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96.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星夜
    “好,是梁飞吧?”我很快就想到了梁飞,刚才他就想要投降了,这梁飞没准还是祖云亲戚,这么像。打不过就逃,要么直接投降了。

    “是的。他就叫梁飞。”尸兵沉声说道。

    我点点头,打算先去处理这事情,至于惜君能安慰就先安慰,实在不行,带上也没法子了,毕竟引凤棺也因她而起。师父不在,我也不放心她留下,没准会出点事情。

    到了还阳道的研究所,那里有单独的房间,尸兵带我到了专门关押犯人的房间,周围阴森森的氛围让我陡然一冷。

    看着坐在牢房中半裸的梁飞,我让守卫的尸兵都出去了:“梁前辈,改把事情说出来就说罢。”

    “夏一天,你确实阴间势力庞大,听说还有数十万大军分布在南部周边,要不是知道你的军队在打仗,我们也不会单独前来。你投降吧,跟着我们师尊。其实也算是找到一座大靠山了。”

    我脸上一寒,笑道:“梁飞,你如果只是想消遣我,我可以把你抽魂出来,再拉去过一趟孽镜台,有罪就拉去过一过油锅,若是没罪……是不可能的,总之结局都差不多,当畜生我觉得不适合。做我家鬼的养料,提供魂髓我倒是很愿意。”

    梁飞脸刷就变了,说道:“夏掌门,说笑的,哈哈哈,我只是觉得夏掌门幽默,这才跟你拉拉近乎,这不,我实际是想要投降的。”

    “废话少说,快把祖云现在的状况说说。”我说道。

    “好好,这还不简单,不过我希望夏掌门知道了这些事情,千万不要和我的几个师兄弟说,毕竟我不能真背叛了我的师尊,你知道我师尊为人,可不会接纳一个叛徒呀……”梁飞慌忙说道。

    “嗯,这没问题,快说吧。”

    “当时我们在阴间底下埋伏,打算遇到你的时候,把你逼上阳间,这么一来师尊的也就能在阳间逮住你了,你懂的,地仙下界,限制重重,你给我们逼上阳间,后面的事你也知道,我们几个师兄弟又按照约定堵在扛龙村,结果没等来你,师尊那边就出事了,伤倒也没怎么伤,就是给福海那老秃驴打了一掌,吃几颗仙草就没事了,就是不知道中了什么毒,逼得师尊不敢久留,急忙要回道门里去,我看师尊走之前浑浑噩噩的,似乎不是特别的精神,走路踢碎了小石子都没注意到。”梁飞沉吟说道,估计没弄明白自己师父给下了霉运。

    “很好,既然招了,那把你放了也没什么,你的师兄弟们就留在这吧。”我打算先放了梁飞,至于其他人,什么时候招供再说吧。

    “我说夏掌门,我这趟也不打算想立即回去了,在你这打打秋风行不?等我那群师兄弟都招了,我再和他们一起回去?”梁飞连忙制止尸兵要把他放走。

    我当然明白他想什么,当了叛徒还打算掩盖自己罪行而已,就说道:“也好,那你就先在牢中过吧,伙食上也不至于亏待你,要酒要肉都有的。”

    “哎哟,那可真谢谢夏掌门了!大恩不言谢,哈哈,大恩不言谢。”梁飞只是不想受刑和受苦,对于玄门修士,只要地方安静,哪里修炼不行,反正就是打坐。

    “你如果想要改变啊主意,会有黑白无常送你上去。”我摆摆手,转身离开。

    云须鬼刺还剩下一整条,已经给龙十一拿去切割了,我去了工坊那边,领回了不要的那部分,准备回去用血云棺把它化了,形成纯粹的力量,冲击悟道中期。

    “这东西……全身都是宝,不过你要的话……”龙十一的欲言又止,可两眼有些不舍。

    “我得冲击悟道中期,只能给你留一半,龙老。”我回答道。末尾那段是最有用的,根源就在那,中间的倒是一般,龙十一当下就让弟子们锯开,把前端部分给我。

    切割开始后,阴气登时如泄漏一样喷出来,让众人都退避三舍,最后改由尸兵和鬼兵帮忙切割,但因为云须鬼刺太过僵硬,切割机的砂轮片爆了好几片都没切断。

    我当即拔出了黑剑,念了几句咒语,手起剑落劈下去,噌的一声,直接掉下来半截!

