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07.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鬼事
    “妈的!这人逃得太快了!可能追不上了!”领头的鬼帝有点泄气了。

    “都上我的坐骑!”我当然不会让他们泄气,鬼棺还能有不少位置,我回收了惜君和王胭,那领头的鬼帝带着另外两个鬼帝也上了天棺疾行。

    但就在我们追出四五里之后,天上忽然串起了一只响箭。我吓了一跳,不明白这代表什么的话就真是笨蛋了,在没有信号的地方。原始的召唤同伴方法,远比任何通讯工具有用!

    只不过这罗天簌凭什么认为周围会有自己人在附近?难道之前本来还有其他人么?

    一路上偶尔看到树枝上挂着血迹,看来罗天簌受伤不轻,现在不追上她,往后可就留下个绝对厉害的强敌了!

    可能是受伤加上通知其他同伙到来的关系,罗天簌速度慢了下来,居然在山崖前给我们堵住了!漆黑的夜里,只有阴阳天眼还有用,看到罗天簌在寻找路上山,我和一群鬼都兴奋起来,总算是把她逼到绝路上了!

    “罗天簌!今天你的死期到了!”我拿下了面具,拔出了冥河古剑,一张黑符也从口袋中掏了出来!

    几个鬼帝都面面相觑。似乎明白了什么情况,但现在显然和我绑在一个车轮上,停下来无疑是不明智选择。

    “嘿……老婆子就是死,也拉上几个垫背的!来!放马过来!”罗天簌阴沉的说着,大手一拍,双手舞起了奇怪的姿势,眨眼后,周围树林全都嗖嗖的摇动了起来!

    我心中骇然。而其他的鬼帝也是如此,但现在没其他办法,只能是先攻击再说!

    “仗剑长歌踏三界,阴阳大道破无穷,天一道!天剑长歌!”我把咒语念完,天空无数的阴阳轮盘就出现了。一道道剑光全都轰向了罗天簌!系估找号。

    罗天簌的法术比我要快很多,但一直没看到有什么恐怖招数出现,我仗着龙魂铠甲和几个鬼帝都在,肆无忌惮就准备硬接她的招数!

    轰隆!

    第一道剑光炸响了!

    “不疑瀑布灌云顶。云天踏浪空中来,萨满!灵海沸腾!”罗天簌还是把咒语念完了,这个时候的,以她为中心,整个大地都抖了起来!随后恐怖的气浪噗通的一下,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从周围全冲了过来!

    轰隆!

    鬼帝们惊愕间,周围的树木居然就这么枯萎倒塌了,仿佛给抽空了灵气,然后化作无数的灵泉海洋,湮灭周围!

    我顿然感觉身体的毛孔窒息了,所有的灵气都给堵塞住,呼吸都难以维持!而灵海形成后,我们的动作和剑光的速度都肉眼可见慢了下来!

    包括三道鬼在内也动弹不得了,灵气的隔绝,反而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罗天簌冷笑着快速的躲避剑光,随后控制灵海攻击我和一群的鬼帝!

    我不停改变阴阳轮盘的位置,朝着罗天簌轰击!

    轰隆隆!

    无数的剑光砸落下来,但全都炸空了,罗天簌拔出了一把金色的短刀,迅速的朝我移动!我感觉我们的速度都给限制了,她却完全没有,甚至可以说如沐春风!

    锋利的短刀很快就到了我面前,我面色一苦,慌忙召唤出了惜君!

    惜君在灵气中也行动缓慢,但就在这个时候,黑龙铠却诡异发挥作用了,脚底下猛烈的抽取灵气,似乎这股力量也正是它喜欢的,竟比一般的气息吸收得更快!

    这无疑是意外之喜,我身体恢复轻松后,赶紧后退躲避!

    而罗天簌脸上出现了一丝苦涩,似乎觉得自己最后机会没了,愣在了当场!

    缩地术逃离原地的我已经不在灵海的范围内,一张黑符出现在手中,借道法攻向对手:“运剑不觉秋叶落,残梦时见巻云飞,天一道,晓梦飞剑!”

