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0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犬马
    罗天簌这老太婆很强,和当时的李剑臣相比至少也是伯仲之间,千差万别的距离不是对轰能解决的对手,半仙和悟道后期的差距,也是难以想象的。遑论我如今不过悟道初期而已。

    熊仙的速度和力量更让我浑身不自在,它没有倒霉熊那么庞大。但压迫感绝对远胜很多,实际也是半仙的程度了!至于一群狐仙,虽说实力不符仙这一等级,但数量一多,也颇为难缠!

    萨满教的真正实力如何我不知道,但这教派听说现在稀少得很了,只在东西北部偶有踪迹,而真正达到罗天簌那个程度的。大多是年纪老迈了。

    熊仙飞扑过来,嘭的一声就把地面刨开一个坑,泥土溅到我脸上,火辣辣的剧痛。天棺疾行出现在了黑暗中,快速的跑过来把我捡起,立马逃往北边!

    “还想要逃?乖乖束手!”罗天簌怒喝,两只大袖往空中一举后放下来,一群的各色狐狸就从里面钻了出来,一只只就跟集群的老鼠一样冲着我跑来!

    我催促天棺疾行疾奔在旷野里,好一会后回头之时,脸都不禁白了,这罗天簌绝对是追逐的行家,先用狐仙追踪,再跟着熊仙来杀我,还跟在我后面呢。系杂估划。

    “日月星辰无法天,仙灭神诛顷刻时。天一道!仙诛神灭!”我拿出了一张纸符,快速的念咒借法,可法术刚施法成功,后面的罗天簌就一挥袖子,大喝一声‘散开’,一群狐狸如同能听懂人话一样全散开了!

    轰隆!

    后面地表立即塌陷了下去,十多只狐狸直接给我压杀当场,不过对于剩余数十只而言,这代价显然不是我想得到的。

    罗天簌也有些惊讶,不过旋即就冷笑起来:“就这点本事。还想要逃过我狐仙追踪?狐仙,全上去!”

    哗啦,一群狐仙全都脚跟离地,飞似的跑向了我,这狐仙不知道什么鬼东西,实力不高,仅仅等同鬼王,但速度却匪夷所思的快,这一遁飞就到了棺材旁边,直接一扑,啪嗒一声就咬住了天棺疾行的腿!

    这一咬,天棺疾行也吃痛不稳了,虽说是召唤体,但脚上给咬住时,能量也在剧烈的消耗,很快就感到一阵的乏力,居然趴窝了!

    嘭!

    刚滚倒在地,两只狐狸一下子就扑到了我身上,啪一声咬在了龙魂铠甲上,直接把牙齿给崩断了!

    我趁机连忙念了血云棺的咒语,一阵红色的烟云后,王胭就出现在了我眼前,一群送丧鬼王跟着扑向了狐狸!

    罗天簌看到这变化,仍然桀桀狂笑,似乎给接连不断的意外逗得高兴起来,她脚步一点,直接跳离了熊仙,仿佛乌鸦一样展开双手掠向我!

    而那熊仙也狂吼冲到了战团,一巴掌就拍散了好几个鬼王,居然把这些鬼王顷刻打得魂飞魄散,这一巴掌好几个,当真是所向披靡!

    我不敢久留,马上缩地出了五百米!老太婆太可怕了,无论如何抵抗,我法力消失前,肯定就已经给她活活累死了!现在三次受伤,身体疲劳不堪,加上先前就没有恢复好,我几乎能断定自己随时都会昏过去!

    这时,我脸上多了惧意,摸了下紫竹节尝试沟通紫衣,但让人浑身发凉的是完全没有回应!要消化地仙的一部分力量,于现在的紫衣而言,所耗费的时间也不短!

    不顾一切的使用蓝符,很快就把拉远了与罗天簌的距离,但罗天簌似乎抱定决心,追逐了一段路,又跟熊仙追上来了,如阴魂不散。

    冲进了最近的树林,我从背包中拿出了阵旗,一路飞掷,阵旗稳稳插在了地上,狂奔了一里地,**阵大成,狐仙立即不见了踪影,我忽左忽右的逃了起来,很快就收起了血云棺,用阴阳令还阳!

    周围还是茫茫的树林,我已经偏离道路很远了,远远看去,方向感全无,而贵省不是大山就是树林,比十万大山都不觉得弱了。

    然而环境再恶劣,也总算是暂时逃过了追踪,要知道刚才我几乎是差点就放弃逃跑,毕竟这罗天簌太过难缠。

    白日匿迹后,拿出了手机,我打开了指南针,确认方向后立即就关机了,然后一路朝着贵市方向徒步疾行,只要到了那,我才能进行符纸的补充,要不然再给遇上一次,就真逃不掉了!

    约摸到了的深夜四五点的时候,我走着实在太累了,拿出了黑符,召唤天棺疾行!因为这么远的距离,罗天簌应该感应不到我能量的波动了吧!

