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4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青天
    “哈哈……你也不过如此,打不过就要恢复地仙力量,这岂不是说你若非地仙,也就是个渣渣!?”墨老张狂的笑着,随后扭头却看向了我:“一天。这一次我要用我最后的绝招了,多少能够抵抗下这老小子,嘿嘿,他不会按约定行事的……从他出道开始我就看出来了,所以你还是趁现在快逃吧,不到自己能力足够的时候,不要去招惹他!”

    “不行!我已经联系上老祖婆了!她一来,我们就安全了!墨老!你是我师父!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心中一凉,眼泪差点就溢了出来。

    “呵呵,师父么……”墨老抬起头,不知道想到什么,老泪竟憾然而下:“我没教过你多少东西,也没教过你做人道理,更帮不得你什么……净是想要吓你,给你出馊主意呀。这也是师父?我墨长恭何德何能……”

    “那也是师父!”我大声说道,看着墨老泪眼婆娑,心中实在不好受。

    和他接触并不久,一直是开始的追逐吓人,到后来的随意点拨,还有再后面的现在,不顾一切的往前,为我开辟道路。

    “遗言留与不留。其实本无所谓,不过你晚年才收了这么个弟子,倒也是件奇事,你说完了么?说完就最后看一眼这个令你厌恶的世界吧,然后回忆往事种种,烟消随云散去吧。”杜古剑手持天煞玄铁剑,一步步重于泰山的朝着我们走来。

    “我是厌恶这个世界,难道你就不厌恶么?大家都一个样子,半斤说八两干什么?你杀我全家老幼,不过是因为当年一桩小事,却让我尝尽世间痛苦。呵呵,有时候想想,真想生啖汝肉啊,可惜,我资质却差了你一些,但现在,恐怕我死之后,你就要陷入源源无尽的报复了。活杀会要死光。你,也会死!我的弟子会亲手拿剑戮去你头颅!”墨老也是嘴毒心辣之人,但他心中却有一方绿洲,藏着一颗人心。

    “呵呵……哈哈哈……有意思!可没机会了,这一剑,我便能斩草除根,将你们的头颅带回九剑活杀会!和你的师父放在一起,到时候你师父,你,你弟子并排一桌,何等壮观!”杜古剑轻笑着,手中的剑在手中一扭,这剑立刻顺势旋转起来,一张鬼画符一样的狰狞银符出现在他手中!

    看似锋利的符纸一甩,夹带剑气的划破开他的中指,随后杜古剑朗声念咒,双目精光如剑射出:“血萍飘沙未遇时,此剑并无故人知,落日断鸿歌声响,故月衰草何时穷,活杀剑,无穷剑灭!”

    地仙符剑法?

    我怔住了,最让我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老祖婆没能赶来,而对方却不再忍耐,改用地仙最强的绝招来对付墨老和我!

    “杀鸡用牛刀,也就你这畜生干得出来,我的妹妹……我的家人,又有什么反抗能力?却皆为你们活杀会所杀,以后活杀会就是活杀会,杀妇孺,杀凡人,所以不要再带上‘九剑’二字了,难道不觉得侮辱了我九剑儒门的道宗么?”墨老死志以生,根本不打算去躲,或者去逃,一张黑符停放眼前,笑道:“一天,以后这个日子,随便给我上柱香,酒也上一点,我当年可嗜酒得很吶,罢了,现在戒了,戒了……遥想当年,我墨长恭酒剑不分家,潇洒行天涯,对了,话说我还没和你喝过半杯酒呢……”

    “酒还能喝!”我赶紧要过去要用飞步或者阴阳令带走墨老,结果他大手一伸就抓住了我的衣领,摇头一笑,把我掷出了很远的地方。

    “走!莫回头!”墨老大声轻喝,随后手中的长剑往地上一掉,如唱怒歌一样吼起来:“弃剑寒泉清涧里,扶琴飞鹤白云间,九剑道!踏剑随风!”

