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9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优势
    “一天么?果然还是用这个号码才能找到你。”夏瑞泽在电话那头很高兴。

    “瑞泽哥,我刚刚从阴间上来,如果再早点,你这个电话也打不进来。”我笑了笑,刚才看到一些陌生的电话号。应该是有瑞泽哥的。

    不过听着他风淡云清的声音,我忽然敏感的觉得。他有些不一样了。

    “可能吧,对了一天,我悟道了,记起了一些东西。”瑞泽哥说道。

    “恭喜你,妈和小雪在么?”既然瑞泽哥在,那郁小雪和母亲肯定也在旁边才是。她们都是女流之辈,总要更担心一些。

    “在的,都很好,我们三人一直在一起,这次一路北上,经历了很多事情,这次的四方道门大会,你应该也会去吧?我和昔日同僚联系过,都说你现在风头很劲,已经是一人一个道门的掌门了,并且跻身一流道门。”瑞泽哥回答我。

    “要去的,也会去。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我也不知道和瑞泽哥说些什么,只觉得他的语气很平静。仿佛经历过种种风雨,见惯了世间万事。

    正在通电话,的忽然旁边闪出了几个人影,瞬间媳妇姐姐就扯了我的衣角!

    我方向盘都没打,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发动机咆哮声轰鸣起来,车子嘭的一声震了下,我就知道撞到了人,但同时也狂奔离开!

    朝着后视镜看去,一个青衣的道人趴在了地上。另外的几位七手八脚的慌忙去救人,而我的越野车此刻也有一部分部件彻底给打凹了进去!

    周边是个废弃的加水站,还亮着灯,应该是那群道人平日驻守的地方,这些家伙看来就是要看住这条路,埋伏我的。

    电话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之前已经打了好几回了。

    我接了过来,对面嘈嘈杂杂的,是我撞人的那个地方。

    “夏一天!你撞人了扬长而去,够厉害的!我们清虚道绝不会放过你!”清虚道的一名不知身份的道长怒喝。

    “清虚道?不认识,大马路的,注意下交通规则。”我冷冷的挂了电话,怕是清虚道的道长要气疯了,不过我管不了这么多,突然冲出来借法打我,不撞死你丫的我就太纯洁了。

    到了雷虎那边,我让他把车子藏好,明天带去修理,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坐飞机准备离开。

    “车上全是燃油,还有两辆便携自行车,剩下行礼都只是欢喜的衣物和干粮,我们可以不停歇的往北方去,老板,是大兴安岭?”刘达问我。

    “嗯,是那不错,不过日夜不停也不可能,该休息的休息,该吃饭的吃饭。”我说道。

    因为清虚道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找到我,飞机很快就可以起飞,而航线早就设定好了,一切由刘达来安排。

    不过刚上飞机,还没点着发动机,周围四面八方都陆陆续续围上了人,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数量,少说有一百来个。

    看穿着方面,竟全都是清虚道的人。

    “夏一天,你觉得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会允许你的飞机起飞么?事情总会处理的,时隔这么久了,逝者已逝,但仇恨却从来不会因此而间歇!”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开启了阴阳天眼,发现黑暗里的女子,正是寻仇而来的唐珂。

    “唐珂,为了复仇,把付秋生残忍杀死,这真的好?毕竟也是你的情侣吧?即便是利用,而且把清虚道全拉进来,你觉得就够了么?”我脸色很不好看,恐怕雷虎早就给监视了,只不过玄门修士神出鬼没,不想普通人发现,就绝不会有谁知道罢了。

    “我杀了付秋生?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唐珂一副诧异的样子,她如今居然悟道了,应该是得到了清虚道的帮助。

    很快,一个年老的道人就走了出来,挥手止住了唐珂继续说下去:“孩子,你就是夏一天,对吧?老夫田友东,清虚道的执法长老,唐师侄如今入籍清虚道,也把事情大致跟我说过了,经过我们一系列的调查验证,可以判断就是你杀死的付师侄,此事毫无争议,连南方道门也发声说要将你缉拿归案,进入审判的程序,你还打算前往北方,参加四方道门大会?”

    “拿南方道门的通缉令来。”我根本懒得说什么,伸出手就问他拿道门通缉令。

    “清虚道拿人!还要什么通缉令!”其中一个脾气火爆的清虚道弟子立马扑将过来,一张红符就打算打到我身上!

    我冷笑一声,同样的一张红符发出去,顿时无数的追仙锁就搅向对手!

    乒乒乓乓的声音之后,这名悟道弟子直接撞飞了出去,根本接不了我一招!

    众人尽皆色变,我的单兵实力太过强大,悟道期对悟道期,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清虚道来到了大龙县,口口声声的说来拿我,真觉得能拿下我?”我扫了一眼清虚道的弟子,入道大圆满的很多,悟道期至少也有七八个,田友东更是达到了悟道后期,怪不得敢在我的地盘上大言不惭了。

    “拿不拿得下,可真不清楚,不过今天无论说什么,你都走不了!”一个悟道期的长老把刚才摔倒的弟子扶了起来。

    “呵呵,有意思了。”我拿出了朱砂红笔,快速的在黄符上写下了几个字,伸手一推,立马在空中燃烧起来:“比数量,不知道清虚道的多,还是我水镇数十万阴兵鬼将多!”

    上百的清虚道修士全都目瞪口呆,随后面面相觑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唐珂也研究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有的东西当然选择性的会不告诉清虚道的人,但并不代表不存在。

    “田师叔,这小贼各种奇怪的本事很多,能够招来阴兵鬼将!我们尽早拿下他才好!”唐珂赶紧说道!

    “可……夏一天,你真不愿意跟我们走一趟,那就别怪我们清虚道不客气了!”田友东先是看了唐珂一眼,最后咬牙答应下来,招手命令弟子攻击!

    霎时间,上百弟子全都冲向了我,硬拼是死路一条,以一敌百,那太不现实了,我缩地术直接到了五百米开外!

    “胭儿,出来。”我摸了下血云棺,刹那,一口红色的棺材虚影就缓缓的出现了,而一队送葬的红衣鬼王,同样也出现在了大路上!

    森冷的夜里,血云棺的出现吓得清虚道的弟子嘴都合不拢了,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走!要么我真的会杀死你们!”我不能以一敌百,但却有以一敌百的办法!

    王胭站在队伍的正前方,伸手一指,上百的鬼王嗖嗖的消失,随后出现在那群弟子的后面!

    清虚道大多是入道期的弟子,混个气势而已,给一大波的鬼王一吓,脸都绿了,纷纷的借法反击!几个悟道期的长老,让田友东带着追过来了,他们真打算擒贼先擒王。

    “胭儿,留下他们的小命就好,其他你来把握。”我说着,拿出了一张黑符,借法对付田友东。

    一群神出鬼没的鬼王,根本打不灭,弟子们纷纷给拖住了,这血云棺现在能量充裕的很,连云须鬼刺都还没消化干净!系找叼扛。

    一时间,我仿佛误闯入了街边,碰上了打群架的,这一滩摊的血,洒得到处都是,而清虚道这次带来的弟子虽然很强,但强龙抵不过地头蛇,数量上也因为血云棺的关系,优势也没能发挥出来。

    “天一道!诛仙神灭!”我纸符一出,轰的一声,前面的地板就塌陷了下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