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7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底蕴
    “过命的交情了,现在苦尽甘来。”李庆和笑了笑。

    “受了不少苦吧。”我知道李庆和在清微派,肯定承受了其他跑跑都难以想象的苦,毕竟人地生疏,加上我又在南方道门大会上和清微派杠上。李庆和肯定不好受。

    “夏小子。允许你早退,明日记得早点起来!”孙心平对我入密传音道。

    我朝着他点头,然后和几个跑跑一边聊天,一边的往山前走去。扔爪反圾。

    赵茜悟道了,李庆和、张小飞、王元一都是入道巅峰的状况,离着悟道都是一步之遥。

    “我们和赵茜妹子可不一样,修为没稳固,要悟道真的很难呀,嘶,我说,韩珊珊怎样了?”王元一悄声问我。

    “喂,朋友妻不可欺呀,姗姗好像也是一天的吧!”李庆和瞪了王元一一眼。

    结果赵茜举手就要打:“庆和哥!你说什么呢!姗姗姐怎么可能……”

    说完。赵茜一副要哭的样子看向了我,要让我确认这不是真的:“真的么……我在太青门的时候……天哥和姗姗姐已经……”

    “没呢,韩珊珊和我真没什么。只是她对我帮助很大,现在在阴间还阳道里工作呢,这些事怕一时也都说不完了,她和家里人闹崩了,之前是要去填棺的。”我简要的提起,结果连带赵茜等一群人都惊愕的问起了前因后果。

    我也没法子隐瞒,就从头到尾的说了,一群人听罢,都一副果然我和韩珊珊是真爱的表情。

    “当时天哥这么生气也实属正常,姗姗姐能有你这样的知己。真幸运……”赵茜委屈极了,一副恨不能给绑架的就是自己。

    说完我的事,几位跑跑也开始说起了道门大会后的事情。

    张小飞身兼两个道统,斗法方面虽然强了一般弟子不少。因此一直没有散功。

    可后来问题也多了,进境不快的事实,也限制他停留在了入道中期,后来运气突然就这么来了,龙魂仙草的引入,让各方道门都进行了一次筛选,太极门胜者前五,都有机会拿到仙草。

    一番斗法在所难免,张小飞深知自身无论如何,都很难修炼到入道圆满,所以也就投机取巧去了,在战斗中诡计百出,但总算也小有所得,以入道中期的修为,跻身前五。

    “还得多谢了夏师伯,要不是师伯肯大力扶持,给师父分拨比其他师兄弟多的药丸给我,恐怕我连入道中期都进不了,也不会有机会参加大赛,到不了入道圆满。”张小飞感激的说道。

    让他们进入中期也是我的嘱托,因为药丸全来自丹神连庚和赵合那边,几个道门都有眼界,会看我面子照顾张小飞和王元一。

    “我和小飞一样,嘿嘿,师父虽然凶,嘴巴毒,但对我极好,什么好东西我都第一个尝了,其实我应该是和赵茜妹子一样最先进入入道后期的,后来突然到来的龙魂仙草事件,打破了这优势,门中至少有五六位本来低我的师兄弟,居然和我平级了。”王元一说着,猛地吸了一口烟。

    到了现在都没戒烟,看着他发黄的指甲,庞君如老太恐怕没制止他抽烟。

    听着两位跑跑述说过程,赵茜一直微笑不语,轮到她的时候,她才说了自己的经历:“三位师父们对我都很好,我以为会在四方道门大会前达到入道大圆满,但没想到现在已经悟道了,全都拜天哥所赐,我现在知道,玄丹门能制作这么多丹药,是天哥的缘故,因为这件事是我跟着他去办的,而龙魂仙草,我猜得不错的话,也是天哥找来的,我们可一直享受他的恩惠呢!”

    几个跑跑都一副对我献媚的样子,表示对我的倾慕之情,这顿时引来赵茜一阵鄙视。

    “庆和,说说你的情况,这里你最沉默了,都受了什么苦,说说呗。”

    “能有什么苦,去了那边,年纪也不小了,所以爹不亲娘不爱的,只能沉默寡言的修炼呗,指导道长也不爱管我,由着我自己修,药物没享受到,天天给师兄弟们打劫,三天两头纳不上供,还要给狠揍一顿,嘿嘿,生活其乐无穷。”李庆和笑着说道,我们全都愣住了,李庆和自己也愣了,最后忽然淡淡一笑:“这都信?开玩笑的。”

    张小飞手抹了眼中的泪花,他当然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只是不想说破。

    王元一深吸一口烟:“唉,励志!真心励志!”

    “滚滚滚。”李庆和一脚就踹开了王元一,又道:“太师父后来来了,一群弟子争相献媚,我知道拿不上好东西,就在角落里苦修,希望能够有所突破吧……结果这道运说来就来,上厕所的时候,撞上了太师父正好没带纸,就……好吧,别那么看我,我编不下去了……反正也就是瞎猫撞上死耗子那种,接着就跟着太师父去了后山静修。”

    我们全都松了口气,看来除了我以外,李庆和是经历最悲惨和曲折的了,给师兄弟们欺负,也是因为我的关系吧。

    “然后就是龙魂仙草的事情了,当时清微派也是较量也一番,我那时候遇到了太师父这贵人,修为一路拔高,在斗法赛的时候就入道后期了,拿到名次其实也是理所应当吧。”李庆和说道。

    几个跑跑难得相见,我们一同问了赵茜太青门是否有美酒佳肴,结果赵茜拨浪鼓一样的摇着螓首,我们颇感无奈,这修道之地,怎可能有美酒。

    太青门的广场上,陆陆续续已经有其他门派的不少弟子了,这里的实力验证赛也准备要举办,接下来能不能去四方道门大会也成了关键。

    众跑跑显然信心十足,毕竟是经过大风浪而来的,至于我和赵茜因为悟道,也成了内定的人员。

    现在南方道门年轻一代由我的缘故崛起,已经有剑指四方道门大会之势,当然,其他方道门肯定也强者无数,底蕴就摆在那。

    夜渐渐来临,众兄弟分开各回门派后,我就回了后山,第二天南方道门又例行开会了,我和李破晓因为要和一群老爷老太切磋和研究隐世道门大会的事情,所以都留在了后山。

    等到晚上去广场的时候,李庆和等人全都晋级了,等待明天的赛事展开,其实能够来太青门的基本已经算是预备参赛的弟子了,只是要经过组委会的验证而已。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隐世道门的前辈们全都陆续告别了,连李破晓也给李牧凡带回了山门,准备迎接四方道门大会的到来。

    这段时间里,我和孙心平、余天孝等都成了忘年之交,告别的时候,都有各自一番惆怅。

    其他道门还在进行比赛,我和李庆和相约四方道门大会后,就从太青门那下了山,山下镇子路途遥远,还要步行一段,而直升飞机和刘达都在镇上等我。

    走了两天的路,在夜里的时候,我遇到了麻烦,深山老林中,我居然迷路了。

    这片地方有些古怪,阴风阵阵的,我一个悟道期都觉得有些渗人,知道不能再走下去,我自己飞步离开,一路还放置了好几次四小仙的破阵旗子,但仍然走不出其中。

    “夏一天,总算是等到你下山了,好久不见,还记得半年前杀我满门的事情么?希望你这次别轻易死在这里。”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深吸一口气,一时之间想起了是谁,但又觉得能拦住我的人实在不多,又因此迷惑住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