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7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受苦
    刚才闹着降妖除魔的几位就哑口无言了,包括刚上来的李牧凡、李破晓师徒也看到了这一幕,心情当然是复杂无比的。

    “多亏了妖仙的帮忙,要不然这趟可就遭殃了,真没想到祖云身为地仙。做法会如此的霸道!”孙心平怒斥的同时。也不惧众人意见,承认了紫衣的帮助,作风光明磊落,值得钦佩。

    “祖云现在不止是在阳间这样,在阴间也四下搜罗各种异宝,妄图借来对付引凤镇的福海神僧,然后在引凤镇开启活阵下界。”我毫不忌讳的把这件事说了出来,毕竟在隐世道门的层面,大多已经知道活阵的事了。

    李氏师徒已经赶了过来,情况也不需要多说明,都开始加入了讨论往后祖云再来的事情。

    “剑奴师叔如今闭关,不日便能出来,到时候祖云岂能如此嚣张跋邑!”李牧凡有了剑奴李剑声撑腰。说话已经不对祖云有忌惮之心了。

    众人一阵的望其项背,纷纷赞同。

    这也怪不得大家如此,毕竟道门没有能撑得住场面的地仙。如今好容易有李剑声横空出世,就算再怎么的不待见,那也是道门的人,他不会没事就跟祖云一样‘借’东西。

    “若是李前辈出关,我等必将登门前去恭贺,倒是往往李前辈不会太觉得叨扰才好。”霍伟恭敬无比的说道。

    “怎么会?我乾坤道山清水秀,剑奴师叔更是好客纸人,届时定会用龙泉神水泡茶等待诸位大驾光临!”李牧凡拱手说道。

    “神水助修为,我们早就倾慕久已,那近日可真要打搅一番。”陈淑妹连忙说道。

    “这位便是李破晓道友吧?果然一派英雄少年。和夏小友都是龙章凤姿的人物,这趟的四方道门大会肯定能够大放异彩,孙师兄,我觉得测试之事能免则免。无需劳师动众了。”黄衍连忙给自己下台阶。

    “也好,那就不需要测试了,就让他成为我隐世道门出战九人之一罢!”孙心平也要卖面子,要不然人家乾坤道凭什么保护你?

    我现在倒是知道南方道门为何比其他道门式微了,地仙坐镇的重要性实在太大,没有地仙,祖云这类人很快会欺负上门来。

    所以南方道脉事儿多,也就没听过南方佛门和儒门怎么怎么的了。

    敲定了李破晓也加入的事情,李牧凡很高兴,昨晚心事重重仿佛就没出现过,和众人攀谈甚欢,连看我都觉得顺眼了很多,还问起了紫衣的事情来,我随口说了几句就把他打发走了。

    李剑声毕竟是道脉一份子,而紫衣虽然是妖仙,却不会得到重视,因而难免这趟就成了李牧凡当家作主了,就好像乾坤道已经是道门的代言人了似的。

    孙心平也颇为郁闷连连拍我的肩膀:“夏小子,南方道门就那样了,以后还得靠你这样的人才能把住关口,免得给一些扯着虎皮当大旗的人当道了,我很看好你,尽快的修炼成长吧,以后你的成就,将不亚于任何人。”

    “孙老……承接吉言。”我颇为感动,孙心平为人爽直,虽然是个老顽童,但为人处事看得却远,也没有什么门户之见,要不然之前也不会接纳我进隐世道门这一战了。

    九人团队定下来后,孙心平布置了各自的任务,然后就让诸位进入清水涧那边模拟和切磋预演,准备在四方道门大会里,不至于太过被动。

    李破晓真悟道后,李牧凡当然大喜过望,准备检测了下弟子的实力,也有意要在隐世道门上卖弄和宣扬下乾坤剑道。

    我也抱着看热闹的心思看两师徒的剑技,切磋开始后,乾坤道熟悉的招数一一的展现而出,期间也有不少的剑技闻所未闻,当然,威力肯定不如当时李剑臣使用的,而不知道李牧凡是故意还是原本就这样,他竟只是和李破晓真的打成了平手了!

