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0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萨满
    “媳妇!你干嘛吓我!”我低声说道,结果刚说完话,媳妇就扯着我逃离了原地!而说时迟那时快,一阵水流的声音立即朝着我身边掠过!

    我吓得面色惨白,还没明白这黑色的水流里到底什么东西擦过了我的身体!

    一条透明的鱼?还是什么鬼东西?我阴阳天眼不敢用。一切超过阴魂的力量都不敢施展,而媳妇姐姐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的‘嘘’了一声,然后把我拉向水底!

    我回过头,忽然轰的一声!水底就炸开了锅!那冲上去的透明大鱼竟给真大黑熊一巴掌就拍了出来!

    那爪子大的难以想象!看来大黑熊也是有自己的法术!竟能虚化出这么大的爪子!还能把两三米深的大鱼直接拍飞!

    要不是媳妇姐姐拉我下水,这次恐怕就见鬼了!

    一边潜入水底,我一边往岸边看去,这个时候,罗天簌又忽然出现在了岸边,沉吟着看入湖底。眼中一副的疑惑的样子!

    而熊仙已经逮住了那头巨大无比的半透明黑鱼,迅速的撕咬起来!

    她知道我进了湖底,但不知道我居然能潜水这么久,她以为我会上岸。所以一直站在远远的地方等我上来,岂料那透明鱼的出现,让熊仙以为是我,而把它拍飞了上岸!

    反倒是我因为媳妇姐姐的帮助躲过了一劫!

    “媳妇,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随着越往水底下前进,我越是迷茫起来,虽然有避水衣,又有龙鲨在,但太过深入,没准还会遇到比透明鱼要无声无息的可怕鬼兽,我担心也还是有必要的!

    “跟我来,要不然逃不掉。”媳妇在前面引路,我看着她和我并肩站在龙鲨的身上。在水底下漫游的妙曼身形,我忍不住去拉了了她的衣角。

    “为何拉我?”媳妇头也不回的问我。

    “因为稀罕。”我说道,心中暗道你平时不也常拉我。

    媳妇嘴角淡淡笑了下,我心跳得厉害,可很快我就笑不起来了,她指引我穿过了水流后,又钻入了吸力很大的水底洞口,随后转进了周围全是黑暗的地方!

    已经远离岸边的我果断开启了阴阳天眼,就这么默默往前面走。

    我法力消耗很大,媳妇应该也明白这一点。所以进了吸水口不远,就转过了身,看了我一眼后,朝着我靠了过来。

    难道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初吻?我高兴坏了,伸出了手要把她搂住,结果媳妇留了句话,就没入了我身体里。

    “你自己小心点。”

    媳妇说完就再也不见了,失望的我愣在一边,但也没办法去说点什么,可刚才是她故意这么入身的么?

    没有了媳妇姐姐陪我,只能自己命令龙鲨带我离开这鬼地方,最好别有什么东西堵在洞口。

    不过开了阴阳眼,一些透明的大鱼已经露出了真身,都是一些经过多年修炼的特殊鬼兽,我把惜君召唤了出来后,也就不需要惧怕它们。系杂丽圾。

    经过半小时的入水口冒险,我来到了另一个寒潭中,上了岸,发现是一处山洞的洞口,这么长的距离,就算那狐仙嗅觉再灵敏,应该也不至于发现我。

    看了眼我单肩包里的符纸,已经所剩不多,挑来挑去,我选择召唤疾行鬼,往东北边离开,而罗天簌应该还在湖边等我上岸呢。

    跑了大概小半天的时间,后面再也没有罗天簌追来,看来之前给狐仙接触到身体,才导致了我行踪总是暴露。

    因为是鬼身的状态,路上遇到的阴魂厉鬼也不敢靠近我,但这么走下去,终究不是办法,一点一滴法力都很重要,疾行鬼也要持续耗费法力的。

    身心疲倦的我借道还阳了,到了阳间,我出现在了一座高山上,一只脚踩在了悬崖边,我吓得站不稳,哗啦的整个人滑落了下来!

    我惊得魂飞天外,赶紧往身后随便抓去,好在山崖树木不少,总算停靠在了半山腰!

    往山下看去,一条蜿蜒的公路盘山而过,这云贵地方,果然不缺山路,我缓缓的爬下了山崖,找了片和我平行的山路,用缩地术直接就过去了,站在公路上的我松了口气,阳气充裕,至少不会遭遇危险。

    可渺无人烟的,我该怎么去市里好点?

