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4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愤怒
    “祖婆!”我眼里衔着泪光,老祖婆从几百里的地方赶来,无论她是怎么来的,应该都是历经万难,毕竟说过不会再出山了。这次为了我不远千里,足见她一言九鼎。

    “嗯,看来你招惹了个了不得的家伙,到一边去。”老祖婆淡淡的说道,手中的青天卷一抖,青光顿时飞扬而下,仿佛一汪泉水飞流落银!

    我赶紧的逃到了一边,怔怔看着老祖婆抖出青天卷,心中患得患失,如果老祖婆能够来早一些,墨老就不会死了,那是我的剑法师父,他一死,往后谁教我剑法?

    “青天卷!你是夏家谁人?!”杜古剑吃了一惊,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警惕!

    地仙碰上地仙。为了能够全力以赴,杜古剑手一甩,墨老的头颅咕噜噜的滚到了草丛里,我心中一痛,飞步就到了那边,把外套脱掉,双手把墨老的头颅捧入了外套里面。

    眼看老人家死不瞑目,我泪眼迷离,亲手替他合上双目:“师父。此仇若是不报,我这世人就不做了。”

    “撒手!”杜古剑看我要抢走墨老头颅,剑气一横,一道灰蒙蒙的气体就冲向了我!

    “哼,小辈焉敢!”老祖婆冷哼一声,也是一阵灰蒙蒙的能量在青天拘抖了出来!

    杜古剑不敢轻敌,居然收回了气体,迎向了老祖婆!

    哐!

    忽然没来由一声钟响。哐当一声,杜古剑就倒飞出去,撞到了一颗树下,把树直接给撞得拦腰截断!

    “青天鼎!果然厉害!”杜古剑抹去一口老血,颤巍巍的站起来,刚才的伤痕现在又迸裂了,身上全是血,不过却并没有认输,站起来长剑一横,一张银符就凭空飞来!

    “既然想死。那就留在这里吧。”老祖婆冷冷的说完,一张银符也夹在了两指之间,兀然间,空中隐隐传来了雷声,大雨磅礴下了起来。

    就在我呆立的时候,周围就已经浓雾一片了,的杜古剑剑招也没施展出,怔怔的看着身前身后的浓雾。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随后剑招发出后,不知道往哪边攻击,总之左右前后全都轰了一遍!

    地仙的力量很恐怖,地表全凹陷了下去,不过老祖婆却消失在了浓雾里,我抱着墨老的头颅,左右看去,但自己也迷失了方向,正准备叫老祖婆现身,她却已经到了我身边。

    “你受苦了。”看着我浑身的血迹,老祖婆轻轻的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我不再言语。

    我怔怔看着墨老的头,心中沉痛无比:“祖婆,我师父给他杀死了……”

    “唉……玄门生死皆常事,看开点吧。”老祖婆叹了口气,伸出了白皙的手,擦掉了我眼眶旁边的泪痕,随后整个人又消失不见了。

    杜古剑还被困在浓雾里,但等他一平静下来,老祖婆已经到了他身前!他吉央号。

    杜古剑恍然不知,就好像和老祖婆根本不在一个空间一样!

    嘭!一阵钟声后,杜古剑再次倒飞而出,这个时候浓雾也消散了!

    杜古剑挣扎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在青天卷下,他竟然没有抵抗之力,看来地仙要不是有强有弱,那就是这宝物太过厉害了,不过显然后者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好利害的宝物,今天杜某栽在你手上,他日必定让你们儒门夏家偿还!”杜古剑一口鲜血呕了出来,随后如子弹一样往后逃离!

    “没有下一次。”老祖婆阴狠的说道,随后也消失不见了,紧接着浓雾四起,到处都看不见了,浓雾里面不断响起钟声,剑响,大战之激烈,恐怕是我想象不到的。

    我不知道结果怎样,但老祖婆不愿意他下一次来报复夏家,那必然会对他下死手,如此一来,杜古剑就九死一生了。

    轰隆!

    轰隆!

    几次更为猛烈的炸响后,烟雾才渐渐消散,地仙的战斗,果然看得云里雾里,和青天鼎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青天鼎里播放的影像,龙都跑出来了,如果我已经地仙,那这里更为恐怖的影像或许就会呈现出来。

    老祖婆朝着我走来,虽然刚分大战,但身上却一尘不染,可见她综合的实力远比杜古剑要厉害。

    “祖婆!杜古剑死了!?”我连忙问道,如果死了,我必将其拿来祭典墨老,这是我人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师父,然而却未曾和他相处太长。

    “没死,到了地仙,就没那么容易死了,好比你现在,不也有多重的保命绝招么?不过刚才我已经用青天鼎把它肉身和魂体双双击伤,他也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老祖婆说道。

    “我知道没有那么容易将他杀死……”我喃喃说道,心中失望可想而知,不过杜古剑有多厉害,我自己都知道,就是在同阶里,他也是翘楚,连师父都承认他的厉害。

    “到了地仙这一层次,实力的差距也是很大的,不过更大的,是身上携带的宝物,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就使用我给你的符纸,一旦使用,势必会是无法解决的大麻烦,好在我带了青天卷来,要不然还真不一定能打伤他。”老祖婆叹息道,她当然知道我的失望,所以才详细解释,如果换了平时,她或许一句话都不会跟我说。

    “多谢祖婆来救我,夏家我不认任何人,除了瑞泽哥还有你。”我感激的说道。

    老祖婆神色不再凝重,但也并没有舒缓:“想不到你现在还没悟道,就已经招惹了这么厉害的敌人,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你了,经过了这次,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这一战损耗了我不少的法力,我得回去隐居去了。”

    “祖婆,我这里有龙魂仙草!不但能够提升入道期修为,对于内伤,法力恢复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我连忙摸出了几颗龙魂仙草递给老祖婆,真心希翼她能够恢复如初,毕竟帮了我这么大忙,多少能补偿也要补偿点。

    老祖婆有点感到,但也无奈的摇摇头:“地仙有地仙的活法,这些常态的东西虽然珍贵,但对我们却算不得什么,龙魂仙草……你取的名字吧?留给你自己,或者自己的朋友们吧。”

    听老祖婆的口气,我就知道这东西对地仙根本没什么用了。

    “老祖婆,那……”

    我话还没说完,老祖婆就打断了我:“去好好埋葬了你师父吧,往后我也不能轻易出手帮你了。”

    “好吧,那……”在我还要说点什么的时候,老祖婆瞬间消失不见了,留下心中空牢牢的我,想起忘了说再见,只能隔空喃喃道:“老祖婆,一路平安呀。”

    “嗯。”

    一阵幽幽的声音不知远近的传到我耳中,让我愣了一下,看来这是千里传音呢。

    深夜,给老祖婆招来的冰冷雨水打在了四小仙的道路上,包括玄丹门所在,此时此刻也一片狼藉了。

    墨老的尸身已经碎成了血水,沿着雨水流淌进了田地里,浇灌着这荒芜不知多久的土地。

    我拿着阴阳令,准备借道下阴间,但这个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我心情不悦,但上面显示的是夏姑姑的,我心情又是一紧,那天她离开,给我存了这个号码,但一直未曾打来,现在这个时候打来,难道夏姑姑出了什么事情?

    接通了电话,夏姑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祖云来过太极门,借走了我们太极门的至宝,掌门受伤闭关,这次四方道门大会会由我带太极门的弟子去参赛,你在那边小心点,我怕祖云很快就会去你那儿。”

    刚赶走了豺狼,又来虎豹,我咬咬牙,心下愤怒。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