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8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叛逆
    我知道,现在惜君是出现青春期叛逆了。

    毕竟以身体的成长而言,对比王胭,惜君已经相当于十来岁的少女了,她的成长和别人完全不一样。是长个子。甚至是长心智那种,你现在没法子跟哄孩子一样去哄她。

    “血云棺没有五阴之体做主魂,你能够使用么?没有咒符咒语。你能解开活阵么?现在没有人有真正能够破解得了活阵的办法,南宫师叔和孙婆婆相聚陨落。这导致了我们对阵法直接失去了控制,就是作为地仙的祖云,仍然要阴阳两地的去搜刮奇珍异宝做开阵的准备工作,我们又能的如何?外婆还在活阵里镇守,哥哥也着急呀!”

    “我不,我就要去救妈妈!哥哥一定是能够救却不去救!要不然妈妈早就出来了,你骗我!呜呜呜……”惜君说完,嘤嘤哭了起来,她很想妈妈,随着记忆的一次次破解,她对于以前的事情记得更是多了起来。

    虽说我也从之前听过了她的经历。但并没有真正的设身处地站在她的角度,毕竟我确实不是她。

    “好,等哥哥给王胭妹妹换个家以后,我们就去活阵那看看吧,哥哥也想知道。凭借现在的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好不好?”我坚定不移的说道,如果一切顺利,能够开启活阵,把外婆放出来,那或许一切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连四方道门大会也不用去参加。

    至少什么清虚道的事情,我不理会都没事。

    “真的?哥哥你说真的么?”惜君愕然的问我,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真的。”我叹了口气,现在不去也不行了,看着她现在的身形越长越大,普通的红衣已经不能相衬她的身形,看着她初具雏形的身段,我着实叹了口气,等她升级鬼仙的时候,恐怕已经和紫衣差不多了。

    紫衣如何我也不需要多说了,那是能让媳妇姐姐发飙的存在,到时候惜君会如何?

    母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带着瑞泽哥、郁小雪离开那么久,到底在忙着什么?难道血云棺不过是敲门砖,她们要谋求的是更大的事情?

    郁小雪不凡我是知道的,毕竟当时小义屯仅剩她一人,连外婆都给血云棺捉去了!可带上瑞泽哥算什么?

    说是为了引凤棺,倒是能说得过去,但引凤棺在阴间呀!她们四下里乱跑,有什么目的?

    我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寻常,瑞泽哥,郁小雪……

    难道母亲有什么奇怪的想法?还是外婆本来就已经把他们纳入了棋子里了?

    “哥哥……哥哥,我的衣服小了,你看,听说要穿文胸的。”惜君扯了扯衣服,一副要我给她换的模样。

    王胭羡慕极了,看着惜君即将要发育的身段,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我重重吸了口气,看来平时宋婉仪没少教导她们。

    连忙叫洞府外的尸王把黛眉叫来,我让惜君别再抖她那清凉的衣服了。

    黛眉很快就飘来了,听说惜君要换衣服,倒是十分乐意的,但一看她修为已经鬼帝,顿时噎住了老半天。讨助坑技。

    “鬼帝中期了。”我无奈的说道,摸了摸惜君的秀发,又警告道她说道:“你就是到了鬼仙,仍是我的妹妹,辈分总不能忘,希望你和其他人也是这般,长幼不以实力来衡量,你知道么?”

    惜君看着我好一会,摇摇头,但见我表情凝固了下来,她才很不甘愿的点头了:“好吧,为了哥哥才那样。”

    惜君长大了些,已经不能跟以前那样对待了,有时候,我更需要多思考下。

    黛眉还没晋级鬼帝,就小心翼翼的带着惜君去找衣衫了,我坐在洞府的蒲团上,好半响都没恢复过来。

    王胭看我愁眉不展,就过来说道:“哥哥,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惜君妹妹也一定会站在你身边,不离不弃,你说好不好?”

