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6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发难
    道脉常说降妖除魔,乾坤道更是如此,我现在和妖孽为伍,如果深究,逐出道脉都不过分。紫衣身为妖仙,已经看不出修为了,不过李牧凡和封君河听了孙心平叫破紫衣身份,也颇为忌惮,要不然早就出手了。

    “之前是鬼,养鬼为祸,现在是妖,夏掌门,该说点什么了吧?否则我们隐世道门这里可说不过去了。”封君河冷冷的笑着。

    他出身云门,修为已经是悟道的后期,浑身似乎隐隐有灰色云气飘荡,因为云门擅长雷法,什么时候要是跑出电光来我一点都不奇怪。

    “妖类也是天地造化的生灵,善恶也并非只有人才有,为何就不能抱着宽厚对待其他生灵之心呢?惩恶扬善,囊括的不是天下生灵。而仅仅是用在人的身上?杀生灵也是在造杀孽,对待善良的妖类,为何不能抱着仁厚之心?”我淡淡的说道。

    “一天,这些人想要杀我么?”紫衣清澈的目光寒冷了下来,生灵本能的防备出现了。

    “他们之中,个别人不理解你的存在而已。”我连忙安慰她,这世界还是美好的,总不能的一竿子全扫死。

    说着话,其他隐世道门的人都来了。看到我身边的紫衣,还有李牧凡等人的愤怒,基本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若是执迷不悟,那就启动隐世道门的审判吧,今日就将你逐出道脉!免得他日遗祸无穷!”封君河早就不能忍了,看向了净灵道的陈淑妹,说道:“陈道友,这回你应该信了吧,当时养鬼,你们净灵道早已闹得沸沸扬扬,今日他又开始养妖,净灵道从古至今,道宗的传下的教义,陈道友可历历在目否?”

    “哼。我净灵道教义岂用你来提醒,但降魔卫道,总要量力而为,不要用来激陈某动手!”陈淑妹扫了一眼封君河。

    “这世间异类相屠之事。时有发生,妖类销声匿迹,也是因时代所致,前人‘降妖除魔’的遗训历经无数代更替,皆流传至今,如今末法时代,我们这些以降妖除魔为己任的卫道者。更该遵守前人所言,而不该断在我们的时代!”李牧凡掷地有声的说道,噌一声红剑就出鞘了,这把红剑淡雅古朴,看剑柄处更是古旧不凡,也不知道乾坤道哪来这么多好剑。

    “好了,降妖除魔,本来是责无旁贷,但这位妖仙,恐怕并无祸害人间的想法,我想如果真要出事,刚才必然已经出了大事了,你看看我们太青门,不也没一个弟子出事么?”孙心平苦口婆心的说道,他看了一眼紫衣,饶有兴趣的笑了笑,引得紫衣也去瞅了他一眼。

    李牧凡深悉一口气,立刻反驳起来:“孙师兄,你重建南方隐世道门,功勋卓著,然而有些事情,做法却并不清楚,家师在时就曾言,我等道者修玄一生,本领越大,就越应正气一身,若见魔不除、见妖不杀,始终会留下祸根,却不能觉得现在它不杀人,而保证以后不杀,你看何妖生时不懵懂?哪只食人老虎幼时不如婴孩良善?”

    紫衣似乎眼中顿然不悦:“一天,这人说的是对的么?我以后也会变坏么?”

    “有我在,你不会的。”我咬咬牙,李牧凡言辞诛心,如果不是同类,怕在他眼中皆是恶人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修炼的不是什么四书五经,谁没有点见不得光的朋友?大家若是不喜欢紫衣,我会带她离开太青门,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难道凭你们的能力,还能杀了她不成?至于要把我逐出道脉之事,希望三思而后行,我自己是不会随意离开的。”

    “这世界有那么太平,还需要我们卫道者做什么!你们若是谁敢放她离开,便是我乾坤道的敌人!我会行乾坤道之道,护我道脉正直!”李牧凡既然拔剑,就不打算让紫衣离开。

    “我以后尽量不会让她离开身边,也不会在人多的地方让她出来,这也不行?”我也有些火了,紫衣看起来就那么好欺负?

    看了眼紫衣,她睁着大眼睛,确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下一刻,夏紫衣就在我面前凭空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封君河的眼前了,她手抓着对方的头颅,眼中的青光大盛,瞬间一股力量就疯狂给抽取到了她身上!

    “紫衣!住手!”我连忙飞步过去,将她一把扯下来,然而一瞬间的功夫,封君河就倒在了地上,身上力量给吸得一干二净!

    “这人想要杀我。”紫衣冷冷说道,随后又看向了李牧凡和陈淑妹。

    陈淑妹和李牧凡全都一脸惊愕,这时才明白了我和孙心平所说的并非是假。

    “紫衣,你不要冲动,他们谁敢动你,总要先过了我这关,你先休息吧。”我暗道糟糕,现在把封君河力量吸没了,以后在道脉就寸步难行了。

    “哦。”紫衣已经有些困意了,摇摇欲坠的样子,一听我让她睡觉,当即化作一阵紫烟变成了黑色的竹节。

    面对惊愕的众人,要硬着头皮说道:“各位,她本身就是无害的,也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她的能力也只是吸收别人的能量,如果不是封前辈处处针对,她也不可能会出手。”

    李牧凡和陈淑妹、霍伟眼睛何等的刁钻,一眼就看到了刚才紫衣忽然变困倦的情况!

    “呵呵,你以为一个妖仙,就能够让我们一干卫道者退却了么?隐世道门从建立开始,初衷便是卫道除恶,封君河封师兄只是直言不讳而已,却遭到了这妖仙的报复,如果人人说真话,都要受到报复打击,这世界还有什么公平正义?”李牧凡冷笑说道,随后看向了我手中的竹节:“妖孽不除,天下不宁,夏小子,这妖孽的本体,还希望你交出来,由我们隐世道门来处理!”

    “妖类敏感远超常人,遑论妖仙!封君河若没有杀心,怎会引来报复?若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个地仙!鬼仙!恐怕他早已经碎尸万段了!李牧凡,我敬你是前辈,但不要逼人太甚!”我双目寒冷了下来,这李牧凡是看到紫衣睡着了,所以准备发难了,真以为我好欺负了。

    “夏小子,翅膀长硬了,短短的时日已经悟道,换做是谁,恐怕也会嚣张得无法无天了,我乾坤道除魔卫道,你不交出这东西,就休怪李某动手!”李牧凡早就拔剑了,就差一个理由而已。

    “慢着!”孙心平连忙制止。

    “孙师兄,内乱不平,何以攘外?就让这场争端,止于乾坤道吧,若是夏小子胜了,妖仙之事就此算了,毕竟是仙,我们也拿不住她,若是李牧凡胜了,这妖仙我们隐世道门也接了,即便是烫手山芋,你说对吧?”一直没说话的余天孝拍拍老伙计的肩膀。

    余天孝为人机敏,和孙心平几乎是并驾齐驱的老人了,做事做人都让人挑不出问题。

    孙心平又看了几个老伙计,剩下的一群人互看一眼,默然点头,显然是支持这个做法的,毕竟这样能把损失降到最低,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李牧凡是老牌悟道中期的修士了,实力之强,说是悟道中期之最,能反驳的人恐怕不多。

    “连孙师兄都说你强,能力敌悟道中期,我李牧凡今天倒要试试你!”李牧凡超然事外的模样,输了是门内切磋,赢了我就要把紫竹交给他,我也就呵呵了。扔以团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