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5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悟道
    “不!绝不离开!”我低声呐喊,双目在红色的清水涧里,映衬成晚霞一般的颜色,低头看向双手,仿佛全沾满了人的鲜血!

    而抬头时。嗖,一道天罚道剑轰然落了下来,从我的手边穿过去,咚一下扎入了水中,炸开了一汪水波!

    又是嗖嗖的声音,在我眼中如同慢动作一样,不断的冲击而来,这一刻,我的剑招发动了!

    轰隆!

    “杀杀杀!”我狂吼着,黑剑疯狂的朝前方斩去,血萍飘洒得前面雾蒙蒙的!周边的石头,受惊躲在石头下的浅滩螃蟹,全都给劈成了血雾!

    砰砰砰!

    遇到血影的物体,没有悬念全给剑法震碎,不愧是将二师父一剑杀死的剑法,虽然是前奏。但已如震惊天地一般的可怕!整个世界都是红的,就像是修罗地狱!

    李破晓运转天罚道剑,眉心已经拧成了恐怖的川字,他对我的恐怖剑招也愤怒了,背后的乾坤八卦旋转更快,就跟机关枪一样扫射下来!

    “呵呵……哈哈哈!李破晓!死吧!死吧!死吧!”我的剑丝毫不停,而他的天罚道剑不断的从我身畔飞过,护身的剑罡不断给李破晓的剑气洞穿,身体好几处地方已经给洞穿过去。

    我感觉体内忽然生出了无穷的剑灭之力,红色的力量甚至渲染到了我丹田位置的黑色球体,让外层犹如蒙上了淡淡的红云。

    “既然入魔,那魔头!受死!”李破晓怒喝一声,再次引来天罚道剑。这一次,乾坤八卦数量更多,射出的剑气如同密密麻麻的针锥!

    李破晓踏步前进,我也往前又进一步,两人仿佛都已经忘却了生死,以死相搏!

    一路的互相逼急,让原本就脆弱的防御剑罡渐渐溃散,而李破晓那边同样也承受巨大的压力!

    嘭!砰砰砰!

    剑气互相撞击,互相湮灭,再互相生出,搏击!

    直到一声透过身体的剑响,我才忽然感觉头脑一阵的昏眩,这股猛烈的力量直接震断了我的思维。让我整个人倒飞而出!

    “哇!”李破晓同样也惨叫一声,承受不住我的无穷剑灭之力撞飞了出去。腹中不知为何,也多了一个血色的窟窿!

    我撞到在了一块巨石上,眼睁睁的看着太青门道宗的巨大石像,身体抽动了下,但脑海忽然的清醒之极。

    李破晓一只手捂着腹部,一手拿剑支撑自己从道宗石像脚边站起来,这才站起,狂流下来的血液和即将漏出的肠子差点潮涌出来,他的手快速打了一个咒印,一张符纸贴在了上面,这才止住了伤势。

    我缓缓的看向了肺部,一个不亚于李破晓的血口子正在缓慢的弥合,这是仙草正在发挥作用。如果不是有龙魂仙草,我早就已经死了。

    刚才那一剑无穷剑灭,几乎让我进入入魔的状况,而李破晓那一剑,让我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我内视一下,丹田里的红色迷雾消失,但却留下了一层灰蒙蒙的东西,看起来如同乌云一样。

    “天一道,固魂!”我给自己加了一道定魂符,贴在了伤口那里,这次决战,李破晓已经用生命来拼搏,包括我也是一样。

    但无穷剑灭我不敢再用,活杀剑会强行抽取潜藏的力量,激发心中杀意,让人越战越勇,和我以往的,以压制心魔为主根本就背道而驰,所以再厉害,这招都不能再用!

    媳妇提醒我,也是怕我入魔吧。

    “道气归宗剑诛仙,真灵忘我何有生……”李破晓喃喃的念着咒语,拿出了一张黑雾,白剑和红剑已经归鞘,而天罚道剑在手中挽了一个剑花,噗的一声,他喷出一口迷离血雾,将剑和符纸再次引导起来:“乾坤道!吾剑诛仙!”

    我手中的黑剑支撑自己站起来,拔出了黑剑,两把剑在手后,同样咬破了舌尖,往双剑喷去,霎时间两把剑给道统之力引导,发出炙热光辉:“弃剑寒泉清涧里,扶琴飞鹤白雲間,天一道!踏剑随风!”

    两把宝剑往身边一丢,一张黑符咬在口中吐了出来的,两把剑嗤幽幽的在身边乱转,直指李破晓!

    一瞬间,我浑身轻飘飘的,如同踏浪而行,而两剑破空,冲向了李破晓!

    李破晓一手拿乾坤道剑,一手凝剑指点向了我,嗡嗤一声在我眼前消失不见!紧接着前方剑气凌厉,金光漫天!