    那剑丢出后,在地上一震,荡起了一**的剑痕,随后竟飒然飞起,旋转不停,墨老身形一晃,脚点腾空长剑,随手两指前伸以身化剑,由如天翔飞鸟,带着破空的剑气冲向了杜古剑!

    杜古剑的地仙剑我已经看不清了,看向他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世界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见,恍然听到他那地仙剑咒,早已震撼不行,这就是地仙的力量!

    嗡!

    嗡!

    嗡!

    剑鸣不绝,眼前的一切都陷入了灰色,墨老宛如驾剑飞翔的闲云野仙,冲入了云中,却再也不见了……

    “师父!师父!!”我双目赤红,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血泼得满地都是,墨老从头颅以下的身躯都不见了,杜古剑提着他的头走出来,一路血掉个不停,他脸上却带着残酷的笑容,那把天煞玄铁剑也已经还剑入鞘。

    墨老在地仙的剑法下魂飞魄灭了,什么都没剩下。

    我颤抖着,只觉得浑身冰凉,但牙齿仍因愤怒咬得咯咯的响,我不愿意离去,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打赢一个地仙!

    杜古剑没有立即杀我,缓步走向了前面插着的那把剑。那是墨老留下的天晶玄铁剑,也是代表九剑门的剑。

    “轮到你了,娃子,我的剑很快,所以你要忍着点,有时候头颅分开身体时,那一瞬间的疼痛,也会很痛。”杜古剑阴笑着说道,缓步走向了我。

    “还不快逃!”媳妇姐姐忽然的出声提醒我,我在痛苦中醒悟过来,飞步踏出了两百多米!

    而符纸再次刚到手中时,身后一股冰凉剑气兀然间传来,回过头确认,杜古剑此时寸步未动,只是沉声笑着,站在原地死死盯着我!

    我赶紧又是一个飞步,可剑气仍无影无踪一样追着,我惊得魂飞魄散,可他明明还站在原地,剑气却像是附骨之蛆一样跟着!

    “逃吧,再逃远一些,这样一来,当你头颅落地,你的身体再回来捡的时候,岂不更有趣点么?”杜古剑阴森森的说道。

    我心中恐慌,摸了下头颅,并未有给切掉的痕迹,但心中仍惶惶不安,传闻有飞仙,一剑飞出,千里之外取人头颅,不知是不是真的!

    “头没掉!还不逃!?”媳妇姐姐喝破我的迷惑,我更不敢呆了,又是一个飞步,回头时距离杜古剑更远了,对方已如黄豆大小!

    又是两百多米过去,而这个时候,杜古剑动了,嗖一下就破空而来,速度就跟狂风一样的快!

    黑云冲向了我,媳妇姐姐也忍不住的又提醒了我一句。

    可我现在已经施展了浑身解数!只是我该怎么逃!逃不掉了!

    想象自己头颅忽然落地,身体还要往前逃一段,跟杜古剑说的那样回来捡头颅,让我心生恐怖。

    嗡嗡嗡!

    一阵阵的破空声忽然附身而来,我万念俱灰,只等自己头颅掉地了!他沟肝扛。

    “结束了。”杜古剑催魂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魂都要吓掉了!

    “祖婆!”我大叫一声,飞步又踏出了两百米!

    “逃不掉了,就跟你师父一样!死!”两百米对地仙而言根本不算什么,顷刻而至!

    “是么?老婆子怎么不觉得?”

    忽然,一个声音由远到近,话音刚落,已是近在咫尺了!

    白色的人影嗖的一下,拦在了我和杜古剑的中间!

    那人一身白衣,头发雪花一样的洁白,背对我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手中拿着一叠青色的书折子,上面古朴的写着‘青天卷’三个大字!

    这宝物无时无刻不散发柔和的青光,像是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让人一看,就觉得它远比天煞玄铁剑这类宝物厉害得多。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