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4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应劫
    “姑姑,我会小心祖云的。”现在我并没有对付祖云的办法,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不能因为他要来就寝食难安吧?

    “好,他们这些地仙也不至于会对你们出手。毕竟地仙也有自己的组织,如果扰乱了世界的秩序,总会给惩戒的,我只是要提醒你一下而已,先这样吧。”夏姑姑宽慰道。

    “好的。”我挂了电话,就准备借道回阴间。

    玄丹门的大门却开启了,连庚和赵合慌忙的跑出来,虽然这有些不合时宜,但我仍耐心的等他们看看要说点什么。

    “夏小子,唉……节哀顺变,老夫我刚才是想要过去帮你的,可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要不然……”连庚看了一眼我怀中的头颅,唉声叹气。

    “连前辈,你也不必这样。玄门之中的仇杀实属平常,今天我师父死了,明天我自然会讨回公道。”我回了一句。

    “天哥……我跟你下阴间吧,上柱香也好,既然墨前辈想要喝酒,我和你在他坟前喝个痛快好了。”赵合看我闷闷不乐,知道我定然是要喝酒的,他刚才已经听到了墨老说的话了。

    “嗯,那就来吧。”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和连庚寒暄了几句就下了阴间。

    还阳道里,韩珊珊和苗小狸、黛眉、李君敏、齐暖暖都来迎接了我,而闻讯赶来的还有王昌和,裘不凡等悟道的高手,赵昱和荆云在外大战,并没有回来。

    看着我抱着一颗染血的头颅,众位都不再吭声,都知道是我重要的人。

    “这是我阳间的师父墨长恭。刚才大战力竭死去,魂飞魄散了,唯有头颅留了下来。”我淡淡的说着,走向了洞府后山那边,找了块半山坡的地方,让鬼将挖开,然后把头颅埋在了里面。

    找了块青砖,我拿出了掌门金剑,潦草的刻上了‘恩师墨长恭之灵位’后,烧香开始祭拜。

    墨老早有死志。只不过漫长的数十年里,因仇恨迷惑,因此并没有打算轻易死去,现在有了我这个弟子继承衣钵,发誓给他复仇,这才生出了拼死之心,并且死在了仇敌的手中。

    地仙,这是何等高山仰止的目标。不到地仙,能不能打赢杜古剑,我并不知道。

    看到墓碑上的铭文,我拿起了一瓶好久,倒在了地上,而自己拿起了杯子,一口酒就灌入了肚中:“师父,我……我陪你喝酒来了,你不是说没和我喝过酒么?现在你得偿所愿了。”

    赵合也端了一杯酒倒在了地上,自己拿了一倍也灌入腹中:“前辈,方才小子无能,躲在了门后,虽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让师父给拦着去不得了,哎,我对兄弟不好,不能两肋插刀,那是不义,你的仇算我赵合一份!”

    我知道知道当时的情况不是赵合和连庚能控制的,所以并没有怪责,换成是我,又能好到哪儿。

    拿了几簇香火,点燃后插在了坟头。

    鬼和尸类都不烧香,所以只有韩珊珊和苗小狸、廖氏兄弟、龙十一和他的弟子们上了香。

    我和赵合在坟头那边喝得酩酊大醉,我由鬼扛回了洞府,赵合自己则回了阳间。

    第二天一早醒来,惜君和王胭又和我睡了一晚上,我晃了晃脑袋醒了醒神,洗脸后走出了洞府,回忆昨晚的事情,赵合曾经说过四小仙道观那边的地即将收回了,毕竟四方道门大会即将召开,玄丹门的丹药也供应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希望我找人接收一下。

    黛眉和齐暖暖昨晚一直在旁边陪酒,也顺便说起了最近一段时间阴间发生的事情,阴间的货物供应也结束了。

    看我精神了过来,正在外面等待的李君敏和黛眉结伴而来。

    “掌门,可醒酒了?”李君敏有点忧心的说道。

    黛眉似乎兴致也不佳,我察言观色,说道:“我已经没事了,师父已经魂飞魄散了,埋着的不过是我的念想而已,逢年过节烧香祭拜就是,该去做的事情,总是要去的。”

    “嗯……但我们来,不是为了这事情。”黛眉有些难过的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有什么事情就说罢,我还撑得住。”我皱了皱眉,但这几天俨然不好过,黛眉这么吞吞吐吐的,没准真是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是关于太上掌门的事情,消息已经有回馈了……弟子们打听到消息,太上掌门陨落了……”李君敏难过的说道。

    南宫师叔死了?

