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7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阴险
    老者的出现,隐世道门彻底噎住了,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回答,这一群的老前辈,就跟孩子见到陌生大人一样的害怕。

    我心脏咚咚的跳了起来。因为我对他的熟悉。以及和他的仇恨,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

    “祖先生,请问有何要事必须您亲自前来我隐世道门?”孙心平声音有些微变,就算是隐世道门的老大,但遇到地仙,可就什么都不是了。

    地仙杀了人,只要不是太过分,谁肯去给你出头?说是有限制地仙活动的组织部门,但我可没见过,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真出事屁都不会放一个,怕躲都来不及。

    孙心平小心翼翼也就不难想象了。

    “你们隐世道门门面大,祖某来一次可真不容易。甚至借一两件小玩具,也都诸多的阻挠,哼!真以为祖某穷得到处打秋风了?引凤棺这种害人的东西。我替你们南方道门的解决它,是为了南方的大义,这些个小玩具用了还是会还回来的,结果呢,你们把我门下弟子全都打伤的打伤,打死的打死了,如果我不上来,是不是真觉得祖某很好欺负?”祖云脸上如积云一样暗了下来,嘴角弧线的微微撅起:“夏小子,奉劝你最好把阴阳令放下。这么近的距离,我只要一瞬间就能杀死你!至于你积攒下来的事,我一会都会解决。”

    我心中腹诽,别人不知道。我难道还不知道?你还真是穷得到处打秋风了,阴阳两地都在搜刮宝物。

    “祖先生,镇门宝物均是历代道宗传承,有的甚至影响门中的气运,岂能说借就借?若是一般的宝物也就算了,祖先生要拿就随手拿去好了,这些东西在外面坊市里,多少卖个一两亿都不成问题,但道宗的传承,还请祖先生高抬贵手可好?”余天孝一副恭谦的说道,现在人家是地仙,说话多少要持下礼的。扔医庄扛。

    “呵呵,所以我才说借!难道都没听清楚么?现在你们几个都能代表各自的门派,可能你们觉得我手下的弟子身轻言微,那我现在就再问一次,借,还是不借?”祖云冷冷的问道,身上恐怖的力量一下就散发了出来!

    林子里的飞鸟鸣虫全都安静了下来,四周静谧得可怕,地仙的力量,彻底把我们一干人等全都震住了。

    “祖云,人家借东西低声下气,你的借可光明正大得很,搞得别人都抢着给你借似的,都地仙了,能要点脸不?别的地仙不敢欺负,跑来这欺负我们,我都替你丢人,搞得和邪教有什么区别!”我立即破口大骂起来。

    祖云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臭小子,你数次坏我大事,阴间,阳间,各种地方,对天下大义全然不顾,还屡屡要启动引凤棺的活阵,狼子野心该当诛之,不过,念在你年幼无知,或是无心之失,祖某也就不想追究你的责任,但小做惩戒是必要的,你把手底下两把剑自己呈上来给我,往后阴间继续当你的城隍,阳间继续你的天一道,如若不然,今日可就别怪祖某替天行道了!”

    “你想得可真美,我岂会给你?若真要打来,我要逃似乎也不难。”我咬咬牙,反正我就算跪在他面前给他舔鞋,他也不会放过我,倒不如大家撕破脸慢慢扯皮,反正他的血云棺还需要我,没有我,成不了引凤棺的钥匙,我就真不信他敢杀我。

    “好!今天我就宰了你小子!那也是你咎由自取!”祖云大怒,伸出手准备念咒打我。

    “祖先生且慢!”孙心平立马就叫到,他也怕祖云要发飙,到时候真的要将一干人等一网打尽了。

    “孙心平,有什么事就快点说!说完我必然宰了这对我不敬的小子!”祖云怒火冲天,恶狠狠的看着我。

    我手里拿着阴阳令和蓝符,只要稍有异动就立刻逃入的阴间再说。

    “我们隐世道门确实没什么地仙坐镇,然而祖先生毕竟来至东边,干涉了我南方隐世道门,恐怕也也承受其他地仙的问责吧?好比乾坤道的地仙李剑声前辈,若是这位前辈不高兴了……”孙心平故意不说完,准备借力威慑一番。

    “孙心平,你是老糊涂了吧?我晋级地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做事还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祖云冷笑一声,忽然就消失不见了!

