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09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截留
    “你敢!我清虚道岂会贪生怕死!”田友东一张黑符拿出,结果一群弟子全退了一步!

    “呵呵,这年头谁不怕死,老不死的,跑来我大龙县闹腾了。也不打听打听我们这什么环境。”白衣鬼何金刚笑了起来,他虽然只是鬼帝中期。但速度远比后期还要快,因为他没身体。

    “你!”田友东失去了弟子的支持,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大声骂道:“清虚道自建立起来!就没有孬种!降魔卫道,北方谁人不知!这才换了地方,就忘了自己是清虚道的人么!”

    “哈哈,可能是水土不服呢?老东西,有时候还是别想那么多了。朝闻道夕可死,不是谁都可以接受的!”青衣鬼狂笑起来,讽刺着田友东,似乎俩鬼本来就和道士有仇似的。

    田友东作为悟道后期。顿时勃然色变,拂尘一扫逼退了何金刚和段希逸,一张黑符就打了出去:“今日遍试试!平天之水深千尺,物淹沉沦不复知,清虚道!平天大海!”

    我皱了皱眉,念了几句巢祖控棺的咒语,瞬间血云棺就飞到了田友东的身后,红云霎时间如喷薄的血水,将其裹在里面,田友东在里面又惊又怒:“夏老魔!你对我做了什么!”

    “血云棺封去你一魂髓,不知道你有何想法?”我冷冷的说道,随后把血云棺一收,红云全都不见了。

    田友东这时候脸色煞白得可怕。手指快速的掐算什么,完了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我。

    紧接着嗖一下他就窜出了老远,人影在黑暗中再也不见了。

    “田道友!只要七天!七天后你就会自己回棺材里!记住,这是血云棺!”我大声的说道,声音在黑夜中传出老远,估计田友东听到直接会吐血吧。

    当时外婆就是中了这一阴招,给关进了血云棺里,现在这田友东肯定也会如此。

    收回了血云棺后,我令水镇城隍羁押这部分的入道期弟子和悟道期长老回去。

    “掌门。这些人太多了,咱们水镇虽然牢房不少,但资源大部分针对鬼类和尸类,人类方面在运送方面会造成困扰的,毕竟全指望来去自如来运送不大现实。”李君敏和我说道。

    我考虑了下说道:“嗯,我已经想过了,入道的打一百大板就遣返吧,悟道的先关着一阵子再说,到时候要放人的时候,我会用纸符传递消息。”

    其他鬼都点头应下,入道弟子影响不大,只有悟道期才是威胁,现在能关几个算几个。

    留给宋婉仪等家鬼处理这次的事情后,我进院子安慰了雷虎几句,就启动了直升机离开雷家。

    刘达惊魂未定,不过羡慕之情更胜以往:“老板,刚才我都以为要完了,没想到你一张纸符就招来了这么多的鬼,什么清微道,来再多都没用呀,嘿嘿!”

    “主场作战,大龙县还是很安全的,清虚道强也是强在北方,来这里的人也不多,不足为虑。”我也受了点小伤,盘膝坐在的椅子上,吞了一颗连庚顺道送的备用丹药,打坐恢复自己的伤势。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身体里的情况也就大为改观了,咳了一下,一口黑色的浓痰吐到了垃圾桶里,这丹神的药,总是有许多的杂质,不用道统之力驱除,会呕吐和拉肚子。系广介才。

    我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农国富那边,虽说以前矛盾挺多,但他给我的帮助也是不少的,总要确认下他的生死,也顺便问问北方的事情他知道多少。

    电话拨通了好久,在挂断时间要到的时候,总算接通了:“夏一天?嘿嘿,你还没上北方呀?”

    “原来你还活着,跟你打听点北方是事,到底北方闹腾什么?还有这次清虚道来,你既然没死,怎么没让黑白无常通知我?”我详装不满的问道。

    “还好意思说?你把事情闹那么大,我这店里天天有清虚道的来,你家两只鬼哪敢进门?哦,是了,忘了告诉你,你那龙魂仙草真的挺有效的,我悟道了!”农国富在那怪笑起来。

    我皱了皱眉,有些不高兴:“哼,用了什么办法从我这弄到的?是黑白无常么?”