    我震惊得难以自抑,这位半步鬼仙的修士,居然轻易就死了,想起了孙婆婆我赶紧又问道:“孙婆婆呢?孙婆婆没事吧?”

    “孙师叔在那一战中,也相聚陨落了。”李君敏低声说道。他医豆划。

    “怪不得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原来竟是这样的结果……”我心中难受,颓然坐在了洞府门前的石凳上。

    李君敏和黛眉都没立刻走,似乎等我消化和谐消息。

    “消息确切么?可有亲眼见过的人?”我仍然抱着一线希望。

    “很可靠……因为是丘师伯亲口对弟子说的,丘师伯也曾经亲自去了一趟十方大海,遇到去探知消息的弟子后,顺道说起的,丘师伯说是到了附近,已经能够算出个大概了,准确率至少有七八成。”李君敏说道。

    “嗯……知道了,那师父去了哪儿?为何这么久了都未曾回来?”我问起了黛眉。

    黛眉撇过了脸,很是难过的表情,我心中顿然一凉,没来由一阵悲伤,难道师父出事了?

    “老师渡劫鬼仙,死于天劫之下……”黛眉嘤嘤的哭起来。

    我如遭雷亟,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惜君和王胭已经醒来,揉着眼睛走出,两人正巧听到这话,鼻子抽了两下立即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师父在众多鬼里面是异类一样的存在,无论是谁都要称呼他一声老师,也都得到过他的指点,恩情远非一般可比。

    宋婉仪和其他的家鬼都相聚聚拢过来,听闻这些事都抑制不住悲伤,江寒更是嚎嚎大哭,惨不忍睹。

    “师父渡劫失败,是谁人的消息?周围可有其他鬼替他护法?有亲眼看到应劫失败的么?”一次次的打击,让我瞬间浑浑噩噩起来。

    “是百顺爷和阿母前辈来的消息,现在他们还在客房那边休息,说你醒了就去叫他们。”黛眉说道。

    百顺爷和阿母的消息?

    众鬼一听是两位前辈带来的消息,哭声更是响了,我双目一红,两行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师父居然真死了,那以后水镇的路该如何的走?少了一个智者,也少了一位良师。

    在黛眉的带领下,我去了旁边的会客厅,阿母和百顺爷所谓的休息也就是喝喝茶吃点东西而已。

    看到我来,风尘仆仆的百顺爷和阿母都朝我点头:“来啦,酒醒够早的。”

    “百顺爷,阿母,是我怠慢了。”我加快了脚步。

    “你外婆那边消息也确认了,现在在引凤棺的活阵里面,但不知道为何,我们却无法联系到她,只能感觉到她的那股力量在里面,现在有个擅长监视的小兄弟在帮忙看着,有动向会通知我们。”百顺爷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喷了出来,战斗的时候这股浓烟厉害无比,但现在却没有半点威力可言。

    “孩子,你外婆那边的引凤棺还破不了,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怕是没有地仙或者鬼仙的能力,不好进去呀,如今多方的势力都齐聚,阿母也帮不了你咯。”阿母和蔼的说道。

    “阿母,不要这么说,你们辛苦了。”我客气道,然后问起师父渡劫的事情。

    “唉,节哀顺变吧,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踏足鬼仙谈何容易?”百顺爷叹了口气。

    在我最失望的时候,阿母又安慰道:“其实我们是看你师父太厉害,就退得远了,只是等了一宿都不见他出来,正常情况,他该回来才对吧?”

    “是呀……所以才说是应劫失败了,我们后面回去找了,但实在没有找到,孩子,你知道的,这意味着什么,所以也不能抱着希望不放吧?”百顺爷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