    虽说是山路,但意料不到的是运输车还是不少的,毕竟高速路收费,山路也就成了首选,而一些年轻人为了驾驶乐趣,也会选择走山路。

    然而拦了几次路,也没愿意载我一程的车子,又走了一段,总算遇到了个开着国产越野车的青年愿意送我去附近的城市。

    高兴的上了车,商量好的给了一百块的油费,这青年就高高兴兴的开车了,路上天南地北的跟我侃大山,因为我经历的事情也多,一路话语也没听过。

    惜君坐在后驾驶座上,一路盯着这个那个的,警惕会不会有狐仙跟踪过来。

    结果到了市区还没见到有状况发生,青年找了个有出租车的地方送我下车,随后就离开了。

    打到了出租车后,和司机说好了去附近有越野车出手的专卖店。

    坐在车子里,我很高兴就这么甩掉了罗天簌,考虑到自己行李中有不少管制刀具,无法走航空路线,就买了辆国产车就上路。

    买了辆长城的越野车,加满油后,导航去了黑龙江那边,我就朝着市外高速公路行进。

    到了偏僻的高速路口,生怕刘达那边出事的我打开了手机,往雷虎那边挂了个电话。

    雷虎很快就反馈了信息,说刘达已经安全回来了,不过还有点惊魂未定。

    听说安全,我放下心,看来官方还是要给我点面子的。

    挂掉了电话,看日期上记录的四方道门大会也日益临近,我心中不禁着急了起来,虽说三千公里不休息的开车,也就是俩天的路程,但中途实在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这些人肯定要阻止我前往北边,所以我还是早点启程的好。

    按住关机键,我准备拔出电池后专心开车,结果农国富的电话忽然就打过来了。

    “喂,农国富,你有什么事快说,我现在正在给人追杀呢。”我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我知道,但你耐心点,我北边的情报网刚才返回了信息,现在简单的跟你说说情况。”农国富难得的认真说道。

    “嗯,说说吧,清虚道之后还有什么道门?都有什么要注意的?”这一路我不会停下来,毕竟很有可能会遇到敌人。

    “除了清虚道,这北方还是道门的发祥地呢,每一个都不弱了,甚至有的在某一方面还比清虚道要强很多,跟我们南方道门比起来,更是厉害了不知多少倍,好比正一道,上清派,这都是鼎鼎大名的顶级门派,哦,还有灵宝派,神霄门,净明道,这些都不能小觑,就是人少了点,而近些年来,这些教派都发展强势,有冲击三大顶级道门的念头,当然,也有一些小点的,旁门一些的一级道门,譬如拜狐仙、熊仙的萨满教,由邻国当年遗留的御神道脉,后来成为了天照会的道派,还有炼体为主,道法为补的真武门。”农国富滔滔不绝,似乎念书一样把这些教派说了出来。

    “罗天簌认识么?”我沉吟问道。

    “罗天簌?怎能不认识?你是不是给她追得上天入地都不行呀?嘿嘿,我听说了,罗天簌是当年萨满教的太上大祭司,那厉害,直追其他顶级门派老祖的,我从历代文献的记载、以及各地区民间传说综合以后,发现这中国萨满教源自东夷,九黎,蚩尤等部落,阪泉大战之后,南迁为蛮,北迁为胡,至今南北少数民族风俗都有有萨满文化遗存,但毕竟是外内纠结的文化,当年萨满教因为国内的冲击,几乎都要给吞并和消失了,可那罗天簌却厉害,凭借自己的本事,联姻嫁入了清虚道,留下了仅有的一条线,真所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就是那么一条支线几个子孙,萨满教后来居然就这么凭借清虚道的关系,跻身为一流道派之一,真是厉害无比!一天,你间接可以想想,他们的手段到底有多厉害?你可千万别死了,指望你以后介绍生意呢!”农国富兴奋的说道,似乎我吃瘪对他都是极大的趣事。

    “说了一大堆,除了厉害,就没点解决的办法?现在这半步地仙的罗天簌咬着我不放,你可有解决的办法?”我自己其实也没办法了,死磕也死磕不过,符纸也快用完了。

    “逃呗,对了,你现在应该在娄市外的高速路口吧?我在前面的第三个服务区的二十七号厕所里,给你准备了平时你需要的符纸,钱就不用了,一天,希望你一路平安,嘿嘿……”农国富阴阳怪气的说完,就咔一下挂了电话,留下了满脸疑惑的我。

    但下一刻,我瞬间就明白了这家伙的目的,农国富本来就是把双刃剑,一边给我北方的消息,一边没准就就找人定位了我的位置了!这家伙两边的钱他都敢挣!

    差点把电话摔了的我把电池卸了下来,气得启动车子上了高速!

    一路上还算平稳过度,但快到第三个加油站的时候,几辆车子风驰电擎的冲了上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