    “嗯,我相信你们。”我摸着王胭的脑袋,心情稍微平静了些,拿出了血云棺,以及三本古籍,开始研究其中的置换可能。

    小铜棺虽然代表着玄门的极高工艺和水准,但和真正的血云棺相比,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等我参悟透的时候,就已经是两天过去了。

    中间有了阴气块,黑毛犼突破了鬼帝,相聚还有宋婉仪和刘小喵,连一向稳固的江寒,也因为准备工作做得扎实,一举迈入了鬼帝。

    不过因为我在闭关,所以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惜君挑选了一身深红色的衣物,仍然是她喜欢的古代款式,但她的脸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圆,更多了一种微妙的少女气质。

    “我记得你当时只是四五岁的模样呢……”时间其实并不长远,但仅仅这么短的时间,她就已经成长到如此程度了,不知道是喜是忧。

    “那哥哥是喜欢长大的惜君,还是小小的惜君?”惜君不禁好奇的问我。

    我想了想,其实大小好像也无所谓,只是从可爱转变成了漂亮而已,就说道:“哥哥都喜欢,哪有不喜欢妹妹的哥哥?”

    惜君高兴的扑入了我的怀中,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的心想这孩子果然还是惜君,或许我想得太多了,没有经历太多,怎么可能思想会成长?就算再逆天,也不可能。

    或许是因为想要见自己的母亲而已。

    这次我把血云棺转换完成,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隔着活阵和惜君母亲对话?如果可以,或许也能缓解下她的思母之情。

    “好了,惜君你先出去吧,我要进行棺椁之间的转化才行,等到胭儿能够控制自如的时候,我们就去看看你母亲。”我宽慰道。

    “嗯,我相信哥哥。”惜君说完就飘出去了。

    “胭儿,你体内的替身鬼蛊如何了?是否能够自如的替换了?”我问了下王胭,然后把血云棺放入了大阵里,等待随时进行置换。

    “哥哥,可以了,已经能够自由转换,如果出事,我一定会用替身鬼蛊替身的,你就放心给我转换吧,我一定会变得更强的哟。”王胭自信的说道。

    虽说王胭让我放心,但我还是很害怕,生怕速度太快,王胭转换不及,随后失败而灰飞烟灭。

    “一定要警惕,我宁可浪费一百只,一千只替身鬼蛊,也不要看到你消失不见!”我以很认真的表情警告说道

    “哥哥,我喜欢你,我不想离开你一时半刻……”王胭肯定的点点头,然后走过来抱着我的头,亲吻我的额头:“我不会消失的,就算消失,我如果还有思想,也会想着你的。”

    我心情一滞,但如今箭在弦上,又怎能不发?王胭对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每次转换,势必是存在风险的,一旦控制不及时,她也因错愕或者一时的发怔错过了转换的时机,那烟消云散的情况还是会发生的!

    点了香火,我把血云棺放置在了小铜棺的上方,只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王胭的骨灰已经不在了,现在唯独需要替换位置而已,至于主魂外婆,因为本身刚给我打灭,仅仅剩下的一缕的清魂,要真和王胭斗起来,绝对是打不过王胭的,所以我放心的念了转换的咒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股黑红色的能量开始缠向了血云棺,血云棺也很快就做出了回应,仅存的猛烈力量抵抗着入侵,毕竟现在血云棺尚未认主,有地仙主人存在,我也不过是个中转站而已。

    现在置换,相当于把血云棺弄成我的,而把小铜棺置换成祖云的!因此几率并不大,最多是一半左右。

    就算是有替身鬼蛊,也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

    果然,在互相交换力量的时候,血云棺啪的一声掉落了地面,红色的气焰瞬间的冒了出来!

    王胭化作的黑气虽然死死的纠缠不放,但那股力量,顷刻间就如同给拍掉的触手,猛然缩了回去!

    嗡,红色的能量一闪即逝,我知道,王胭已经用了替身鬼蛊,替换这次攻击!

    “胆敢……小子……你……”

    苍老的声音忽然的传了出来,我吓了一跳,脸色顿时苍白了不少,而让我浑身一震的是,王胭那股红色的力量又复袭击向了血云棺!

    “你不要命了!?”我惊呼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