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9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血契
    “就你还配让我们师尊来?我陈凡一个人就能宰了你!”悟道后期的老者说道。

    “血云棺不是你这小子有福消受的,还回来,留你半条命,还是你以为上了阳间就能够躲过一劫了?福海神僧已经给引去了北边了,那里有比活阵更厉害的大家伙!谁还回来管这开不了的玩意?”之前太青门捣乱的老者也帮腔道。

    “什么?”我赶紧停下了阴阳令。另一只手捏了缩地术,离开他们好几百米!

    静谧的阴间。就算隔得老远,也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哼,你居然不知道这消息,看来你阴间呆傻了,我们也是修道之人,罪障杀孽也不愿多沾上,师尊令我们取回血云棺,你就赶紧拿来!”陈凡冷笑说道,他知道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呵呵,要我还给你们也行,把北方的事情说一说呗,搞得所有人都很想去似的。”我咧嘴一笑,善意的看着他们五人。

    这五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点头,说道:“真的?也好,其实那边出现了个比活阵还厉害的凶物。大家都准备去打注意了,四方道门大会。其实只是个噱头,底下可有了不得的东西呢!”

    “说具体点!”我板着脸,光知道这些肯定不够。

    几人又互相回头,另一个人还想说,结果陈凡直接挥手就制止了:“没看到这小子逗你们玩么!七老八十了,别用咱们那套对付这小子,看此人面如冠玉,目光狡诈,便知道是油嘴滑舌之人!”

    我笑了笑,说道:“既然不说,那就不好意思了,再见。”

    阴阳令引来一阵青烟,在我遁走破界一刻。陈凡已经追到了我几十米外,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不过我仍然到了阳间!

    看着小义屯破败的景象,看着黑夜里连一只虫子都没有,我心中叹气的同时也松了口气。周围好像没什么人!

    下面通道那守了人,上面肯定要有点情况,只是不知道在哪里堵我。

    外婆说还有大半截云须鬼刺藏在小义屯石头下面,不知道是阳间和阴间,破界上来耗时耗力,下面五人也不敢直接上来,怕也知道自己一冒泡就会给我攻击。

    阴阳天眼扫了周围,发现半山腰那确实有块石头,就在外婆家后面的山上,我觉得就是石头了!

    近看时,石头上果然写着咒语,只是我没想到会这么明显。讨节鸟技。

    拿着符纸,我快速写下了鬼道的咒语,贴到了石头上,嗡的一声后,阴气顿然就散发了出来,刚才石头上是封印阴气的咒语。

    看到破咒,我召唤了吞天大鬼,把大石头搬开,石头的底部,果然一根圆柱形的切面直插地下,在拔出来后,我将其拿在了手中。

    一根胡须,竟也这么长!我该怎么处理?

    阴气很重的东西,显然制作鬼器是上上之选,当时外婆凭借前半截就打得李剑臣节节败退,这么粗一根,龙十一肯定会很喜欢。

    心中这么想,就把它绑在了天棺疾行上,准备搬回四小仙道观那边!

    “啧啧啧……我说你小子古灵精怪的上来后,为什么不立刻逃命,还在这找什么呢,原来是这鬼东西。”

    一个好奇的声音兀然从外婆家前面的晒谷院子那传来,我往底下一看,身穿白色衣服,须发尽白的高瘦老者就站在了下面,不知道他怎么就来了的我脸全白了:祖云!

    “祖云,我是古灵精怪,但你就觉得你正经了?天天跟追小媳妇一样追着我不放,羞不羞人呀?”我反讽一句。

    祖云胡子全都气得吹了起来:“臭小子,等我拿下来,一定折磨得你上天入地都不能!”

    “呵呵,你就不怕一会儿法力又给吸没了么?我看你最近恢复了一段时间也没恢复成个样子吧?”我故弄玄虚的说道,实际我根本不知道,或者看不出他现在的情况。

    不过祖云似乎一时没想起我只有悟道期,只是脸色一变,恨恨的说道:“臭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那紫竹妖吸人能量后!会昏睡过去么!真当我白痴不成!”

    “哦哦,好吧,我错怪你了,你原来不蠢的,那这次你来找我,是为了这个么?”我拿出了贴满符纸的假冒血云棺,在他面前晃了晃。

    “果然是你小子抢走了!怪不得我居然联络不上周善!”祖云冷笑起来,伸出了手,立马一股猛烈的吸力从血云棺那传来!

    我脸色一变,连忙一个缩地术就逃出了很远,而天棺疾行也背着云须鬼刺逃了起来!

    周善没了血云棺,居然果断逃了?真是个老狐狸,连祖云都敢背叛。

    看到祖云并没有追来,而是冷笑的站在了原地,我连忙贴了好几张黑符,这才稳定住了血云棺。

    祖云却仍然阴森森的笑着,忽然我耳朵那一阵声音传来:“小子,你确实有点本事,能从十万大军里夺回血云棺,不过我听说你挺护犊子的吧?水镇城隍那边……”

    我一听,顿时咬牙切齿起来:“祖云,你有什么冲我来就行,别真惹恼了我,引来道脉和儒门的冲突!杜古剑的事,恐怕你这个等级的不会陌生吧!祖婆的青天卷恐怕你也挡不住!而且你别忘了,你也是一代宗师!这么做合适?”

    “哟,我可什么都没说,你既然请我冲着你去,那我就冲着你来好了!嘿嘿!血云棺拿来!”祖云阴笑着说完,嗖一下就朝着我飞过来,这白色的身影,就跟一只捕鱼的白鹭一般!

    “别过来!不怕我毁了它么!”我立马抽出了黑龙剑和掌门金剑,剑尖抵着血云棺的盖子!

    “你!”祖云顿然冷静了下来,看来他刚才起就威逼利诱,应该是我手中有破坏这东西的武器!

    “我就知道这东西能够毁了,反正血云棺这东西也是害人的玩意,你敢过来,我立马毁了它!”咬牙切齿的说道。

    “小子,你真愿意毁了它?救你外婆,可全凭这东西了,恐怕你也不想一剑断了你外婆的后路吧?”祖云立刻安慰起我来,看我表情稍微缓和,他冷道:“说说你的条件,否则,棺椁一毁,我就算要受南部所有地仙裁决,也要将你水镇城隍打成平地!”

    我嘴角冒出一丝冷意:“祖云,你徒子徒孙也不少吧,何必和我这小辈一般见识,你确定你要这东西?”

    “哼,不要跟我打马虎眼,血云棺轮不到你用!”祖云双眼眯了起来。

    “好,东西可以给你,不过你也一把老骨头了,麻烦行行好,别再追着我不放了,我真对你没感觉。”我耻笑道。

    祖云也不啰嗦,拿出了一张地仙符,指甲划破自己的中指,快速的写了一堆小字,随后劈断自己几根头发,一并掷向了我:“我可以保证不动你的水镇城隍和朋友,不过我不能保证不动你,你小子奸猾十分,我若信你,岂不是傻子了!”

    我接过了地仙符和一撮白色的头发,上看下看,发现寥寥十几个字就把事情描述得清清楚楚,心中暗道这祖云语文水平果然不错,还龙飞凤舞的签上了名,顿时高兴了起来:“好,等我签上名字,血云棺就还你好了!”

    有了祖云的体发,还有地仙符血契约,这老小子应该不会阴我,我快速的签上了名字,这银符上的字顿时燃烧起来,随后符纸的字变成了空白,发现有效,我赶紧用他的头发缠上,只要违约就会应劫。

    银符揣进兜里后,我紧接着快速一个飞步,顺手也把假冒血云棺丢给了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