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9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吞并
    “夏一天!给你十分钟,立马把血云棺交出来!否则我们师兄弟进去,怕你就死无葬僧地了”

    “天一洞府?狗杂碎臭小子,别太得意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以为简简单单的就能够凭借地仙符,限制我们师尊大人?别忘了。那可限制不了我们!”还没走出城门口,五个祖云的狗腿子的叫骂声就从大门外传来。一副我就欠了他家东西的样子。

    “不错!今天交出血云棺,赔五十亿冥金好了,想你水镇城隍这么大,五十亿应该拿得出吧?”这个声音我听出了。是上太青门讨要东西的悟道中期,这老头最是嚣张跋邑,也最贪得无厌,和祖云简直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夏城隍,我们和你往日无怨,今日无仇,奈何你引我师尊仇视,还抢去了血云棺,今日,若是归还便算了,若不归还,可就别说我们人和你们阴司交恶了!”说话的人老气横秋,之前名字听过了,是五人的带头大哥,叫陈凡。

    吱呀!

    大门缓缓的打开。正在这时候,嗖嗖嗖的冲进来五个人影,速度快得离谱,可刚冲进了城门,这五人直接愣住了!

    “关!门!放狗!”我大喝一声,应急的石门轰隆就关上了,天一洞府的大门都分有两重,一重是正常的城门,平时都是开开合合,方便随意,而还有一重,则仿照墓地的断龙石建造的。毕竟是阴间,这就相当于墓地了,一旦事有紧急,立马就有负责大门的鬼王控制落下。

    看着我带了一大波的尸皇、鬼帝、悟道修士走来。祖云的五个狗腿子顿时瞪大眼睛,一副惊恐的模样!

    “吼吼吼!汪汪!”黑毛犼大声的咆哮,率先就扑了过去!

    “要血云棺?来,打赢了就给你们。”我冷笑着说完,一挥手,所有人、鬼、尸都扑了过去!

    我召唤了血衣,直接把惜君提到了中期的圆满程度,而其他悟道的鬼全都抬到了中期!

    倒霉熊也率先享受到了血衣的加持,兴奋无比的把玄铁棺砸了过去,轰隆巨响,五人全都面色大变的退后!

    一阵黑烟原地冒了出来,所有鬼因为知道霉运厉害,顿时不敢向前,围着五人不给逃离!

    “夏一天!你好卑鄙!居然请君入瓮!我梁飞今天和你拼了!哇呀!”上过太青门的那位悟道中期老者朝着我扑了过来!

    结果青衣鬼嗖的一下就挡在了他面前,凝聚力量,一拳头轰向了他!

    梁飞也并不是没本事,一张红符急速念咒,顿时青光冲向了青衣鬼,两者互相碰撞,竟是平局的境况!

    不过一打一有的拼,打群架,谁管得了这么多,天一洞府的势力一拥而上,一会是剑光,一会是鬼气,一会又是各种恐怖的绝招一拥而上,顿时把五个老头子打惨了!

    双拳难敌四手,那五个老头现在可遭殃了,鼻青脸肿,浑身挂彩,原本威风凛凛的淡黄色道袍,现在都成了小布条了,现在把这五个小老头带去祖云面前,怕他都不敢认人,太丢人了。

    “绑了!”我命令一群尸兵,将五人全绑了起来。

    “夏一天,你……你不是好汉!居然群殴我们!身为道脉的一份子,还勾结了尸类、鬼类!”梁飞气呼呼的说道,他脸上给苗小狸的鬼蛊和各种毒蛊蜇得浑身是伤,现在鼻青脸肿的,要不是声音,我都认不出人来了。

    作为最强者,即将踏入半步地仙的陈凡,此时此刻也找不到之前的模样了,胡子都烧焦了,眉毛也没了,狼狈不堪。

    剩下三人都盲从,要不然也不会祖云指哪他们打哪了,都一副可怜的模样,给绑起来后,五个人还勉强能站起来。

    “什么勾结尸类、鬼类,我本来就是水城城隍,道脉只是我的一个身份,你们跑来阴间攻城,我没调动大军对付你们,已经够对得起你们了!今天落入我手中,对不起,我是不会放了你们的,除非……”我沉吟说道。

