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5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水涧
    “茜茜,你先走吧,我这里还有点事,你先休息吧,通宵达旦对女孩子皮肤不好。”我有意要支走赵茜。

    “好。天哥你小心点。”赵茜看了一眼李破晓,明知道他来意不善,但还是听话的离开了。

    “夏老魔,你做事不经顾虑,凡事随己喜好,借刀杀人一事,我几经验证已忍无可忍,我今日要和你在清水涧死战!”李破晓冷冷说道。

    我冷笑一声:“李破晓,你什么时候也婆婆妈妈了,学会验证调查了,呵呵,我也不怕说,借刀杀人之事就是我做的,但这九个人,哪个是善茬?哪个手底下没几条冤魂?”

    “休要给自己开脱!夏老魔!现在就去清水涧吧,一战定此胜负。我知今日太青门定要站在你这一方!你若是条好汉!这一战定生死如何?”李破晓皱眉说道。

    “也好,看来你悟道后迫不及待和我一战了,不知道你三把剑厉害!还是我的两把剑强些!今天就和你用剑技对决!”李破晓用的是乾坤剑道,我用的是九剑剑法,也该是时候验证自己的所学了。

    悟道迟迟没有结果,我心中总是憋着一口气,剑道的对决,总是能够把战意抬到巅峰的状态,生死间的领悟,我和二师傅对战杜古剑的时候就体验过了。

    “请!”李破晓说了一句,就朝着后山清水涧那边走去。

    我听不到半点客气,周围的弟子也有看见的。只是现在离着开会还有一段时间,大家并没有在意我们两人的行径。

    跟着李破晓,迅速的绕道清水涧,之前在赵茜的提醒下知道了位置,但现在李破晓的速度太快,几乎是眨眼就窜出了好远,我也不得不谨慎的用飞步跟在后面。扔页杂才。

    到了清水涧的时候,弟子已经给甩个干净,天还没大亮的环境下,昏黄的光芒让人感到这里静怡如仙境。

    同样,也让人感到压迫感。

    一尊巨大的道宗像就矗立在陡峭的山壁上。高达数十米,上下布满了爬山虎,而太青门道宗的身边,一半是山岳,一半是流水,使我一见。也不禁啧啧称奇。

    “埋骨此地。便是我俩宿命!”李破晓拔出了红剑,脸色晦暗了下来。

    “呵呵,是你的宿命!”我没有半点的害怕,悟道期,其实也不是不可战胜,我如今的道统之力是寻常修士七倍,对付李破晓绰绰有余了。

    拔出了黑剑,我重重吸了口气:“来战!落日断鸿歌声响,故月衰草何时穷,天一道,剑破日月!”

    “好!朱龙衔火飞天来,剑逐邪魅何处存,乾坤道!斩碎虚空!”李破晓也深吸一口气,他站在了道宗的右边,我站在了左边,两人持剑而立,同时拿出了黑符!

    不同的是,我们一个悟道,一个却是入道大圆满。

    李破晓和别人不同,不看修为,只看对错!

    黑符拿出,浑身力量一瞬间就抽去了三成,丢出符纸的同时,身边立即剑气纵横!

    历经一个月的力量沉淀期,我的法力和之前二师父对阵杜古剑的时候比,上升了近倍,不过施展九剑门的剑法,仍然感到很吃力。

    李破晓晋级悟道,对黑符的运用却远比我熟练很多,剑法也相当的老练,一出手龙吟阵阵,一只红色的火龙卷轰然从他的红剑上飞来!

    在我真正面对乾坤道剑法时,总能感到一阵烙热和窒息!

    我的剑招也施展而出,周围一层层的剑气相聚形成,落日残阳,黑白交替,随后剑响不断,毫无征兆的形成了破碎日月的剑道,斩向了李破晓的朱龙!

    乾坤道的剑法讲究攻守兼备,而九剑道和活杀剑各有不同,我用的是活杀剑的剑道,虽然未曾改良,但剑法的犀利,应该能弥补防御的不足!

    轰隆!

    两招对撞在了一起,我心中顿然一滞,从来也没想到这朱龙竟厉害如斯!轰击之中,李破晓的火龙一瞬间就破了我的防御,而我的落日残阳同样轰碎了他半只朱龙,直接朝着他撞去!

    “呔!剑破!”李破晓红剑往岩石上一插,嘭一下就扎到了地面,前方顿时一阵火星龙卷,将我的落日残阳轰得粉碎!随后,他迅猛无比的拔出了白剑,朝着我一指:“愿将神威现真剑,斩尽天下不正神!乾坤道!真剑戮仙!夏一天!速速纳命来!”

