死吧,也不需要再入轮回之道了。”杜古剑收回了地仙力量后,浑身厚重感仍然让人窒息。

    “好,杜古剑,你还是老样子,打赢杀人,打输了也要欺负人,那今天也怪不得墨某拼命了,孰胜孰负,剑下真章!”墨老浑身的气息也燃烧了起来,阴阳眼中,宛如一座烧着黑炎的铁塔似的。

    “拿剑去,这把剑,就是当年你师父那把天晶玄铁剑,还是那么锋利,还是那么璀璨,当然,你师父的却并不是属于你的,只算是借给你的。”杜古剑拔出了灰剑,随手丢到了墨老的身前。

    天晶玄铁剑画了一个圈,落到了墨老和我的眼前,我看清楚后,才发现这并非是一把灰剑,而是银光闪闪的颜色,只稍微暗了点而已,

    墨老双目含泪,抽起了这把天晶玄铁剑,粗大的手指缓缓抹过剑身,这把剑剑身粗糙,掩盖了它本身的银色,而看墨老的神情,或许这里面还有些什么故事。

    杜古剑也缓缓的抽出了自己的那把黑剑,同样和天晶玄铁剑差不多,但这把颜色更为阴沉,也更为粗糙,它的剑鞘有着明显的裂痕,并非金铁制作,而是黑色的阴木,也就是俗称乌木的材质,这种材料常见于辟邪之物,甚至镇宅之用,坚硬如铁,古代常用作棺材,而这剑鞘,恐怕正是拿来当剑棺的。

    “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墨老前辈才刚刚恢复伤势,你立即就来了,不觉得趁人之危?”我冷笑说道。

    “娃子,你给他吃了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但之后我会慢慢的问你,你现在也不要逃了,我知道你从哪里上来的,也能轻易的追下去。”杜古剑根本不受我影响,拿着黑剑轻轻一抖,但剑身完全没有半点抖动,仿佛就是石头一样沉重。

    “好一把天煞玄铁剑!不知道这两把剑交锋在一起,会引来什么样的结果。”墨老双目瞅了一眼黑剑,脸上多了一分凝重:“一天,你退到后面去,我这次拼死都会保你性命,哼,只要我赢了,这件事也算是个完结了。”

    “对,但也是要你赢了我再说。”杜古剑阴笑着,嘴里却默默的念起了咒语:“别路青虹天外小,荒剑流影血中迷,活杀剑,血影迷天!”

    墨老也没有半点迟疑,快速的拿出了一张黑符,同样迅速的念咒起来:“运剑不觉秋叶落,残梦时见巻云飞,九剑道,晓梦飞剑!”

    这杜古剑用的是真正的活杀剑,而墨老用的则是和王珞婴的九剑道,看来杜古剑要么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高人,自创了活杀剑,要么就是活杀会之间存有分歧,活杀会和九剑门也是并在了一起,弟子也是随意走俩种不同的路。

    墨老那把剑顿时白光萦绕,嗡嗡的震出一片片白色的血花,空气在附近骤降!

    而杜古剑那边,黑色的气息芸芸而出,周围红光大放,身影变得迷离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能变成血魔,屠杀一切活物!

    我连忙退出了外面,这两个老人根本不会听我的,我也无法去拖延时间,只能由着他们决斗而已,那把天煞玄铁剑和天晶玄铁剑,加上王珞婴的那把冥河古剑,应该就是三大活杀会至宝,现在我全都见过了。

    轰隆!

    杜古剑和墨老的剑气就跟两波浪潮,汹涌的碰撞在了一起,我脸皮给剑气刮得生疼,只能又退了一步!

    两人的实力,都停留在半步地仙的程度,这一战,也不亚于外婆对战李剑臣了!

    “三涂鬼道离天开,封雷灭雨正其时,鬼道,炼狱血途!”这次我也不管他这么多,反正也没说我不能进攻,我拿出了一张黑符,沿着中指划破到了手掌,殷红的血液顿然流的手上都是!

    我一巴掌就印在了黑符上,黑符猛然的吸收起了我的血液,随后在表面冒出了一个个血泡来!

    嗡!

    一个黑色的圆形能量忽然出现在了杜古剑的身边,这让他脸色一变,恶狠狠的看着我!

    “小辈!你找死!”杜古剑大怒,狂吼着长剑往周围一刮,轰的一声我的黑色能量就给他劈的一干二净!

    “嘿嘿!干得好!”墨老大喜,原本对撼的剑气这时就扫向了杜古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