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7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怒火
    “弃剑寒泉清涧里,扶琴飞鹤白雲間,天一道!踏剑随风!”我念起九剑道能施展的最强咒语,将道统之力提升到了七倍,瞬间剑法就把力量全抽空了。

    这一剑如果不能杀他。那我就得服食最后一枚龙魂仙草!

    我拔出了金剑。手一松,两把剑全部掉落,不过剑诡异浮空旋转不停,剑鸣声声催魂,快速的冲向了付秋生!

    平天大海下,我整个人给波涛推得像是前进不了半寸,身上刚又恢复的龙魂铠甲又再次不堪重负,黑龙这次也低吼表达了不满,而防御剑罡早就破灭掉了!

    如果不是有龙铠,还真对付不了付秋生!扔乐台血。

    轰隆!

    付秋生同样运剑过来,在平天大海中,所有东西都变慢了,但我的剑招仍快得惊人!两剑法对撞在一起,瞬间激起了炸裂声!

    嘭!

    大海忽然消失不见,而付秋生化作鲜血。直接倒飞了出去!

    我看向身上的铠甲,已经淡得看不见了。斗篷中的龙游走两下,如释重负的消失不见。

    战斗结束了,我持剑缓步走向了付秋生:“看在同是道门的份上,今天我可以不杀你,不过别再来了,带着你的女友唐珂离开南方,回你的北方清虚道去!”

    付秋生吐了口血,脸上多了一丝羞愧。

    只有入道期的唐珂脸上阴晴不定:“夏一天!有本事你今天就杀了我!要不然,我已经会想尽办法报仇的!包括你想不到的任何办法!”

    “随便你,你请来的九剑活杀会,我同样会干掉。”我淡淡的回答,随后派江寒等家鬼去破阵。没有了阵法的主持,要破阵也就没那么困难了。

    我召唤了疾行鬼,坐上了棺材准备离开,回头时,唐珂已经搀扶付秋生离开。

    付秋生伤势不重,但要战斗也不可能了。我也不打算再纠缠,朝着最近的镇子赶去。到了早上的时候,我放出的十几个探路厉拐于找到了直升机的停机点,一路赶去,总算看到了正在镇郊外草地上的帐篷。

    帐篷中没人,我又沿着溪流看去,正见刘达在溪边洗脸:“刘达,怎么不进城?”

    “老板?”刘达不禁吓了一跳,回头看是我,才松了口气:“老板又跟人打架了?嘿嘿,不过应该是常事……没进城是镇上事儿多,我怕警察烦我。”

    “哦,好吧,准备下我们先回家吧,这段时间我会闭关一阵,下月初七跟我去参加四方道门大会。”我说道。

    “好咧。”刘达当即应下,匆匆洗好脸,就去收拾帐篷等物。

    我拿出了电话开机,在城郊这晃了好一会,也仍然没信号,只能再次关机,航线确定后,我们回去就快了很多,在中午的时候就到了大龙县。

    留下在雷家院子吃过午饭,我开了越野车会四小仙道观,下车后,我开了手机,这里信号还是有的,不一会就一堆的未接来电和短信提示。

    逐条看去,一条明显是九剑活杀会措辞的短信被我打开,里面写着:夏一天,我定取你首级,王珞婴。

    我摇摇头,在王珞婴终于还是要来的,只不过活杀会都是晚上出没,白天却没见过人。

    余下的几个陌生号码我不知道谁的,但也不好直接打过去,直到看到打了好几次的号码,我才会回复一条是谁找我的信息。

    安静的等了一会,其中一个电话终于拨通了过来。

    “夏掌门?”

    女子的声音似曾相识,但我一时没想起:“谁?”

    “章素离。”女子说道。

    “章掌门?找我有事?”我顿然一惊,章素离居然会打电话给我。

    “我想跟你确认下,你刚才是否和北方清虚道接触过?”章素离在电话对面情绪冷静得出奇。

    “嗯,接触过,叫付秋生。”我老实的回答,心想这才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有人通报上去了?

    “清虚道的太长老跟我们说,他死于剑伤,是你杀了他。”章素离在对面仍然平静如水。

    章素离是宁静,但我已经心情震荡,之前这家伙回去的时候明明只是受了内伤,并不致死,难道是唐珂?

    唐珂最后的留言让我回忆起来,确实心中发寒,难道连自己的小情侣都不放过?

    “我没杀他,只是给他点教训,和他一起的唐珂才应该是最可疑的。”我提醒道。

    “详细的我都已经问过了,清微派说,付秋生是唐珂的救命恩人,他们已经在一起有大半个月了,起因是唐珂在紫皇门的同级弟子里,有了矛盾,结果闹翻了,自己拼死逃了出来,这紫皇门的弟子是过分了点,我问过崔兰崔掌门了,但他说回来的弟子已经接受处理了,并没有留下任何的隐患,和紫皇门无关,那只能是你这边除了问题。”章素离解释道。

    “章掌门,会不会是唐珂为了向我报仇,所以走歪路,接机把付秋生给杀了?我这次真没下重手,可以进行尸检。”我解释起来。

    “夏掌门,你说的这些我都理解,但很遗憾,清虚道不这么认为,他们的太长老说,在驻扎地,两人在一起形如情侣,颇为契合,唐珂也礼貌待人,绝不是个能杀人的料子,而看伤口,是斗法中死去的。”章素离耐心的和我说完,随后话锋一转,道:“你小心为妙吧,我相信你杀人不需要诸多借口,不过总有其他方道脉会以此作为契机,吞并我南方道门,这件事或许是巧合,也或许是故意为之,总之对我南方道门和你天一道都是灾难,你要小心。”

    “嗯,多谢章掌门提醒,我会小心的。”我叹了口气,这唐珂简直丧心病狂,居然连情侣都杀!

    挂掉了电话,我心中不禁感慨人性果然可怕。

    刚刚挂了电话,未接来电有两个,我拨通了其中一个。

    “夏一天,你总算回来了,今晚子时,我就在玄丹门驻地等你,若不来,便血洗玄丹门!就算和你没有关系,你应该也不想一下子死这么多人吧!”王珞婴的声音透过话筒恶狠狠的说道。

    “王珞婴,你就那么想死么?好,今晚子时,不见不散!”王珞婴已经着急了这次连九剑活杀会定下的只杀九人的戒律都要破了。

    但无论真假,我都要来赴会。

    挂掉了电话,我走进了四小仙道观,因为门卫已经熟悉我,立刻去通知了赵合和连庚。

    我把九剑活杀会的事情跟他们说了,让他们暂时去镇上避难一晚上,因为玄丹门炼丹已经结束了,现在已经进入收尾阶段,所以大家都愿意接受我的提议,毕竟我给了他们不少的日薪。

    办完一切,我拿了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门口,等待王珞婴子时前来,而连庚他们撤走后,已经是入夜的时间了。

    还没等到子时,九点多的时候王珞婴就提剑而来,脸色杀机凛然,而手中拎了一个很大的行礼提包,到了我跟前后,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一个个人头,全都封在了真空透明袋子里,滚到了我面前,其他都已经有**迹象,而其中两个带着血。

    是她新杀的人。

    一看里面的头颅,我面色瞬间青白交替,愤怒冲击着我的狼,我发誓我必须杀了她!

    “够九个人了,你数数看吧,你的命,我现在不需要取了,毕竟任务简介也算完成了,只是我感兴趣的是,你现在是打算要杀我,还是让我就此离去?亦或是缅怀其中部分你的好友?”王珞婴疯狂的掩嘴笑起来,留下愕然当场的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