    嗡。

    黑色的空间里,天棺疾行从里面跑了出来,我心中暂时的安稳了下来,拍了拍棺材板,安慰连续召唤了几次的天棺疾行。

    可这才跑了一会儿,身后树林就噼噼啪啪的响起树枝折断的声音,我脸都绿了,回过头,山下的林中,飞鸟哗啦啦的飞上天空,周围不断有异响传来。

    “就这点本事,真以为能够逃出我萨满教的追击?你太过自信了!”罗天簌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赶紧拍着棺材盖让天棺疾行快点离开!

    “罗天簌!你算是有点本事的人了,但也蠢的可以,说是我杀了你孙子你都信,找你借刀杀人,你反而就不生气?”一边说,脑袋也一边抓紧时间的绞尽脑汁想计谋,我该怎么逃过这罗天簌!

    “嘿嘿……老朽不管这么多,这女娃只要在清虚道一天,我就安心,等阳历阴时的特别日子一到,我就将她剥皮、折骨,做成活人犬,与我孙活葬,让她死了都要给我孙子做条母狗!”罗天簌的恶毒声音远远的传来,在黑夜里如嚎丧一样恐怖!

    我一听,想象那唐珂给劈骨成活人犬,身上寒毛都竖了起来,这老太婆可不是一般的恶毒:“老太婆!你可真恶毒,不过我可没这个兴趣陪你,我还要活过百岁!”

    “妄想!这活人犬马,岂能只有活犬!活人马便让你来做!”罗天簌已经疯狂了!

    怪不得她退出了清虚道,原来是决定要做如此恐怖而伤天害理的事,想到我要活生生扒皮,给弄成那什么活人马,顿时寒意都冒出来,不过我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落到她手中,所以怒骂道:“死老太婆!你想得美,先想想你还能活多久吧!”

    白日匿迹状态下的我忽然的灵光一闪,拿出了鬼道的面具带上,念了几句咒语,把替身鬼蛊逼了出来,注入了自己的法力,一个复制好的‘我’就这么出现了!

    而我自己则立马用阴阳令遁入了阴间!

    下阴间后,我置身阴间树林之中,上面的天棺疾行应该还背着替身鬼蛊化身的我到处逃,至于罗天簌,应该区别不出我和替身来,势必要等她追上后,将替身消灭才知道我逃入阴间里。

    下了阴间,我打算转道往湖省南部第一大城市逃去,毕竟贵市已经不适合我去了,这老太婆知道我会往那边钻!

    逃入了山涧里,看周围的毒虫倒是多得很,我萌生了召唤虫群,设置陷阱的决定,说道就做,我拿了纸符和阵旗,摆下了聚阴阵,并且在里面放置了紫竹节,疯狂采纳阴气。

    就恍如阳间的花香,鬼蛊也喜欢阴气聚拢之地,很快就有无数凶猛的鬼虫陆续而来,我丝毫不客气的开始吸纳和捕捉这些鬼蛊,等到数量足够多,已经有数千只的时候,就分别将他们限制和束缚在周围的林子里,等到有必要的时候解开束缚。

    小溪水里,深潭不知几许深,旁边有不少的鱼类游来游去,我找了块不起眼的石头,躲在那打坐,吃了好几颗备用的药丸恢复身上的伤势。

    结果还没消化完,树林里又来了声音,这阴魂不散的罗天簌,居然又追过来了!她凭借什么定位的我?我实在难以理解!

    拉开单肩包的链子,我拿出了避水衣,穿在身上后,没有一刻犹豫就噗通跳入了水中!

    召唤出了龙鲨往底下潜去,到了三四米的地方,我才停了下来,开始用无声借法控制虫群无差别的攻击上面的任何活物!

    我不知道上面什么情况,但我相信肯定拦不住这老太婆,只不过能恶心她也好呀,如果运气好,最好能把她那群狐狸都给弄死了!

    一想到狐仙全个鬼蛊弄死我就兴奋,可我还没高兴完,水岸上就出现了个骑着熊仙的罗天簌!

    此时此刻,她竟轻松解决了我废了不少力气弄来的鬼蛊,俨然没有受过影响!

    从熊仙身上跳下来后,罗天簌走向了水边,探下了身子来,并且伸出了手。我心脏顿然咚咚咚的跳起来,可刚准备逃开,她却只是伸手捧了水,洗了把脸而已!

    庆幸的我松了口气,其实想想,我距离她还有十几米远,三四米深的水底下,就着阴间天空能轻易看到她,而她要是有目的的看向我,那可真是奇怪了呢。

    排除了这个可能性,我觉得水里还是安全的,毕竟隔离了任何能量的泄露,而且我带着鬼面具,把气息凝聚在了阴魂状态,她应当不会发现我!

    老太婆洗完脸后站了起来,看了看左右,就乘上了黑熊准备离开,并且放出狐仙追索我的气息,可就在这个时候!媳妇在水里猛的扯了一把我的衣角!

    我回过头,媳妇姐姐白皙的脸庞就在我的后面!吓得我嘴里吐出了一堆的气泡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