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8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灵机
    “我要替换成血云棺!哥哥你不要拦我!”王胭坚决说道,随后缠向了血云棺的,王胭黑红色的力量由本来的试探,现在变成了侵入,只要替换成功。她就成了血云棺的主人了!

    血云棺能够帮助我太多了,王胭深知这一点。所以拼死都想要恢复原来小血云棺时的状态,她早就发现我悟道以后,修为已经难有进境了,如果不靠血云棺,光是吃的阴气块,不知道年月几何才能够晋级。

    我吓了一跳,这拼死的决心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何况是个小小的孩童,小时候开始,她就缺乏童年和朋友,受到的是不公正的人生,成了一个关在了地下室的小女孩。

    而当她出来的那一天,她给自己的姑婆用断魂锥扎死了,如此残酷的现实。本应该让她不再相信人生,但偏偏她如今相信我,想要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我心中一阵的悲哀,若是因此而让她消失,那还不如我自己来填棺!

    伸出了手,我两指快速的写了一大堆的巢祖符文,一张红符贴在了地上,嘴里念念有词后替身鬼蛊立刻连接上了血云棺!

    嗡!

    一只替身鬼蛊直接化作了烟雾。给红色的血云棺力量直接打成了灰烬!

    “小子……我要灭了你!”苍老的声音从棺椁的能量中转变了出来,声音别看邪恶。但我知道我每一次转换和替代,都会给他带来很大的消耗!

    那是棺魂!

    这就是血云棺的守护着,也就是认祖云为主的最终防线,只要他还存在,以后就算我拿出血云棺,祖云只要在附近,就能将它再次取回!

    只要将他抹杀,或者替换进小铜棺。以后才能够安然无恙,就算遇到祖云,也不至于给收回去。讨役丸划。

    “哥哥!我不用你来帮我……我就算是魂飞天外,也是自愿的,若是还原地踏步,那还要胭儿来做什么……”王胭的哭腔影响着我,让我不得不缩了下手。

    “我不要你帮忙……我要替换成功,我一定要……”

    “血云棺……值得么?为了替换这东西,即便牺牲也在所不惜么?我不需要你多厉害,变强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只想要你存活下来!”我不得不再次强调她对我的重要性。

    “我吃了她!哈哈……”血云棺咆哮着。

    棺魂有别于主魂,那是认主的东西,王胭能对付外婆那缕残魂,但却对付不了这主魂,我若不帮她,只要一两次,她就会给打灭当场,那是棺魂本能的防御!也是比小血云棺厉害的地方。

    魂中藏魂,是第一次见血云棺的时候我就发现的,那个凶神恶煞的鬼东西,若不是外婆当时拦着,我早就死了。

    而李破晓应该第一次遭遇的也是它,当时以身体做代价封印了,只是给周善阴谋的解开了而已,很可能是祖云之后知晓血云棺给人封印后,果断派了周善前去解封吧!现在祖云这幕后黑手终于走上了前台,面对的是我而已。

    李破晓为封印住它而损耗肉身,但我不是当时的李破晓,手段也不是这家伙能比的,几张符纸贴在了两个棺椁旁边,要划破了手指,在把符纸连成一条线,然后逼迫这棺魂冲出来!

    那棺魂受了刺激,立马扑了出来,这形象如白色的骷髅,张牙舞爪的要来杀我,几张符纸快速贴了上去,我带上了鬼道的面具,冷笑念起了巢祖借法,并让替身鬼蛊快速贴上了他!

    一阵能量的抽取,替身鬼蛊瞬间变成了我的形象,在我的控制下,一掌就打飞了那朝我扑来的棺魂!

    “五阴命格!”棺魂惊愕出声!

    双方瞬间又缠斗在了一起,王胭惊呆了,但聪明的他立刻前去替换主魂!外婆的主魂一看到王胭贴上了血云棺,也冒出了一缕的青烟来,结果王胭一锥子就将她给打散了!

    我自己快速的画符和刻印,念咒交换小铜棺和血云棺之间的联系!

    有了我强**力的支持,复制了我命格的替身鬼蛊发动攻击的时候,黑色的能量涌现而出,和棺魂打得难分难解起来!

    但毕竟是曾经让李破晓悟道后仍肉身破损的鬼怪,不断的吸取替身鬼蛊的生命力,很快虚影竟淡如清水了!

    棺魂也同样伤势不轻,在彻底消灭替身鬼蛊后,王胭也强行替换起了外婆的主魂!

    棺魂大怒,飞过去要把王胭打成飞灰,我冷笑一声,逼出了另一个替身鬼蛊,这鬼蛊继续变成我的形态,冲过去立刻和棺魂斗法起来!

