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7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平天
    “是唐珂吧?”我出声问道,摸了下魂瓮,所有家鬼都飞了出来。

    “你居然还知道我,有时候,我真恨不得你立刻就这么死掉。然而现在的我。更想慢慢折磨你!”唐珂的声音在四面八方传来,如同九幽亡灵上阳间索命。

    难道唐珂死了?

    大阵是有人布置的,如果是鬼打墙,肯定拦不住我。

    我继续想挣脱大阵,但很快发现自己仍困在原地,连缩地都不能躲过的只有一个可能,不是我没移动,而是大阵恐怕始终以我为中心。

    “江寒破阵!惜君和黑狗掩护,刘小喵和宋婉仪索敌警戒。”我现在悟道期,已经不需要家鬼的保护。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世间总有不平之事,珂儿,今日冤头债主,我不会让他杀了你全家人,还能逍遥南方道门!我清虚道匡扶天下正义。岂可让这种败类存世人间!”一个男子的声音忽然从黑暗中传来,随后一道青光忽然追我而来!

    我飞步一闪。人遁离原地!

    轰隆!

    地面立即出现了深坑,心惊的同时,眼前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青年站在了黑暗中!那青年脸色深沉坚毅,目光炯炯有神,一把青剑在他手上转了一个圈停下后,微微震了一下!

    刚才那股青光猛然又朝着我飞来,我眉心凝了下,施法召唤了龙魂御身!

    黑剑的出鞘,一张红符跟着打出,几十道追仙锁卷向了那青光!

    砰砰砰!

    连声的金铁交击后,青光弹飞到地上,竟是一把青色的蝉翼剑壳!

    “再去!”青年有些意外。但剑指一点,那青色的剑壳又化作青烟朝着我飞来,速度变得更快,破空声更是惊人!

    追仙锁在我的控制下,再次和它相击在一起,这次我感觉到青年的力量更强劲了。只不过对我并未造成威胁。

    “付师兄,这人很古怪,实力远比同级要强一些,在南方道门里是出了名的同级杀手。”青年身边很快就多了个人影,阴阳天眼看过去,还真是唐家的遗孤唐珂。

    “我已经看出来了,不过他走不出我的颠倒青云阵,我就有信心将他才从道门抹去。”青年淡淡的说完,持剑朝着我走来。

    “阁下是谁?”我冷冷问道。

    青年一身蓝色道士装,头发却是一寸来长,表情平和冷静,似乎系出名门,见我问起,他沉声说道:“清虚道付秋生。”

    “北方清虚道!”我皱起了眉,看向了唐珂。

    唐珂只是露出愤恨的表情,我并没有读出他们之间的联系,但叫得这么亲密,不是情侣也差不多了。

    “你知道清虚道。”付秋生并不意外我知道清虚道,因为这个道门实在太过出色了。

    在北方道门,清虚道相当于太青门一样的地位,属于整个北方道门里数一数二的存在,而其他三方道门跟南方道门比起来,档次又高了一步,实力天差地别,所以清虚道的名头,含金量就比太青门强了不是一点半点。

    “道友,大家同为道门子弟,为何还要同根相残?唐家的事早有定论,若是还有疑虑,何不去道门仲裁所查阅相关文献?若没有其他事,大家不如分道扬镳,免得伤了和气。”我平静说道。

    “定论?就凭借你实力强,所以才定下来的吧?那我比你强,岂不是也能定论是你的问题?唐家几百口,全杀个干净,居然就这么成了定论!南方道门,何其可笑!何等弥天大祸,居然轻描淡写成了定论!怪不得这四方道门大会风起云涌,有席卷南方道门之势,原来几个前辈们早识你们南方道门祸乱重生,已不堪成就道脉基石了!”付秋生冷然说道。

    阴阳天眼下,付秋生年纪轻轻,最多就三十来岁,竟悟道中期,而现在的唐珂也有入道的巅峰,最后一次见她,也仅仅入道而已,所以毫无疑问,一个月前她也拿到了龙魂仙草。

    另三方道门果然联合了起来,不过他说的事到底真假,还有待查证,如果是真的,那吞并南方道门也就成了大势所趋了。

    “清泉翠壁飞天际,闲云古树断连延,清虚道!飞流断泉!”付秋生快速用手在符纸上写写画画,咒语念完,纸上青光立即喷薄出无数青丝,很快速度快得眼花,漫天的清泉闲云,飞腾而来!

