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9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讨债
    “换不了……别人不行,你外婆却可以,你看。”外婆说完,忽然我身边就出现了个紫瞳红衣的鬼帝,在那飘悠悠转着。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次外婆念咒也省了,直接把三道巩一的红绫帝女召唤了出来。怪不得外婆敢说别人不行,她却可以这话了。

    只要外婆召唤出三道鬼,进了活阵,恐怕也是要逃的命。

    况且这风不是一般的风,那是杀人的刀,连石头都能劈个粉碎!

    “果然是这样……唉,外婆,你有没有受苦?惜君很想她妈妈,也想你了,得你们带来了一大书包的食物……”只要活阵愿意,肯定是能够进人的,外婆不正是进去了么?

    不过我没想通外婆怎么进去的,暂时就把身前的背包递了出来。

    结果外婆叹了口气,说道:“惜君,你想妈妈了?”

    “婆婆,我想妈妈……呜呜……”惜君哭诉道。对于一个找妈妈的可怜孩子,唯有见到自己母亲。才是谅解一切的根本。

    我心里的难过不亚于惜君,进来守护活阵,应该也不是外婆的意愿,但好像却觉得是她的责任。

    “再等等吧,婆婆会给你保护着妈妈,等到你们真正能来的那天。”外婆提点我和惜君。

    “可婆婆,妈妈怎么了……”惜君着急的问起来。

    “你乖乖的听哥哥的话,他一定会帮你解开这里的所有秘密,如今婆婆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外婆神神叨叨的说道。

    看来还真是这样,有血云棺,还是不能去开活阵的大门,恐怕就算我提议要开。外婆也不愿意。

    “外婆,除了活阵的钥匙血云棺,我是不是还缺了最关键的东西?”我忽然的问道。

    “嗯,其实你们想要得到的。离着你们并不远,反而最不想要的,就在眼前,这么说能明白么?”外婆又继续抛出了新的问题。

    我沉吟起来,难道她说的是不要我去开活阵?那她研究血云棺做什么?我连忙问道:“不在里面?那为何所有人都要开活阵?”

    “孩子,外婆什么都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你把该办的办了,终究逃不过活阵,或许下次你来,就是破阵的时候。”外婆的神秘的解释。

    这反而勾起了我的想象,所以几乎脱口而出:“是妈妈和郁小雪么?”

    “你很聪明。”外婆在里面笑了笑。

    “既然这样,那我就知道了,外婆,我在血云棺里,把你的一丝魂髓提回来了,你看看能够带走么?”我把黑符拿了出来,心中却在琢磨,不能说,那就是怕我破坏棋盘吧,棋子都有各自的作用,不想被我推乱了很正常。

    看来现在还不是要破阵的时候,我看了眼手里的血云棺和藏着外婆的一缕魂髓的黑符,把黑符放在了书包里,然后把血云棺收了起来。讨节豆弟。

    身边的红绫帝女似乎得到了外婆的允许,抱着书包和黑符就进入了活阵,我其实也想要跟着一起进去,可结果一瞬间之后,金光一闪,红绫帝女就消失不见了。

    心中惊讶的我只能怔怔愣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天,你悟道成功了,地仙就是你往后的目标了,不到地仙就不要回来了,你眼前看到的东西,其实并不真实,一旦你达到该有的实力,或许就能够看到该看到的一切,还有惜君,你要乖乖的听话,不能任性,好不好?”外婆说完,声音渐渐小了,仿佛人远离了活阵一般。

    眼前高耸的城墙依旧挡着,完全没有可以跨越的可能,惜君见自己连母亲的面容也见不到,更连话语都不能述说,瘪着嘴嘤嘤的哭起来:“婆婆……我妈妈呢……妈妈……”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心中也颇为难受。

    “哥哥……”惜君扭过头向我哭诉,我只能徐徐安慰,说道:“外婆不说,一定是不能说,但哥哥不会放弃的,就算把整个活阵翻起来,也会给你找回妈妈来。”

    就算救不了惜君妈妈,可外婆还在里面,我总不能就这么止步不前吧?

    “一天,这又甜又香的烙饼酱怎么黏黏稠稠的?”

    正准备离开,里面外婆的声音传来了,我吓了一跳,本能的说道:“那是披萨……”

    “婆婆!”惜君又幸福的喊了起来。

    “行了,快走,外婆待在这日子其实也不好过,都别担心,惜君妈妈挺好,哦,对了,我把大猫的一根胡子拔去做武器后,还有大半截丢小义屯底下了,用大石头镇压着,解咒你会解。”

    我忍俊不禁,外婆果然还是外婆,还是爱吃和喜欢尝试新的东西,完了每次离开,还给我留下好东西,那半截云须鬼刺肯定是好东西,但我目前还没想到怎么用。

    “那好,我带惜君走了,我们很快就来。”我说着,把惜君抱了起来。

    黑兽好像颇为懂事,立即含着我们狂奔出活阵,俨然早就等着我们出去了,看来要不是惜君在,它也不喜欢别人靠近这里。

    这护主的情谊,怕就是千年也不会变的。

    在风口那边,黑兽把我和惜君放下来后,被子一样的舌头舔了下惜君,随后一溜烟就不见了。

    惜君在那咯咯的笑起来,原本流下的眼泪都不见了。

    我召唤了天棺疾行,带着惜君朝着小义屯那边赶路,这才跑了几公里,左右手那边,白衣鬼和青衣鬼就陆续跟了上来,全都一副惊讶的表情。

    随即我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遍,俩鬼都觉得奇妙,连忙问了我过程。

    我觉得没必要瞒着,毕竟都是为了外婆而来,而且百顺爷和阿母也十分担心,就将原委说了一通,然后又道:“外婆在活阵中应该不会有事,两位还是先回去吧,把消息告诉百顺爷和阿母他们就好,毕竟这里经常有老怪物要来,终归危险重重。”

    俩鬼对视一眼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分开之后,小义屯近在眼前了,我开始寻找阴气浓厚之地,或者是大石头存在的地方,可一圈下来,根本没看到相关的景物,心想着该不会是给活阵弄出的沙尘暴给淹没了。

    正想着,忽然媳妇姐姐猛扯了我的衣角:“快上去,有人来了!”

    我心中一惊,惠顾后方,果然三个人朝着我这狂奔而来,速度极快!

    坐在天棺疾行上,我并不惧怕悟道期的修士,况且这三位还只是中期。

    “哼!夏一天!你果然跑这来了!”其中一人怒喝道。

    我认真一看,这不是之前在太青门捣乱的老者么?还有另一位,明显也是之前去过太青门的!

    祖云的狗腿子呀!我心中暗想,但现在东西没找到,难道要和他们打一场不成?

    “哼,找到这里来了!吃了我的龙魂仙草,好了伤疤又来蹦跶了!”我冷哼一声,结果嗖一声,背后忽然一阵破空声和媳妇的拉扯,吓得我面色一变!

    嘭!

    地上,一把青色的长剑扎在了坑洞里,刚才要不是我躲得及时,恐怕已经给砸中了!

    两个身穿黄袍的道士从黑暗中走来,一看修为,我心中一惊,这两位中,居然有一位悟道后期的。

    五人悟道,如此阵容只有祖云才能请来吧!毕竟地仙的影响力惊人,招来茅山的人很正常。

    “你小子把血云棺还回来!”老者喝道,还伸出手一副我必然还给他的模样。

    “原来是讨血云棺的,脸皮倒也够厚,不过你们面子太薄,叫你们的祖云爷爷来拿!”我笑了笑,拿出了阴阳令,借道还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