    我心中一滞,想不到他剑招如此凌厉和连贯,嘴里念叨几句,立马黑剑一指:“灭!洪流!”

    李破晓剑招再出的时候,我也用洪流灭掉了他残余的剑招,丝毫没有犹豫的把黑剑入鞘,随后拔出了掌门金剑:“孤荷几过江上月,流年空度剑中霜,天一道,流霜雪剑!”

    这招是九剑门的剑法,所以用掌门金剑最好不过!

    一个月的时间里,两把剑都给我解析了原理,掌门金剑适合用九剑门的剑法,攻防兼备,游刃有余。

    而黑剑适合活杀剑,剑法罡强,一往无前!

    掌门金剑映出一轮波涛,随后剑上覆盖了淡淡的寒霜,紧接着越来越重,很快形成了一道恐怖的寒霜剑气,哐一声和李破晓的真剑戮仙对劈在了一起!

    轰隆!

    剑和剑的硬碰硬,让我立刻气血翻腾,只感到力量在这一刻显得脆弱无比,换成是普通的悟道期,恐怕根本抵挡不住我一招。

    但李破晓就是那么神奇,乾坤道的剑法远比一般的道法要厉害许多,这一招的对抗,我瞬间就给剑气击中防护,震了下就飞了出去,撞在大石头上,一口鲜血就这么没征兆的喷了出来!

    李破晓也没想到我只有入道期,竟能施展两次黑符法术,他没有给我的寒霜剑气击退,但身体的表面却覆盖了一层淡淡的冰霜,袖子一甩,嘭一声才把冰霜给整个震碎。

    他面色有些苍白,嘴角含血,显然也受了影响!

    “想不到你仅仅入道,竟已有这般的修为,我今日怎能留你继续作祟人间!巽风煌煌雷飞起,大道独舞怒不停!乾坤道!怒雷无停!”李破晓白色的剑嘭一下插入了地上,抄起了红剑,快速引着黑符在空中旋转,随后我茫然站起的时候,天空已经怒雷不休了!

    “有……有点意思……”我丢了一颗龙魂仙草到嘴里,嚼碎,随后剩下的法力全都调动了起来:“剑歌载酒多同醉,飞花风急落烟霞,天一道,碎月烟霞!”

    我嘴角一扬,低声唱着剑歌,周围顿时落花片片,迷雾蒙蒙,剑气盘旋而上,剑花周围到处都是!

    雷电也跟着一道道落了下来,李破晓整个人就这么腾空而起,换到手的红色宝剑往我身边的护体剑气上指点,瞬间雷亟不停,打得周围的水,石头,树木全都给翻了上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中了一道雷亟,整个人脑子忽然嗡的空白一片,居然就这么麻木当场!

    而我的剑招同样也奏效了,眼睁睁的看着飞在空中的李破晓倒飞撞在了瀑布里,轰隆一声水响,他像是断线的风筝,滑到了水底下!

    噗通!

    “呵呵……想不到你竟能……”水面并不深,李破晓很快站了起来,把红剑插回了后背,直接拔出了乾坤道剑,嘴角露出了冷笑:“我以为你会在前面两剑中倒下……没想到还能承受得住,那试试乾坤道剑吧……地煞所指乾坤动,天罡有命万剑来!”

    我给雷亟打中,手和脚突然凝滞和动弹不得,可一听到天罚道剑,本能就醒了过来!

    手中哆哆嗦嗦的把黑剑插入了后背,拔出了金剑,我嘴角想高声大笑,却颤抖着嘴笑不出来:“哈……李破晓,你悟道后可不一般……那老剑奴教了你什么?”

    “自己为何不试试?”李破晓回答完,把剩下的咒语也念了出来,随后那把乾坤道剑嗡一声出鞘:“剑来!乾坤道!天!罚!道!剑!”

    我双目一热,知道应该是血液冲脑了,法力的消耗让我有点难以为继,毕竟仙草效果并不能一瞬间就发挥出来。

    不悟道,和李破晓对决,仍然是道坎!

    拔出了黑剑,我抬头望着站在水面上的李破晓,长剑划破手掌,如拔剑似的,让黑剑染红我的鲜血:“这一剑,不是你死,必是我亡!血萍飘沙未遇时,此剑并无故人知,天一道,无!穷!剑!灭!”

    李破晓横剑而立,背后巨大的乾坤八卦高速旋转,手中的乾坤道剑化剑无数,争相从乾坤八卦中飞出,直接冲向了我这里!

    清水涧的水也瞬间给我染红了,水面在我念咒结束后,剧烈的旋转起来,仿佛冒着血色的泡泡!

    “住手!快离开!”媳妇姐姐的声音忽然从身体里传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