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4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先兆
    左手抽出了黑剑,右手的血涂抹在了剑上,霎然间,我浑身黑气沸腾,如同喷泉般溅射而出。而受到连携的黑符飘了起来,在空中无风自动!

    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来,我往左右看去,旁边剑光闪烁,如黑暗中的花火,让人感到惊心动魄。

    “悲风戾雨三更髓,天怨鬼怒荡人魂,天一道,魂飞髓散!”我把最后的咒语念完,周围的火花原来越多,我身体的压力骤然减轻,然而体内的道统之力却有些不堪重负了!

    阴阳眼中,黑剑此时散发渗人的黑光,二分四,四分八。很快就数之不尽,周围的细密剑格给接连挡住,而黑剑还在扩散,往杜古剑那边疾飞而去,墨老已经撑不住了,浑身都是血,他手中那把天晶玄铁剑根本挡不住杜古剑的攻击。

    活人剑每次使用都有剑气护体,现在剑气一破。立马承受无穷无尽的剑格攻击,墨老仍然不甘心,护体的罡风在身体中挤出来,不断抵抗侵略过来的剑气。

    杜古剑那边还是黑暗一片,不见人只见剑光,两张黑符就需要两倍别人的法力,而对道统自身的理解,要求也十分的严苛,除非和我一样身具几种道统,或者高级别施展这类法术,否则已经和外婆一样。有作弊的嫌疑了。

    地仙终究是地仙,优势还是相当明显的,墨老根本就不能抗衡对方,以前输了,修为寸步未进,现在刚刚恢复又逢大战,这杜古剑几十年里一直在进步,已经踏入地仙之列。他能打得过就见鬼了。

    努力的挤出力量后。我的魂飞髓散数量密集无比,如同龙卷风一样扫向了墨老那边,恰如是救兵到来,墨老顿时轻松下来,摸出了一道黑符,但符纸才拿出来,他一口血就狂喷而出,面色灿灿发白。

    我心中一凛,这是反风的迹象,他本身经脉不畅,或是堵塞,或是败坏,就算仙草再厉害,也不能立刻的进行弥补,这就造成了现在的逆反状况,再这么下去,恐怕不用杜古剑杀他,他自己都会因此而死。

    操持法术的我对旁边的宋婉仪使了眼色,冰雪聪明的她如何不懂,连忙丢出了一枚仙草给墨老,墨老拿了仙草,吞入了腹中!

    啪,这么一分心,我体内的道统之力似乎有崩开的迹象,吓得我脸都白了。

    墨老那边力量开始恢复,阴阳眼中,败下阵的气息因仙草磅礴飘起,他不停歇又念诵咒语起来。

    黑烟散去,杜古剑的身影出现了,这个时候,他浑身上下全身剑伤口子,脸上阴沉得可怕,活杀剑,不愧是只进攻不防御的剑道,墨老对他的伤害并不是没有,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

    我也连忙吃下一枚仙草,心中暗道这战似乎还真的能打赢!

    然而就在我也准备摸出鬼道黑符的时候,鬼道的道统崩了,原本因为借法鬼道而被迫扩充到极限的道统之力,在这一刻居然有了消散痕迹,不再是一条完整的形状,脱离了另外的六道道统,形成一颗颗的黑色颗粒!

    内视过后,我脸色铁青,不过这难不倒我,总比失去一位亦师亦友的墨老要好多了,道统没了可以重修,媳妇姐姐不会怪责我,况且鬼道没法子用,我还有阴阳道统,还有巢祖道统,只要借来鬼道的法术就行!

    “一天,你不要再逼自己了,也不要再想着救我了,我本来就是半个死人了,浑浑噩噩一辈子,就算是要我去做鬼,我也不会去的……我不想,也乐意不起来,我的心太累了……你还是快走吧。”墨老叹了口气,生出了誓死之心:“仙来剑往弄溪月,幔帘绿水声潺湲,九剑道!仙剑弄月!”

    “想死容易,想要做鬼,却难,墨师兄,我的剑下魂飞魄散,不留点滴,当年仇怨,当年的情分,就在这一剑中化作烟云吧,落日断鸿歌声响,故月衰草何时穷,活杀剑,断鸿哀歌!”杜古剑长剑快速在地上划着什么字,一张黑符丢出,那符纸活了似的跟着剑走,霎时间,整个黑夜里剑转成空,居然在他手中消失不见。

    杜古剑双手一点,我眼前一花,就仿佛看到场景的变化,阴阳两隔,剑响不绝!