    我和愕然不已的龙十一师徒打了声招呼,就抱起半根云须鬼刺回洞府那边了。

    洞府中,我把王胭召唤了出来,一口巨型的血云棺也跟着出来了,因为能量不够,维持住王胭也很不容易了,之前的送葬队伍什么的豪华阵容,没有当时引凤镇那阴气,恐怕还真不够。

    念了开棺的咒语,我把云须鬼刺放入了里面,然后合上棺椁进行炼化。

    因为云须鬼刺本身的强大力量,炼化过程十分的缓慢,王胭一直坐在棺椁上,伴随力量的转化,使得她自身的能量也渐渐的恢复了过来,充沛了自身后,一部分力量转化成了血云棺自身的能量。

    “可以了,哥哥,它要比原来的地方容纳量大许多。”王胭说道。

    按照原来的办法,我开始布阵分化剩下的一部分云须鬼刺的阴气,四十九个紫竹节的阴气渐渐充盈起来,速度比原来的小血云棺快了不止一倍。系找纵划。

    周善没有紫竹节分化和储存阴气,所以就算大海里无数的鬼兽,他也只是望洋兴叹,最多只能提升主魂的修为罢了。

    但我比他多了四十九个紫竹节凝聚阴气块,所以优势也就明显了。

    近两天的时间,云须鬼刺就被炼化得七七八八了,紫竹节里的阴气块也全都达到了四重,几乎达到五重的程度,在中途我也没停下来吸收阴气块的能量,一步步朝着悟道中期前进。

    时间还是太过紧张,我没能到达悟道中期的境界,加上让我想不到的是,恐怕消化完整根云须鬼刺,我可能也无法达到初期圆满的程度。

    “哥哥,不要着急,欲速则不达,我冲击鬼帝后,消耗的能量比以往都大了很多。”两天的时间,我进展不快,但王胭已经冲入了鬼帝期,开始安慰起我来。

    我其实知道根源所在,我七倍的道统凝聚而成,消耗应该也在别人七倍以上,越是达到高层次,所需能量就几何的往上增长。

    也不知道上地仙的时候,需要的力量会达到怎么一个恐怖程度了,以后恐怕要往海底深处发展,要不然真别指望晋级了。

    看着没有太大的进展,我这次就打算上阳间,在路途上抽时间炼化云须鬼刺蕴含的阴气。

    安排的家鬼们的任务,带上了七个紫竹节,惜君,还有血云棺,我在还阳道那借道上了阴间。

    惜君一直粘着我,我其实看到她心都化掉了,不忍心丢下她,所以也就带上了,至于其他的鬼,按照原计划,为了防止其他道门惹是生非,就暂时安置在水镇,防御城市安全。

    赵昱和荆云已经会师,整备在崇市,准备迎接周璇大军的压境。

    原本进攻一方,成了被动防御,这不知道是讽刺,还是报复了。

    走在阳间的夜里,星星漫天,天气变得更加的寒冷了。

    四小仙道观里的玄丹门已经悉数撤走了,留下了空牢牢的道观,有种人走茶凉的味道,不过这毕竟是四小仙的地方,始终住着别的道门终究不好。

    深夜里,我启动了停在道门中的越野车,赶往雷虎的住处,路上我开了机,电话刘达准备好直升机和燃油,今晚准备连夜赶路。

    刚挂了电话,一大堆的来电和短信轰炸似的冲进了手机。

    九剑门的奇怪号码有不少,当然,还有其他道门的,夏姑姑、章素离,以及一些熟悉的电话,似乎都述说着我不在阳间这段时间,南方道门的风起云涌。

    不是我逃避种种责任,而是我就算在阳间,也难逃一些人的故意设计,甚至是不问青红皂白的构陷。

    既然已经想要把我拉下深渊,理由什么的,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电话拨了过来,看着熟悉的号码,我没来由的心中一紧。

    是夏瑞泽原来用过的号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