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0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狐妖
    我暗叫糟糕,立马手捏法诀进行了无声借法,龙魂铠甲嗡一下就穿在了我身上!

    咚!车子又撞到了悬崖上,一棵树的树枝直接捅穿了前挡风玻璃,冲进了黄师傅的身体中。一口浓稠的黑血喷得我脸上都是,而树枝撞到了我的铠甲后。直接折断当场!

    车子摇了两下,再次滚入了数十丈的悬崖!我面无血色,立马先召唤出了惜君来!

    惜君也陷入了昏眩之中,但仍张开了翅膀,把我紧紧抱住,随后一口金色的火焰就喷穿了扭曲的车顶,惯性下,车子又弹飞了起来!

    不过她也趁机把我从车子里抱了出来。飞落地面!

    轰隆!车子撞上了地表,炸出了无数的火星,而一群猛鬼因为惜君的缘故,直接四散逃走。我摸着剧痛的胸膛,两眼一黑差点就昏了过去!

    “哥哥!”惜君扶着我坐下,担忧的从后面抱着我,怕是担心极了。

    我抖抖脑袋,一颗药丸又咽进肚子,运转力量强行消化掉,可正在恢复的时间,悬崖树林里,一个背着手,身体有点陀的人走了出来!

    “小子,这都没能弄死你,果然是能够杀死我孙子的人……不需要什么解释了,既然能够见到老朽。就不会有活着的可能。”老太婆脸上带着狰狞的面具,那双眼睛,犹如夜隼一样的犀利。

    “清虚道,阁下的孙子并非我所杀,杀人的是唐珂!为什么你们要给这么个女人蒙蔽了呢?”我叹了口气,现在面对唐珂我已经不得不下死手了,本来是想要她加入了紫皇门以后,能够在名师的指导下好好学习道门知识,或是求得大道,或者是度过余生。可现在显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唐珂太狠辣了,不惜和九剑活杀这等邪恶教会做交易,还串联清虚道,甚至杀死清虚道的付秋生嫁祸给我,引来了无数的争端,连莫师兄和莫师姐都间接死在了她手中,这等恶毒的女人如果继续让她蹦跶下去,肯定还要死更多的人。

    “呵呵,你以为老朽年迈浑掉了?这小女娃的话,我又岂会当真?凡事不过是归根结底,如果不是你先动手把我孙子打成重伤,这小小的女娃,又岂是他的对手?!放心吧,我杀了你,一定也会杀了那小丫头,我让你们死也难超生!”老妇人扭曲的面孔只有杀意,真是见着都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

    “阁下清虚道什么人?这次我上北方道门,也有要解释这次事情原委的意思,老前辈,你总不会什么话都不听就动手吧?”我仍抱着一线希望。

    “罗天簌!你听没听过?若是没听过也很正常,当年建国以前,北边萨满教就盛极一时,可惜呀,你这小孩子肯定不知道,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罗天簌把背着的手伸出来,一面抓鼓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东西一响,我脸色骤然一变,因为周边的诡异气氛忽然就有升温的态势。

    我是听说过萨满教的,那是东北和西北的原始信仰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教派,崇拜一些妖狐、熊仙,甚至厉害者,有控制天气、预言、解梦、占星,甚至旅行到阴间阳间的能力,真是厉害无比。

    就好比是阴阳家的术法一般,驳杂,但更加的诡异。

    刚才的黄师傅,很可能就是中了这萨满教巫师罗天簌的本事,这才突然变成这样的,我看向了黄师傅的尸体,一只淡黄色的狐类嗖的就没入了丛林里,最后连续跳动几下就钻入了罗天簌的袖子中!

    “狐妖!”我皱了皱眉,暗骂这罗天簌祸害凡人性命,怪不得之前没感觉如何,一到了这个地方就出事了,肯定是给罗天簌派狐妖跟在了后面。

    至于高速路出事故,俨然都是算计好的,老婆子可厉害得很!虽说是萨满教,但也不知道怎么成了清虚道的人。

    “呵呵,你还算知道这些东西。”罗天簌冷笑一声,立马放出了一大堆的狐妖,甚至一直巨大的黑熊也放了出来,我一看这修为,脸都绿了,这跟老太婆几乎没什么区别的熊,还让不让人活了?

    原本还想要死磕的我,已经不得不生出逃跑的心思,捏了下指尖,我借法缩地,直接遁出了五百米之外,用黑符召唤了天棺疾行,坐上了棺椁快速的逃了起来!

    罗天簌桀桀的笑起来,一拍熊仙,那熊就把她背了起来,砰砰砰的发出地震的声音追我而来!

    回头看那巨熊,我嘴巴张大得能吞下拳头,因为别看它笨重,居然以不亚于天棺疾行的速度飞奔而来,周围的树林直接给撞崩了,而它身边,各种五颜六色的妖狐都追着我而来!系广余扛。

    判断妖气是我的弱项,要不然刚才不至于让黄师傅死了,恐怖的情况一路持续,这老太婆远比一般道脉的人厉害多了,坐在熊的身上,还闲庭信步的念起了咒语,而手中的手鼓不断的轻拍,像是歌曲,又像是催命的呢喃!

    她身上的衣服很诡异,有不少亮色的彩铜片,在追我的时候发出古怪的响声!

    正逃在悬崖底下的森林里时,忽然的倾盆大雨就那么的泼洒下来,我不知道是不是这罗天簌招来的,但如果说和她没关系,那我怎么都不信!

    大雨对我影响不大,再不行我就逃入阴间了,所以我没有犹豫的继续逃,可猛然间,媳妇姐姐就拉了我的衣角,吓得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嘭!

    天棺疾行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我再次尝试到了出车祸的感觉,直接撞到了树上,三次伤害加起来,我是伤上加伤了。

    “桀桀……你小子想要逃,没那么容易,我要折磨你,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罗天簌阴狠的说着,嘴里不知道叫了什么咒语,一群的狐狸朝着我扑了过来!

    那群狐狸每一只都咬牙切齿,两只眼睛发出青幽幽的光芒,好在惜君已经进入了魂瓮里,我连忙使用了阴阳令,逃入了阴间里!

    一阵青烟后,我身上剧痛,一看自己的手脚,已经咬住了好几只古怪的狐妖,要不是龙魂御身,恐怕我这手脚都给废掉了!

    我这次算是首次遇到了对手,这老太婆是北方道门中第一次能够威胁到我生命的人。

    “滚!”我大喝一声,妖狐如同受惊,猛然四散逃开,蓝符趁机一出,天火就烧得这群狐狸一只不剩!

    看着周围阴森森的阴间底下的森林,我松了口气,拿出了黑符准备招来天棺疾行,在阴间赶路,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虚幻的人影猛然出现在了附近不远处,我怔了一下,脸色骤然都变了!

    罗天簌!

    她居然这么快就能够破界追来?不可能吧!

    我面带苦涩,虽然是传闻,但现在我已经确认了它的真实性,这萨满教,果然是有独特的破界本领!

    现在阴间阳间都差不多了,我该怎么逃过她的追击?

    “罗天簌前辈,你不觉得直接找我麻烦有欠考虑么?要不先等四方道门大会召开,再做商量不好么?真不怕我把事情捅上去,让你们清虚道名声全毁?”我的手快速在背后打着天棺疾行的咒语,一边又忽悠着老太婆。

    “老朽已经退出了清虚道,还有什么名声全毁的顾虑,乖乖受死!熊仙!”罗天簌的厉声喝道,她身体下的大熊猛然发出啸天之声,轰的一声,脚底一蹬,阴土都给撞翻了起来,竟一瞬间就到了我眼前!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