    我现在基本上也能猜出来了,那棺魂或许就是祖云的分魂,要不然应该不会这么强,不过分魂不过是分魂,怎么能和我用鬼道面具弄出来厉害。

    很快我的替身鬼蛊就将其打灭当场,而王胭也已经灭杀了外婆的一缕残魂!

    不过情况又出现了变化,祖云的棺魂和外婆的残魂又从血云棺里出来了!竟是不死不灭的格局!

    我皱了皱眉,这也是我的意料之中,因为血云棺之所以逆天,那就是能够锁住魂体不灭,只要能够吸收到阴气,就代表着人无法消灭它。

    立刻打开了小铜棺,并趁着血云棺势弱,我强行用巢祖的开棺符启开了血云棺的棺盖,让两个棺椁的两种魂进行了转换!

    这过程自然是攻守不停,棺魂和外婆的残魂都生生不息,直到转换到了后期阶段,我才满头大汗的把外婆的那缕残魂用黑符兜住!

    而祖云的棺魂则被我强行赶入了小铜棺里,再封起了棺盖!

    做完这些,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天,我几张红符封住了小铜棺,避免那棺魂作乱后,把它收入了盒子里。

    拿起了红色的血云棺,我兴奋之情难以言喻,现在棺魂成了王胭自己,而主魂目前是空置的情况,毕竟外婆的残魂给我收了。

    王胭作为棺魂的好处是很大的,就如同以前小血云棺,想要收谁做主魂,也不过是王胭一念之间而已,

    可惜的是李剑臣的魂不知道师父带走了还是藏起来了,要不然让王胭吃了,立马就能让她施展乾坤道法了。

    王胭累坏了,一场搏斗让她魂体淡薄起来,已经在血云棺里沉沉睡去了。

    收起了血云棺,我拿出了小铜棺,细细考量了一下,就去了龙十一的工坊,想要让他模拟血云棺做个外壳,至少和之前血云棺一模一样,至于功能,只要能够发出淡淡阴气就行。

    龙十一笑了笑,知道我又有了坏点子,就点了点头:“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不过总觉得肯定是要去坑人的,那我就给你做得像一点好了。”

    “那麻烦龙老了。”我大喜过望,虽然我还没想到怎么办,但至少弄个外壳,关键时候祖云来索要,我也能忽悠一阵不是?

    走出了门,低沉的熊吼声传入我的耳中,我吓了一跳,害怕倒霉熊又怎么了,就去了后院。

    过去一看,它已经走出来活动了,庞大的身躯高大得吓人,还拖着一口玄铁棺。

    “熊哥,你怎么了?”我问道。

    “呜呜。”倒霉熊一副难过的神情,过来就抱着我的肩膀,然后坐在了地上,我不堪重负也给押得陪他坐倒,只能拍了拍它的大屁股,让他别太伤心。

    一边安慰,我一边看着玄铁棺愣了神,但很快,我就灵机一闪了。

    玄铁棺里有的是霉运,我可以从里面调出一些来,关入小铜棺里呀!这东西没等级划分,一旦遇上,当即就要倒霉,祖云绝对抵御不了,当然,就算有办法化解,那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

    想到就去做,我立刻把宋婉仪叫来,把想法告诉了她,宋婉仪平时就古灵精怪,所以换着办法和倒霉熊传达了我的意思。

    倒霉熊嘴巴努了努,一副惊愕的表情,随后也嘎嘎的拟人笑起来,看来它也快成精了。

    天一洞府的龙魂仙草还是有的,黛眉给倒霉熊也预留了一份,它醒来后,立刻引来了几个鬼将的注意,把黛眉也叫来了。

    倒霉熊太大块,龙魂仙草还不如指甲大小,听说美味,立即就丢进了腹中。

    我拿出了小铜棺,倒霉熊因为有幸运石,所以唯有它能靠近玄铁棺,当下帮我引了一团浓烈的霉运进入了小铜棺里,然后合了起来,放在了我预先设置好的小型阵法中。

    我连封了好几层的符纸,也不敢轻易放下心,又传令让龙十一把那血云棺外壳做瓷实点,至少能隔绝霉运的。

    封印好以后,我不放心的还把铜棺放在了玄铁棺里,等待外壳做好,再去动它,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做完这一切,我仍然不放心,毕竟地仙太恐怖,警惕性也强不是一点半点,就在宋婉仪劝狗熊入魂瓮的时间里,我去了趟廖氏兄弟的养尸地。

    那里现在已经不叫养尸地了,门廊上高高挂着‘研究所’三个字,走进去以后,各种科研所才有的仪器遍布四周,金色液体灌装在透明的玻璃罐子里,而罐子中躺着一副副深造的尸王。

    廖氏兄弟收到我到访的通知,带了助手过来,以为我又有什么新的指示。

    “我想要找点尸毒一类的东西,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我能想到最狠的招就这个,也不知道对祖云有没有效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