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6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加人
    “看来你道运不错,恭喜你,悟出属于自己的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以后没事,就别再提剑杀我了。”我无奈的笑道。

    “嗯。从今以后,我虽然不能保证不会杀你,但也会在详细的调查取证之后再来找你,剑能解决得了生死,却解决不了对错。”李破晓坚毅的回答,丝毫没有放弃对我孜孜不倦的追逐。

    后面那句从他口中说出来,委实难得,不知道是不是点化他的那个神秘人,不过这不关我的事,我耸肩道:“也好,只要能够多想想,那我就能轻松好多了,说罢,这次找我来,不光是为了这事吧?”

    李破晓想了想,说道:“除魔卫道。是乾坤道的责任,我一直奉做人生格言,至于之前借刀杀人之事,我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缘故。不过暂时没其他信息之前,我不会轻举妄动,而你既然入了南方的道门,希望往后在四方道门大会上,为我南方道门做出表率。”

    “我会的。”我点头回答,眼前的景色壮观秀丽,让人觉得天地造化的可怕之处。

    我和李破晓并不是什么挚友,只是竞争的两个人,彼此没有过多的话。

    现在他真悟道之后,实力肯定强大得不行,当然,我必然也不会比他差了吧。半个小时无言的看云海后,我告辞离开了云岩,按照和孙心平的约定,我还要去后山院子那边。

    回到了院子,孙心平坐在太师椅上看书,见我换了一身衣衫,还悟道回来,惊得差点掉下椅子:“哎哟,我说是谁呢!居然都悟道了!还换了一身的好皮囊回来!啧啧,厉害呀!”

    “嘿嘿,孙前辈真会说话,我这趟有所得,全凭前辈指点,要不我还闭门造车,未必能够真正的悟道。”我笑道。

    “好!会说话,我那指点当然是最好的。常人想要得到我指点可不容易。你知道的,来来来,咱们泡茶喝,我那几个老友,马上要来了。”孙心平忙拉着我叙话。

    我院子里拿了茶叶和茶壶,开始给孙心平泡茶,太青门能够成为南方道门第一大派,底蕴之强足够让我咂舌的,天一道虽说给他老人家封了一级道门,表面和九大道门平起平坐,但底子实在薄弱得很,还是要跟老一辈相互交流交流。

    我泡好了茶,孙心平就拉着我开始讨论悟道后的情况,我一一说明之前和李破晓的大战,以及率先入魔悟道的事情,孙心平目瞪口呆,表示这情况似乎比较少见,当即拿出了一些古籍,告诉我悟道之间的关系。

    这假悟道并非是悟道,只是正常的走火入魔,会给魔心占据心神,然后嗜杀擅杀,最后堕入魔道不可自拔。

    我的情况弄明白后,我又把李破晓的情况说了下,毕竟这家伙太诡异了,居然能够在入魔之后还能真悟道成功。

    顺便还说了太青门的苍茫林里有人点化李破晓一事,顺便还说了道宗分魂看我悟道的情况。

    “哎哟,你小子,我怎么没见过?太青门的老神仙就是我孙心平,一山不容二虎,我怎么就没见我卡在悟道那些年,有啥神仙来指点我?我看你们是悟道悟傻了吧!”孙心平以为我骗他,一个爆栗就打在了我额头上!

    “前辈,你别动手呀,再来一次我就不管老弱病残了,非要揍你一顿不可。”我怒了,捂着头气呼呼的道。

    “臭小子,你先骗我的!”孙心平和我混熟了,已经彻底转化成老顽童了,说话没有半点南方道门之首的样子。

    “我都说了几次了!我没说慌!你们太青门真有老神仙,比你厉害十倍!”我气得够呛,但也不能真揍他了,这老家伙都快踏入半步地仙状态了,真要打起来,未必打得过。

    “嘿嘿,你们爷俩快打起来吧,好让我也看看你们的本事呀。”正在我和孙心平说话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我回头一看,林子里走出了个年纪很大的老者,这人精神抖擞,看起来颇为精明,穿着一身黄衣,又不像是太极门的,也不知是谁。

    “黄衍,别想了,我和夏小子感情好着呢,你要是皮痒了,可以和他打一局,我绝对赌……夏小子赢!”孙心平笑吟吟的说道。

    “不要玩这招,你知道对我没什么用。”黄衍摆摆手,嗖一下就到了我身边,蹲了下来,然后往上打量我:“太极门黄衍,听过么?”