    我脸色一白,立刻也跟着消失,一瞬间就进入了缩地空间,飞步到了四百米开外!

    再捏蓝符的时候,忽然面色微变,祖云已经要追逐上来了,而他人未到,忽然我眼前一阵的模糊,似乎有一阵灰烟朝我钻来,速度快得跟闪电似的!

    “快躲!让那小姑娘出来帮你!”媳妇姐姐叫道。

    我立刻正又是一个飞步,往另一个位置移动,而祖云也再次追来,他自己都觉得难受,我这缩地术还是很让他头疼的,特别是晋级悟道之后更是如此!

    孙心平的朝着我这边追过来,连余天孝等都过来了,一边追一边开口劝导,都不想我出事。

    “祖先生冷静,何必跟一个孩子计较这些?要借东西我们可以好好商量呀!我手里也有一件跟天九符剑差不多的宝物,愿意奉上给祖先生!”孙心平脸色颇为着急,连宝物都拿出来了。

    我心中感动,但肯定不愿意停下的。

    祖云也很郁闷,我就跟地老鼠一样四处乱窜,他总是很难逮着我,但我也摆脱不了他,就跟当时杜古剑哪会差不多,但祖云显然比杜古剑遁速要快!

    “臭小子!真以为我每次都拿不下你!”这个时候,我眼前忽然又是辉光一闪,祖云就到了我身边,伸出手一把就抓向我身后两把剑!

    我正在快速念飞步,却没想到他居然突然能以这个身形加速,那冰冷的手已经搭在了我后背!

    “不是你的东西,你不能拿!”紫烟瞬间凝聚成人形,出现在我后面,一只手搭在了祖云的手上!

    “你……”祖云脸色大骇,怔怔看着紫衣一眼后,连忙要抽手离开,但忽然一阵强大的吸力就把他吸住了,吓得他嗖一下往后面闪退!

    紫衣给他扯得也跟着飞离我身边,我担心她遭遇不测,想要追上去。

    两位一个拉一个扯,周围紫气和灰气涨的到处都是,但地仙之间的斗法我们每个人都看不清楚,支觉得周围空气一阵阵的波动和扭曲,就是开了阴阳天眼都无法看出端倪来!

    又打了一会儿,旁边的树木和沙石都片片倒下,声势浩大,我和孙心平等人都不敢靠近,而很快,已经有了退意的祖云拼命摆脱掉了紫衣,出现在附近的一颗大树上。

    紫衣也停下了身形,一脸的困意,不过刚才吸光了封君河,早就是睡意冲脑,现在勉强和同阶打一架,更是困得不行了。

    而此时祖云的面色也惨白难看,丝毫不亚于困倦的紫衣:“居然请了妖仙帮忙!小子够阴险!比你外婆更甚!”

    “她要睡着了,快接住她。”媳妇的声音又提醒起我来,我顷刻飞步到了紫衣的身边,直接搂住了她,低声让她变回人形,生怕她就这么睡过去。

    “哈……那个人的气息好,我还想吃。”紫衣困乏的哈欠了下,随后就变回了竹节。

    祖云气得够呛:“卑鄙的小子,差点上了你的当!”

    “祖云,你跑得倒也很快,一般人早就给吸成人干了,嘿嘿。”我故作镇定,他是不知道紫衣吸了别人会睡着的情况。

    “哼,紫竹妖果然到了你手中了。”祖云猛然想起了紫衣的身份,直接叫破了来历。

    “南宫师叔和孙婆婆果然是你杀的!”我咬咬牙喝问道。

    “两个鬼帝,还用不着我动手,臭小子,你给我记住!我绝不会放过你的!”祖云给紫衣搭了一下手,要说什么事都没有也不可能,要不然也不会现在逃了。

    看着树顶上的祖云化作一阵白光消失,我松了一口气,而孙心平等人都到了我身边,各个心有余悸的样子。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