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0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凶灵
    “老板?”刘达胆子也小,当即慌忙问我。

    “回答他们说好,我们下去。”现在不好和官方对着干,只能先下去看看。

    “请跟着我们降落!”一辆直升机重复这话,我们的直升机只能跟着他转回了小县城一个看似广场的地方。

    下了飞机。一群的玄警早就等着我们了,刘达浑身发抖。他应该不经常遇这种事,惊慌失措倒也难免。系广讨巴。

    两个悟道期的玄警直接就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背着古琴的中年人对我说道:“夏掌门是吧?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边接到命令,要截留你的直升机,暂时你是无法使用它了。”

    “我的直升机全国通行,这事应该有张振标作保吧?”我皱了皱眉。

    “夏掌门,我们查过你的飞机。平时是没问题的,但显然这段时间不行,你可以走,但直升机留下。”年纪稍大的中年人虽然带着歉意的语气。但脸上却不卑不亢。

    我脸色不好看,拿出了电话准备拨通张振标的电话。

    “这里不能打电话。”年轻人立刻过来阻止。

    我正准备解释点什么,结果对方根本不给面子,摸出了红符,似乎还有要抢的意思:“独弦善鼓琴,句曲成八音,仙音门!独鼓弦琴!”

    二话不说,我自卫抽出才冥河古剑,念咒也借法轰去!

    对方法术一出,周围仙音袅袅,如绕梁的弦歌,又似击鼓长鸣,震得我和刘达恍恍惚惚!

    我断然轻喝。咒语也念了出来:“以心表明霞,疾降吾真剑,天一道!云空真剑!”

    一瞬间剑影婆娑,凭空出现飞剑密集无比,把把如同沉渊一样漆黑,这些剑威力刚猛无匹,砸落下来时,什么鼓瑟仙音不过破锣烂鼓,撞击之后,轰隆一声!那中年人直接给弹飞了出去。滚倒在地后狂吐一口鲜血!

    剩下的那名年纪稍大的中年人脸上表情凝滞了下来!

    我看着滚倒在地的中年人,嘴角露出冷笑:“直接就朝我动手,这真的好?电话总要给我打吧?还是说想找理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了?”

    几个入道期的玄警连忙过去扶起受伤的中年人,我看着他,见他目光躲闪,有了惧怕之意。

    “夏……夏掌门,我们也是公事公办,其他省份也不会让你的直升机过境的,就是打电话,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年纪稍大的中年人连忙解释,然后伸出手又道:“我是朱垣,刚才的事是误会。”

    我冷哼一声,根本不打算和他握手,电话接通了,张振标接了电话:“夏一天,有什么事?”

    “张老,说好的让我全国通行,现在却过河拆桥了?你收了我的好处,难道就轻易划过了?”我不悦的说道。

    身边的玄警立马露出了一丝震惊的神情,玄警收好处,确实让人寒心。

    “夏一天,这些事的就先别说了,你的直升机开不走,已经接到上级指令了,暂时你还是走陆路吧,这事我也管不了,往后还能保证你畅通无阻,唯独四方道门之前不行,这是对方做了最后让步才争取来的结果,珍惜下吧,要不是因为龙魂仙草,你恐怕连出省都不行,早就给拦下来了!”张振标在那边也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又是北方清虚道?管得够宽,连你们玄警都要看面子?”我额上冒出了青筋。

    “知道就别惹事,付秋生的案子,影响比你想象的大得多,这孩子不是一般人,你能不去北边就好好呆在大龙县吧,在那里你有自己的根据地,我相信很安全,跑上去送死是闲着命长么?”张振标语气里也显出了一丝不高兴来。

    “该去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我,张老,你费心了!”我挂掉了电话,然后真扫了一眼周围的玄警,最后目光定格在了刘达身上:“刘达,你开飞机回去吧,我可能要走陆路了。”