    剑气如落叶星辉,布满周围,我剑指一点,冥河古剑骤然跟着无数的光芒飞向罗天簌,然如落叶飘花!

    罗天簌再也不借任何法术,嘴角默默含笑,这笑是极其诡异的,其血还不断的淌了下来,随后嘭的一声,长剑透胸而过!

    而就在这时,我也看到了人生中鲜见的恐怖一幕!

    她胸前炸开一个血洞,一只红色的狐仙冒出了尖尖的脑袋。

    那狐仙冒出猩红的牙齿,一瞬间就跳向了我,想要咬我的脖子,但在晓梦飞剑的强大剑气下,它连续中了几下攻击后,瞬间就逃入了丛林中再也找不到了!

    我愕然当场,而三个鬼帝们都同样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档事!

    作为冥河古剑的主人,我深知这把剑的厉害,只要给这把剑杀死,就会连魂都不剩下,这也是防止意外发生,所以我才选择了这把剑干脆利落的斩杀对方!

    可罗天簌死了,却在胸口那跑出个血狐狸来,实在有些灵异了!

    罗天簌死后,灵海才消散不见,惜君等鬼帝才恢复了行动的自由,看着地上那把如同冥河古剑一样的小刀,我拿在了手中,细细的琢磨起来。

    “分赃!哈哈哈!”几个鬼帝大喜过望,去掏其他的宝物,人类的宝物值钱,像是他们这个等级的鬼帝,上下阴阳间也不是难事了,况且他们身属金瞳鬼门,有自己的发财渠道,宝物什么的,哪会不要的?

    说好能分到大半的宝物,所以我拿走了最重要的宝石小刀,又从行李袋里找到了全是宝石的刀鞘,还有罗天簌之前借道还阳的铃铛,至于其他的宝物,也不好意思去拿,水镇最近不缺钱。

    三个鬼帝大喜过望,把剩下的洗劫一空,随后就开始研究价值多少,我看这三个鬼帝就拿了一些零碎宝物,其他的看都不看,丢下了一堆黑符,我心中暗道可惜的过去捡了起来。

    可就在我弯腰的时候,忽然周边的林子里一阵轻微的骚动,惊得我猛然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树林却安静了下来,我和几个鬼帝面面相觑,连忙追了过去,想要看看出了什么事,结果到了出事点,却只看到两个人的脚印留下来!

    “看来刚才这老婆子还有同伴,不过我们下了阴间,谁还找得到我们?”那鬼帝说完,看着我就说道:“你虽然是人,但不知道为何那么多鬼同伴,想来是常常下阴间的,我是金瞳鬼门的掌门潭永世,往后生意就来找我。”

    “没问题,我是南部水镇城隍夏一天!也欢迎你以后路过我的城隍,来跟我喝一杯。”我也客气说道。

    “哦!原来是水镇的城隍爷!怪不得行走阴阳,真稀罕。”潭永世哈哈大笑,随后和我寒暄几句,就准备破界下去了。

    我因为有意要送他们走,所以简单告别后,就专门借了道给他们下去,我自己留在了阳间。

    这里是悬崖绝路,我召唤了天棺疾行,往刚才有人来的地方追去,既然对方害怕我,实力肯定不怎样。但我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毕竟泄露了出去,没准会引来更加可怕的追杀。

    但追了好久,却仍然没有找到这两个脚印的主人,直到从森林另一个位置走上了公路,也仍然没有发现。

    放弃追逐以后,我只能是沿着道路一路向北。

    天棺疾行走了一段路以后,夜色也渐渐的消失了,天空翻起了一道明亮的光,我松了口气,临晨了,对我紧张了一夜的心情有了一丝慰藉。

    可就是这个时候,陡峭的山路里,一队人抬着一对红色的棺材,匆匆的在夜路中行走,我看了一眼,面色也不禁一变,这半夜的从哪来的抬棺队伍?

    还是两口棺材!?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