    “他俩有屁那本事,我自个花钱买的,你别问,我就知道是你带回来的反正。”农国富嘿嘿笑起来,随后又道:“北方那出了大问题,一群人鬼都往那边跑了,至于是什么,目前没出现,所以只有那边高层的人才隐约懂,我目前还在铺大情报网,还没成型,对了,你怎么不问我清虚道怎么知道你会去雷虎那拿直升机?”

    “不需要问,肯定又是你吧。”我已经对这事免疫了,只要不是太过分,伤了我手底下的人命,我也懒得追究他。

    农国富就是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卖的恶棍,但同样也是个对我很有帮助的情报来源,所以留下他还是有必要的。

    和农国富又谈了一下最近的情报,直到随着直升机一路的飞驰,没了信号才断掉了电话。

    他的情报真有不少,好比南方道门并没有制裁我的事,听说是孙心平弹压了南方道门把我送审的提议,毕竟大家都没证据,而且事关两方道门的斗争,南方隐世道门是不会随意把一个一级道门拱手送审的,那不是自扇耳光么?

    还有祖云最近的动向也说明了下,听说祖云直接回自己的道门去了,这次的霉运对他似乎影响不小,倒霉熊的玄铁棺居然有莫大的威力,到了对付地仙都没问题的程度,我不禁开始想入非非,想要从中衍生出新的用法来。

    一方面也证明了祖云不愧是干大事的,连自己弟子都不打算搭理了,怕给我抓了的消息都不知道吧,不过这也好,先关这几个老家伙一段时间再说。

    星夜飞行,跨过深山老林,又过了诸多的高速公路,小型的县城,大型的市镇,全都映在我的眼底,这种体验也只有在空中才能体验到。

    “老板,马上要进入贵省境内了,哈哈,可能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到北方了呢,这日子还有不少,去到大兴安岭地区,怕还有一个多星期呢。”刘达很自信的说道,他也很高兴有机会开直升飞机满世界乱飞。

    “是很快了,不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路上指不定要出点什么问题,各处的无线电报关还是要做好,回答的时候也要客气点,张振标那老头子话可不一定时时有效。”我说道,没过一个关键点,总会有无线电报过来问飞机号,如果禁止进入的空域不绕行,立即是要出事的。

    “放心吧老板,你也看到了,刚才就报过了,没问题的。”刘达说道,然后又跟我说起了自己如何如何的,想和我去冒险什么的事情,只是碍于自己不是玄门修练者。

    我笑着和他说了好多关于玄门的恐怖灵异世间,顿时吓得他不敢再提这些事了。

    又开了一段路,忽然的后面噌噌噌的传来了一阵阵和我们直升机差不多的响声,我和刘达都面面相觑,而看向后面时,都不禁脸色微微一变,两架黑色的直升机竟追着我们而来!

    虽然没有悬挂导弹和武器,但拉风的纯黑造型,还有上面漆上的‘警察’二字,足够让我们诧异了。

    “我没见过这种制式的飞机!老板,怎么办?他们不会是空匪吧?我们是不是该带上降落伞?”刘达吓坏了,连忙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别慌,你跟他们取得联系看看,没悬挂武器,上面写着警察,罩着一身黑皮子,那是玄警。”早就见多识广的我淡淡的说完,心中腹诽着张振标不管事,这说好的全国通行呢?

    还是说这两架飞机是清虚道下本钱驱策而来的?那我可就好玩了。

    直升机跟了大概十来里,直到和我们并行在一起,无线电那,才传来了对方的声音:“可是大龙县的夏一天?你已经进入了贵省境内,还即将跨越湖省南部,我们接到命令,请你立即跟随我们降落!请你立即跟随我们降落!”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