    我这里的剑罡承受着李破晓的恐怖打击,宛如在疾风中的飞鸟,摇摇欲坠,不过我的剑法是二师傅墨长恭最厉害的剑招,一出手断无走空!就算是杜古剑,也不敢小觑!

    一转眼,我已经飞到了道宗石像这边,而这个时候,我两眼一翻,脑海忽然一阵空白,栽倒在了水中!

    呛水后,我猛的挣扎起来,而身上此时已经给鲜血染红,挣扎爬向了旁边的石头上,我剧烈的喘着粗气,摸着身上见骨伤痕,冷笑出声。

    二师傅的九剑道和活杀剑完全不同,擅长防御的同时,在攻击上也有不弱的表现,这一剑我伤势比上一次要轻,而李破晓,恐怕绝不会承受得了我这一剑!

    然而还没等我回头,媳妇姐姐就拉了我的衣角,我冷汗也跟着冒了出来,因为此时,一把黑白长剑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李破晓摇摇欲坠,头发披散在肩膀上,身上全是血窟窿,双目明明就不断往上翻着,却仍本能的要来杀我。

    “老魔,今日这里是你葬僧地!”李破晓喃喃的说着,嘴角微微颤抖,长剑迅疾无比的扎向我的心脏!

    “住手!”

    嘭!

    我躲避不急,乾坤道剑直接扎入了我的身体,从前面直接贯通后面!

    惨笑一声,想不到给剑直接洞穿身体,居然会是这样的感觉:“李破晓,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哐当!

    不知道谁把乾坤道剑打飞,我脑海中一片空白,而随后耳朵里嗡的一声,一幕幕回忆如走马观花般闪了过去。扔广扑技。

    回忆往昔种种,媳妇的音容,外婆的慈爱,伙伴的追随,就这么快速的闪了过去。

    人说死前会想起过去自己所作所为,以及一切不想失去的东西,然后等这些回忆全都过一遍后,才会真的死去,所以我本能的想把自己的回忆拉长,这样自己永生在回忆中就不会死去了。

    可事实好像也由不得我吧?

    很快回忆就转到了黑龙皇帝,金龙皇帝那边,双方大战毫无终结的迹象,战鼓隆隆的响着,仿佛催促我的战斗。

    一时间,我觉得浑身胸口杀意不歇,直想要拿剑再战,可我却太累了,竟想这么沉沉睡去!

    “天哥!天哥!”

    忽然,我的思绪又回到了清水涧里,瀑布下,水滴像是溅到了我的脸上,让我忘却回忆,可不想终止回忆,也不想就这么死了的我,依然不敢醒来,直到忽然整个人被包裹在烙热的水中。

    “天哥……天哥……你不要死好不好?大家都等着你去保护……都等着你来守护呢,你就这么死了,我们怎么办呀?呜呜……”女子把我拥在怀中,紧紧的捂住我的伤口,那梨花带雨的容貌,真像是赵茜呀。

    可赵茜说她不会哭了,她发誓她永远不哭的。

    “为什么还要哭……我一直会保护你们呀……”我问她,胸膛那边顿然一痛。

    “天哥!天哥!呜呜……天哥,你醒来了……”赵茜把我拥在怀里,担惊受怕的神情惹人生怜。

    “老魔……”李破晓的声音低沉的从赵茜身后传来,他手中拿着染血的乾坤道剑,狰狞的脸上,此刻只有要杀我而后快的表情。

    “你滚开!你才是魔!你们乾坤道都是魔!你维护的道门道义,其实都是一己私欲!一念固执!就是想要杀死天哥而已!却不想正是这样的人一直在为了世间苍生努力,为了保护伙伴,为了保护大家,一直甘愿背负着恶人的罪名!如果不是他,大家早就死了!你不想想,血云棺是谁破解了的!这么多危机,都是谁去解决的!难道是你李破晓?是乾坤道?还是谁!然而你李破晓就没有被他所救么?若不是天哥救你?你又怎能行侠仗义?如今你翻过却要杀他,你不是魔,天下谁敢称魔!”

    轰隆!天空骤然雷霆万丈,大雨仿佛应景一样倒了下来,清水涧到处都朦胧一片!

    赵茜把我的手挂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想要把我救起来,躲开李破晓的追杀。

    “魔,是否魔,正,是否正,皆天道定数,我只除魔,世人评说,不入我心。”李破晓露出淡淡的苦笑,一步步朝着我和赵茜走来。

    他浑身散发着的汹涌蓝色气浪,濒死才爆发的潜力、威压感,都强大得让人窒息,赵茜一手红嫣指着李破晓,一手扶着我后退。

    大雨和伤势让我几乎睁不开眼睛,垂头看着李破晓时,回忆里闪现的,却是当年黄袍道人要杀惜君那一幕!

    这一刻,复仇的杀念,求生的**,保护的责任,逐道的信念,都让我恍然一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