    “老板,我这就把飞机开回去,你自己小心点!”刘达猛的点点头,这事闹大了,飞机肯定是去不了北边了。

    “打了我,飞机也走不了!”给打伤的中年人立刻愤怒的说道。

    “住口,何贤,这事就这么办了,我们都管不了。”朱垣连忙制止,生怕我怒火之下,大家都要慷慨就义。

    刘达把我的行李干粮搬了下来,交代了注意安全后就启动直升飞机回大龙县了,留下我在这个小县城的郊区。

    一群玄警围着我附近窸窸窣窣的说着我的事,原来传言已经遍布其他省,但大部分都是坏名声,可以说恶名昭著都不过分,正应了那句‘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的话。

    “这里是防御重地,因上级指示,也不方便留阁下在这里了,夏掌门是打算步行离开,还是我们送您离开县城?”朱恒问我。

    “县郊是不是埋伏了清虚道的人?”我冷笑的问道。

    “这……这朱某可并不清楚,请吧。”朱恒一副送客的样子。

    我脸色阴沉,看来不打一场硬仗,清虚道不会轻易放过我,也真没想到他们伸手能伸这么长,竟然到了贵省这里来了,不愧是全国性的大道门,连官方玄警都要通行方便。

    往后没有直升飞机,要去北边可很麻烦,如今只能先从陆路去市里,看看能不能乘坐航班飞机去北方吧。

    决定好这一切,我骑行自行车到县里,准备买辆车子离开县城。

    然而大半夜显然没有什么汽车可以购买,看如今情况,我要在这里休息一晚上也不可能,因为没有直升机,要到北方没准出点幺蛾子事情,导致时间错过了。

    清虚道想要设法埋伏,或者干脆就是想让我迟到,然后在四方道门大会上弹劾我,可无论是哪一条,计谋都显得十分的狠毒。

    骑着自行车到了县城里,我找了一辆出租车,商量好了去市里的价钱,就把自行车折叠了起来,放在了后尾箱。

    原本以为就这么一路顺风到达贵市,结果在上高速路路口时就堵住了,前方出了很大的事故,交警封路了,问了什么时候解决,结果司机回来说出了最少到半夜,加上路上的时间,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贵市。

    司机大叔还算和蔼,跟我说可以走二级公路去贵市,只不过时间会长一些,但至少比等待要好。

    我点头就让司机启程,一路上也就只能安心的等待了,路上很荒凉偏僻,坐在副驾驶室里的我有些不解:“黄师傅,这路可有点抖,车子很少呀,刚才大家难道都不转走这条路?”

    “呵呵,人家私家车等得起,我们这可是出租车,走小路比较便捷。”黄师傅笑言,看我一副警惕的样子,他又说道:“别担心,我是老司机了,技术好得很。”

    我不说话了,可一路上仍警惕周围的情况,到了一段危险狭隘的路段,往底下悬崖看去,好几个青面白衣的鬼正朝着我们看过来,我不禁感到心中一凉,看向了司机,这黄师傅脸色蜡青,竟有了死相。

    “停车,我要下车,你先退回去。”我脸色骤变,赶紧让黄师傅停车。

    结果这黄师傅嘴角冒出一丝冷笑:“如果我不停呢?小伙子,你想怎样?”

    扭过头时,那黄师傅目光已经略显呆滞,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中了什么法术,又有什么目的,但眼下这种情况我再不做点什么,恐怕就真出事了!

    “离开这!”媳妇姐姐忽然从我心底说道。

    “一起……下去喝杯水酒……吧……”黄师傅说完,青色的脸缓缓扭转了过来,随后方向盘往左边用力一打转,出租车发出了急促的摩擦声后就冲入了悬崖底下!

    时间仿佛静止的一般,底下的一群猛鬼朝着我招手,惨白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仿佛欢迎我的到来!

    我的咒语念完,准备炸开车门跳窗离开,轰隆!车门轰开了,可我准备跳车的空档,一声厉叫的黄师傅一瞬间就紧紧的抱住我!

    咚!

    车子弹到了悬崖上,霎时间就滚动了起来,我魂飞魄散,看着周围景物随着车子旋转,生死一线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