    “除非什么?”梁飞顿时来了意思,这老头每次都败在我手中,早就怕的要死了,要不是有陈凡和另一个师兄在,他断然不敢来招惹我。

    “祖云现在怎样了?都老实说,你知道我的手段。”我问起了梁飞。

    “师弟!岂可低头于黑恶势力!”陈凡立即制止梁飞说下去。

    “师兄,算了吧,骨气这种东西,我们就别背在身上了,去南方道门抢劫,早就把骨气丢光了,在师尊眼里,我们当然是唯命是从的好弟子,可现在这情况,咋整?怎么都先保住性命啊?”梁飞也是胆小怕事,要不然之前就不会一招给打跑了。

    “梁师弟!请自重!若说出来,那就是欺师灭祖!我曹再兴岂会放过你!”另一个师兄脸色大变,怒意勃发!

    “别呀……那我不说了。”梁飞顿然不敢吱声了。

    “哼,本来就不该说!”剩下的两位都是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不说?那先分开关起来,总有一个人会先妥协的,谁先说出来,先和我坦白一切,就先享受到人该有的待遇。”我冷冷的说道。

    五人垂头丧气,然而还是给拉走了,分别关入了坚牢。

    祖云怎样,我也很好奇,当时和福海神僧打得激烈,但地仙的招数我一个小小悟道期也看不出来,谁强谁弱,更不清楚了。

    况且我率先逃了,后续情况怎样,也有待五人来说,所以囚禁他们也就在所难免了。

    看了下手机上的日期,离着四方道门大会越来越近了,现在就必须得启程,否则错过了时间,造成的后果也会很大。

    大狗熊憨态可掬的抱着云须鬼刺,摇摇晃晃的过来给我邀功,我拍拍熊腰,很喜欢这位兄弟。

    “大家都在,我就说一声吧,我翌日就要前往北部了,这次只带王胭前往,其他人就暂时驻守洞府好了,大会结束后,我就立即回来,研究活阵的事。”和众鬼说道。

    其他家鬼还好,惜君第一个就不乐意了,撇着嘴:“为什么留我在?胭儿都去了,我也要去。”

    “家里缺了你不成,你还是要守着家里的。”我叹了口气,这孩子会惹出很多问题,在四方道门大会中,难免要出事。

    惜君一看我不带上她,顿时急了,看了周遭一眼,果断就哭了:“我真的想和哥哥去……呜呜……带上惜君……你带上惜君……惜君要救妈妈。”

    家鬼们难免都叹了口气,为惜君这孩子感到难过,大家都或多或少知道活阵的事情。

    “一天,把这孩子带上得了,怪可怜的,都鬼帝中期了,还哭那么狠。”何金刚看惜君可爱,连忙帮腔起来。

    宋婉仪飘悠悠到了我后面,悄悄的说道:“要不也带上婉仪?晚上换衣服,还用得着我哩。”

    众鬼都愕然看着我,我瞪了她一眼,把她吓跑了。

    “主公,你一个人去四方道门大会肯定不安全,天一洞府十万多兵将和南仙剑派驻守,其实没那么多凶险,不若我们都去好了!”江寒也建议起来。

    “唉,怕别人有机可乘,会拿此作为把柄要挟南方道门。”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其他道门一定会拿我勾结鬼类的事来说事,现在四方道门情况微妙,南方道门注定要给其他道门吞并,而听说东边的道脉野心很大,祖云都掺了一脚,其他的呢?讨序叼才。

    到时候我带了这么多鬼,很难在道德制高点上占据位置,和北方的清虚道也交恶了,现在南方道门危机重重,问题会变得很复杂。

    “哥哥,我不是鬼,我真不是……你看看,肉嘟嘟的,不是鬼呢……”惜君毛遂自荐的拉着我去捏她的脸。

    我笑了笑,把她抱了起来,我不知道她的实体到底有几个人能看出来,但至少地仙恐怕不会有问题。

    关键祖云还有可能会去掺上一脚,我可就麻烦了。

    “报!刚才拉进去的那五个人,已经有一个人打算供认不讳了!城隍高招!”一个尸兵跑来报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