    “前辈,太极门去过,但没听过前辈大名。”我老老实实的说道。

    结果的孙心平顿时乐了:“哈哈,你这老家伙有个屁的名气,现在南方道门能说得上的,也就是孙心平而已,哪有你什么事,一边去,一边去,最多给你来杯茶,算是给你的犒劳下舟车劳顿,哼,本来还以为能来快点,帮帮这小子悟道的,但人家今天经过我指点,已然率先悟道了,哎呀,还真没你什么事呀。”

    黄衍一听,气得够呛,深呼一口气:“得,那就喝茶,听听你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说罢,黄衍老实不客气的就坐在桌子边,拿起我倒好的茶喝了起来,他对我说不认识他意见很大,不时见我看他,都轻哼回应。

    夜色阑珊,我在桌子上点了灯,今晚是几方道门的老家伙齐聚,必然是要开会的,我作为修为最低的,只能做点泡茶的工作。

    “刚来就好热闹呀,黄衍都来了,我反而迟到了么。”一个老妇人也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这老妇人白发苍苍,却穿着一身红衣,看着有些恐怖。

    “陈淑妹,你们净灵道离着最远,每次都是你最后,没想到这次来得这么快。”黄衍说道。

    “哼,是他们来的太慢了吧,孙老头,这就是上次给道门立下大功的小子?长得倒是一表人才。”陈淑妹哼道,也到了台边坐着。

    “呵呵,对,就是他,喜欢吧?”孙心平笑着,随后又道:“喜欢也不给你!”

    “啧,你这老家伙,能要点脸么?说的跟你家的似的。”陈淑妹不满的说道:“黄衍,你什么情况呀?这次四方道门大会,我们这群老的可是要去镇场子的,我心里还悬得慌呢。”

    “陈师姐,我那点实力,就别为难我了,我就是去看看,其他几家隐世道门都上天了,现在不是还得看孙师兄的意见不是。”

    孙心平顿时挺直了腰杆:“我们这群老家伙,去也是丢丢人,不过肯定也要去玩玩吧?毕竟我觉得这次就很有意思,你看看,我们南方隐世道门之前给周瑛打没了,现在轮到我们几个以前不受待见的组队上了位,而这次周瑛的孙子,也就是夏小子,却补偿性的给我们道门带来了一百多的龙魂仙草,那底下的弟子们岂不是都厉害得上天了?跟其他道门也有了一拼之力吧?我们老的一方本来就是给欺负的,但现在不一样了,至少底下孩子能给我们争口气呀!”

    “哎?孙师兄说的多好,我怎么就没想到?”一个长相很丑陋,又很胖的老者从后院那边忽然的冒了头,坐在了桌子边:“年轻一辈能胜,那我们面子上也光亮,至于咱们老一辈打成什么样,躬道么?也就几个隐世道门之间传传而已。”

    “霍伟,你也太没出息了点,要打,就要想着赢!”扔共豆才。

    “那不是,不然还打什么?都来了没?来了就商量,切磋,免得到时候去了那边,又要临时起意。”

    “孙师兄,你这次也要上场吧?那这几天,我们俩可以互相切磋,也算是提前预习。”

    三个男女老者陆续跟来,而另外第四个人却沉默寡言,颇为意兴阑珊,我认真一看,脸色都变了,是李牧凡!

    李牧凡见了我,眼睛也瞪大了,他怎么都没想到南方隐世道门商议事情,我一个悟道初期的站在这干什么。

    “我是老大,我肯定要上场,切磋也要的,但大家先坐坐,喝杯茶认下人,我这次呢,想要在我们隐世道门比斗的名额上加个人,你们看看又没可行性。”孙心平忽然的看着我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