    墨老这一剑也颇为奥妙,剑招几乎同时使用,效果却也相得益彰,两人身前身后,全都陷入了一层层能量形成的景色中,乍看去,宛如两位巅峰侠客,要做生死一别,但两人的剑都已经不见,不知去往了哪儿!他沟广巴。

    “天令灵灵地令明,阳灵冥冥阴灵鸣,天一道!天地阴阳!”鬼道的法术,终于让我用七倍的真正天一道统施展而出,这一刻,我只觉得眼前一花,几乎所有道统全都嘣的一声分散开来!

    这不是‘鬼道’,而是所有道统凝聚而成的‘天一道’,虚无飘渺里,我的身体和我的思想结合在了一起,因为道统全都成熟不住炸裂之后,所有的道统就散成了一颗颗大小不等的珠子!

    我整个脑子如同要炸开一般,而心脏也剧烈的跳动起来,砰砰砰的声音,就跟打鼓似的!

    七倍的力量,即便是让所有的道统毁灭,我也在所不惜,只要能打败杜古剑,只要能救出墨老,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轰隆!

    那边,两把巨大无匹的剑影瞬间交击在一起,天地炸响,两人前方的地面瞬间凹陷了下去,无数的砾石飞出,划破他们的衣服、肌肤,但这两位疯狂的老人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的轰击对方的防御!

    清醒过来的我浑身冒着血花,原本凝聚起来的伤痕,这下子又炸开了,道统都散了,但我的法术却借来了,是以真正的天一道借来的法术!

    霎时间,不弱于他们的法术力量从我手里涌现,原本在我手中的黑色的纸符,给我一甩之下,残影立即分散了开来,整个如同扇子一般!

    我学着外婆的手法,就同浪花一样把这些天地令书推出,眨眼间,这些天地令书全都给拨乱了,黑色的漩涡吞得乱七八糟,我再也看不清任何的东西!

    轰隆!

    当那一个个黑色的空间,宛若蝌蚪夹带尾巴游向了杜古剑时,我也才看清了眼前的场景,立即控制这些天地令书攻击杜古剑!

    但这才施法控制,喉咙顿觉腥涩,忍不住嘴角溢出鲜血,而脸上跟着一阵冰凉,腹中却滚烫如火灼烧,竟在这个时候,我反风了!

    身边的惜君担忧得团团转,顿时哭了起来,还好宋婉仪聪明伶俐,在我口袋中摸出了一枚龙魂仙草,直接塞到了我的口中!

    这一张口,一口血全喷在了宋婉仪的脸上。

    咽下了仙草,反风的效果压了下去,我体内的道统却因为兀自去狂嗜这股龙魂仙草的力量,而争相大战起来!

    道统不断的因为控制天地令书而分散,也因为龙魂仙草的补充而重组,表面痛苦的我,内里也承受莫大的痛苦!

    轰隆隆!

    一连串的爆炸后,杜古剑给我的天地令书冲撞到,炸得他神情都是愕然,要知道一般入道期法术已经伤不了他了,只有黑符以上才能对他产生影响!但我刚才施展的黑符法术,并没有让他感到威胁,所以一直就没打算躲避!

    可现在,这股猛烈的力量却让他察觉到了危险!

    还在争斗的杜古剑立马想要退后,但墨老一边狂吐鲜血,一边大笑起来:“哈哈哈!活该呀!杜古剑!这趟你要完了!要完了!活杀会!就要从这世界上抹杀掉了!”

    嘭!

    两人的剑光再次交接,这一下,杜古剑因分心防御,再也抵御不住这股恐怖力量倒飞而去,撞到了四小仙道观的围墙上!

    我松了一口气,而正是这一松懈,所有道统的力量又再次集合了起来!

    恐怖的凝聚力,让七种被打散的道统重合了!这一刻,并不是七股拧成一条线,而是直接融合成了黑色的一个圆!

    道统在刚才的破碎重组后,居然结合统一了!全身上下因为经络相扯变得无比难受,但我心中却是兴奋的,这是悟道的前兆!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墨师兄,虽然有你弟子的拼死相助,但你总算也是赢了我,不过很可惜,你终究逃不过要死的结局!而这个结局,就是现在……”

    就在我兴奋的这个时候,忽然一股只属于那个阶层的猛烈能量从墙壁中爆射而出!这黑色力量,犹比黑夜要漆黑!

    我面露恐惧,而墨老也同样如是。

    眼前,血流满面的杜古剑,正缓缓从废墟上站起来,恢复全盛力量的他,傲气凌云,宛若天神。

    地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