    正心中不禁一惊,这清虚道果然名不虚传,手法和剑术都了得,当下也拿出了黑符,念了天一道的法术轰向对方!

    “天一道!天剑长歌!”我念完咒语,无数的阴阳轮盘立即旋转向了付秋生,并射出无数光剑!

    砰砰砰!

    剑光无比犀利,每一把都比以前的天道长歌要快,那付秋生刚准备闪开,嘭一下,剑就扎入了他身边仅仅一两米的地方,炸出了一个深坑来!

    付秋生大惊失色,但他的法术也照得漫天都是,一根根头发细密的剑丝朝着我笼罩过来,想要捆住我,然后将我碎尸万段!

    轰隆!轰隆!轰隆!

    付秋生一路的急退,一路的控制剑丝缠我,周边地表全给炸翻了,付秋生这时再也不敢大意,几乎为了躲避,凝聚了所有的心神!

    剑丝所到,树木直接给缠住割倒,就跟伐木一样的手段!

    我控制天剑长歌,并不能施展其他法术,所以很快给对方如海一样多的青丝卷到,身边剑罡在摩擦下发出嘎嘎的声音,随后啪一声,竟给破掉了,不过黑龙铠很快发挥了作用,化成有形虚影,直接的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轰隆!

    付秋生给数十道的光剑追杀,终于有几道直接砸中了他本人,让他撞飞到了树上,看着身上一道狰狞的伤痕,付秋生脸上勃然一变!

    “好厉害的悟道者,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付秋生持剑横扫,劈开了最后一道剑光,愤怒的摸出了一张黑符:“晚随楚归寻梦鸟,心逐巫山不了云,清虚道!梦鸟追云!”

    付秋生手指一点黑符,那黑符活了似的就变成一直黑鸟,啪嗒啪嗒的扑腾翅膀,嗖一下就消失不见了!

    “令如虚步无踪影,游空荡尽碧落天,天一道!碧落云影!”黑符迅速在我的指法下化作青烟,我整个人也消失在了云涡,而更多的青雾也冲击向了付秋生,把他弥漫在了里面!

    飞步逃离的我,很快就给一道闪过的黑光吓了一跳,法术凝聚成这么小的一只鸟,威力如何大我不知道,但至少轰飞我没问题!

    嗖嗖嗖!

    如战斗机一样掠过的飞鸟四处冲撞着我周围的剑光,嘭!

    撞上剑光后,那飞鸟竟能直接突破而过,如同尖锥一样锋利,而我的护体剑罡,相对不过比粗布要硬一些而已!

    砰砰砰!

    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很快我觉得肋骨处一痛,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并撞在了大树上!

    啪!龙魂铠甲接下了力量后,竟瞬间给震碎了!

    “没死?好吧,最后一次攻击,你恐怕就没那么好逃走了!”付秋生脸色铁青,本来兴奋的目光忽然暗了下来,身上的衣服破了好些口子,显然要接下我的剑招并不容易。

    “收!”我冷笑一声,双手结印,付秋生脚底尚未消散打得青色云层忽然收向了他!

    一声怪叫,付秋生一跃倒退,站立时,他脸上多了一丝忌惮,两脚更是有诸多暗红的灼伤,烧伤之痛比刀割还可怕。

    “秋生哥!”唐珂快速跑来,将几乎站不稳的付秋生一把扶住。

    “现在是小做惩戒,撤去你的大阵,否则休怪我不顾道门的情面!”我冷眼看着付秋生,心中顿生杀机,要不是有龙魂铠甲,恐怕这次凶多吉少,所以别小看了这些道门大派的悟道期,总有一两个是难啃的硬骨头。

    “好阴险的招数,今天我誓杀你!平天之水深千尺,物淹沉沦不复知,清虚道!平天大海!”付秋生又念了清虚道的法术,这次阴阳天眼中,无数的力量汇聚了起来,可见招数的威力!

    抬起头,黑暗的天空这时都变色了,上方青蓝色能量波涛汹涌,我就像是置身海底一般,他竟要和我这素昧生平的人不死不休!扔乐助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