    李破晓的三剑运用更加的娴熟,一招一式都别具匠心,和李牧凡比也不逢多让,而诡异的是,李破晓身上的青光和之前比少了,多了诡异的金光,正是这股金色的力量让悟道中期的李牧凡,竟有了压不住弟子的情况!

    我心中骇然,而孙心平、余天孝两位压阵的老人也同样啧啧称奇,心中对自己的决定很是庆幸。

    我这次的切磋对手也决定了下来,是余天孝,他是天元派的镇派老祖,悟道的后期。

    “小子,我已经快要半步地仙了,你不准小看我,要不然打哭你都行。”余天孝和孙心平差不多的性格,两位都是损友,虽说话糙,但也不是要欺负我,而是要我全力朝他攻击。

    “请前辈指教!”我不敢轻敌,对战李牧凡就吃了小亏,这次对付后期,更是要小心翼翼了:“龙魂御身!”

    浑身战铠的我当即抽出了黑剑,猛烈进攻起来。

    余天孝非常厉害,身边总有一**诡异的漩涡,能够化解我的任何进攻,而这些漩涡还有攻击的效果,随时都能炸开,形成更为猛烈的进攻!

    当然,我的剑技也不弱,给余天孝带来了不可小觑的险情,让他也有些郁闷了。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你来我往,打得热闹无比,而周围的人尽皆骇然,即便余天孝还是有让着我,但如此胶着的状况仍把他们吓得够呛。

    这里的隐世道门只有余天孝和孙心平是悟道后期,而其他都是中期的程度,中期除了李牧凡,恐怕没有人肯轻易挑战我。

    乾坤道两个名额,实在太过作弊了,这趟四方道门大会结束,恐怕乾坤道会一跃回到原来李剑臣的高度,到时候我肯定要不好受了。

    跟余天孝一战,我因为法力供应不上败北了,而李破晓那边打成了平局,我怀疑是李牧凡给自己弟子造势,但也懒得说什么,切磋罢了。

    第二轮切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这次对战的对手是孙心平,孙老的法术很厉害,比穆锋白穆老前辈还要厉害,太青门不愧底蕴强横,完全都是符纸攻击的路子!

    我只撑到了第二个回合,就给漫天的符纸打飞了,虽然没受伤,但心中也骇然无比,真要实战起来,和悟道后期的差距确实明显!

    虽然打不过悟道后期,但和高手对决后,我对于法术的理解已经今非昔比,毕竟一边斗法,两位前辈也一边的给我讲解每个道法的使用过程,以及如何才能够扩大威力的同时,减少法力的消耗。

    我体会深刻,连声感谢,就这一点而言,加入道门的好处显而易见。

    坐在了太青门道宗的脚底下,我和一群中老年人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主讲和孙心平和余天孝,大家也各抒己见,对各自道法的领悟进行辩论和理解,同时也得到了不少悟道后的修为晋级经验。

    李破晓寡言少语,但论起资质来,确实比我好太多了。

    正讨论间,忽然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清水涧的入口处,领头的人正是赵茜。

    见到后面三人的熟悉面孔,我几乎热泪盈眶,这简直是这几天来最让我感到兴奋的事情,甚至比我悟道还要觉得振奋。扔医肠才。

    “喂!夏跑跑!嘿嘿,兄弟王元一来了!”远处,王元一给瘦得跟个猴子似的,我快要认不出来了,也不知道在天元派到底怎么个情况,怎么让他浑身瘦了一圈。

    “师兄!”张小飞朝着我招招手,这小子看起来好像也挺拔了许多,一身明黄色的道袍,是太极门的典型装饰,他背后也背了拂尘,应该进入了正式弟子的行列。

    两人精神抖擞,而另一个却有些沉默,他嘴角露出一抹淡笑,看着我的时候摇摇头,一副千言万语,都说不尽,道不明的表情。

    “李庆和!”我嗖然站起,越过了清水涧的小溪,朝着他们走去。

    “一天!我真是去到哪,都享受着你给我带来的影响呀。”李庆和苦笑的看着我。

    “你受苦了。”我叹了口气,看着几位跑跑里,年纪最大的李庆和,脸上多了一分歉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