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0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一章:盲从
    两口棺材在前面晃着,包括引棺的人,都没敢真走在最前面,一把把的冥钱,也全往棺材里洒了。

    是红棺开路。有点邪门,那不是引魂下阴间,而是安魂的。

    心生疑惑的我把天棺疾行回收到黑暗之中。缓步跟着这九个抬棺的人。那九个人走得也不快,步法中却隐隐有种频率在里边,我猜想是得到过什么高人指点一类的,不然这几个人不会这么走路。

    我没有开手机,并不知道现在几点钟,看天色,约摸也就六点多些,五六点这个时间段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这些人是要要阴气最重的时候埋下这两口棺材么?

    山路很快就出现了岔口,这些人转入了一片荒草垛里,我开了阴阳眼,这荒草尽头,阴气弥漫。好像还有不少的阴魂徘徊,看这些阴魂青幽幽的,应该是新死不久的,在这么个山旮旯的地方,实在少见。

    看向了两口棺材,淡淡的黑气絮绕出来,我沉吟了起来,这可就少见了。

    到了一片杂草堆里。山地陡峭,有不少的山石在附近,泥土并不会太多,不适合庄稼成长,而坟包四起,还多是旧坟。想来应该很长时间都鲜少葬人了。

    “陆水平,你昨晚挖的坑呢?”抬棺的人问了起来。

    “那,在那!”叫做陆水平的人是负责抛洒冥钱的,这类人负责带人提前挖好坟坑。等到第二天下葬的时候就不需要再去动手了,所以他很快能指出了那坑的位置。

    我站在夜色里,这些人并没有看见我,而是落了棺,过去检查坑口情况。

    两个坑已经铺上了一层白色的塑料膜,几块砖头砸在上面,可能是害怕下雨。

    现在棺材来了,大家也就七脚八手的去把砖头去掉,把塑料膜抬起来,拿掉了第一个薄膜,可能看到里面的并没有漏水下去,几个人松了口气,就准备去拿第二个的。

    可刚启开第二个,最先揭开塑料膜的陆水平‘啊’的一声惨叫,脸色煞白的坐倒在地,裤裆直接湿了!系估乐号。

    “这……这这……”张口结舌的陆水平脸都绿了,而周围的人也全都脸色惨白,吓得没命的往后退!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坟坑里,肯定是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九个人都吓得够呛,没命的丢下了工具往来的路跑,我心中也感到了一丝的瘆人,毕竟人类本能上,还是害怕一些未知事物的,等九个人跑得远了,我考虑了会,还是决定去看看怎么回事,毕竟也是道门的一份子,行侠仗义总是应该的,如果是厉鬼,就要避免她伤了村中人命。

    正准备过去,身后一个厉鬼就想要往我扑来,我回头看了一眼,应该是个淹死的新鬼,脸上白惨惨的,目光很是瘆人。

    “滚。”我低声说了一句,更强的阴气直接逼退了她,然后才走向了坟坑那边。

    两幅红色的棺材上都贴了符纸,那都是安魂用的,看见已经不知多久没用过的黄色符纸,我还是很怀念的。

    到了坟坑那,我往里面看去,那深红色长裙的女人,正直挺挺的躺在坟坑里,脸上也白如纸张,双目翻白,嘴巴是张着的,已经有了尸斑。

    回过头,这尸体不正是刚才我喝退女鬼的么!

    “过来。”我招招手,那女鬼旋即就过来了,不过想要她说话也不可能,只能肯定她是冤死的,要不然早就给底下城隍勾魂下去了,不至于成为厉鬼。鬼差上来劝不走,捉拿她不下去,反而给吃掉了,所以她在阳间就成游魂野鬼了,终究是害人的东西,所以对这些鬼,我没多少同情心。

    意识模糊的女鬼给我强行招来,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话,全是要报仇,要杀人的话,我不知前因后果,也就没法子的断定这里面的对错。

    拿出一张黄符,念了几句咒语把她收入了纸符,我准备看看棺材里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毕竟里面绝不会是正常死亡的人吧,正常死的谁会凌晨出丧的,不找死么!

    刚走到棺材边,忽然就在刚才村民逃走的地方传来了大喝声。

    “喂!住手!你是谁!为什么要碰这副棺材!”听起来苍老的声音喝道。

    话音刚落,一个老者就带着村民急色匆匆的过来了,老者一副责怪我的样子,而其他村民愕然之间还有点惊魂未定,全都看着老者的意思,似乎主心骨就是老者。

    我好奇的开了阴阳天眼,扫了下老者的修为,发现他竟也有入道初期了,心中不禁疑惑了,在这小乡村里,居然也有修炼者?

    “我只是路过贵地,看到这里阴气比别的地方要重,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两副棺材摆在这,还有这死了的女人,老人家,我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我平静的说道。

    “阴气?你也懂这个?”老者皱了皱眉,扫了我一眼后说道:“你不过是普通人而已,装什么大胆?乱动我施展的法术,不怕给脏东西上身,跟回家中么!”

    村民都害怕的瞪大眼睛四下里看,生怕脏东西突然跟自己回家了。

    看我不说话,老者哼了一声,走过我这边来,看了一眼棺材底下的女人,沉吟说道:“唉,造孽,我知道阿霞失踪,却不知道已经死了,而且居然还是在这里自杀。”

    村民们顿时露出了惊叹和唏嘘之声。

    “她不是自杀的,是淹死的。”我淡淡的说道。

    众人都一副害怕的样子。

    “什么淹死的,不懂不要瞎说!陆水平,把这人赶走。”老者气愤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其实对这些事并不大喜欢管,不过情况实在有点复杂,我拿出了刚才封魂的黄符,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往地上一丢,念了咒语后,女鬼就从符纸中出现了。

    周围出现了一阵阴风,而老者看了女鬼一眼,却显然怵然了下,但并没有过多的害怕,只是对我表现出了一丝的忌惮。

    “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把真相说出来,可就别怪我强迫你了。”我威胁老者说道。

    “什么真相假象!你以为随便糊弄大家,大家就相信了么?陆水平!还愣着干什么!这人破坏了风水!肯定就是他把阿霞杀了放这坟坑里的!为的是要让大家害怕!把他抓了交给警察!”老者说完,立马的打算招呼村民围攻我。

    我顷刻就把阴气全放了出来,霎时间阴风阵阵,老者是修炼者,感受这股恐怖的气息,脸色也不由大变了。

    “你!你是……”

    “哼,两副棺材上都有魔气,在南部,也就是你们天尊道有这个本事了,再不把真相告诉我,别怪我今天把你灭了!”我冷冷的说道,看了两口棺材一眼,阴寒的又道:“大半夜的,刚下过雨,阴气又是最重之时,用来养魔成功率确实不低,这两幅棺材里,我猜得没错,应该有一个活人,一个死人,活着的是恶人,恶人养成魔,死了的是好人,只是个药引,一旦魔成,村子的人怕还要死不少吧?一旦魔气足够庞大,吸入体内,确实是一大助力呢。”

    天尊道有驱使魔头的本事,全婵妤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这些东西别人不知道,但接触过天尊道的我,又怎能不知,这都近乎常识了,只不过没想到天尊道会在这里发展。

    “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天……天尊道……”老者脸色一变,顿时面露恐慌之色。

    “不说真话,今天我就抽了你的魂!”我低声说道,伸出了手,一道黑气就出现在老者的眼前。

    “我……我说!”老者已经确信我的实力无疑,这才想要说真话。

    “让他们把棺椁都撬开!”我立刻命令道,这棺材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是否就是天尊道,也全是自己猜测,如果是真,那天尊道想干什么?

    “陆水平,带人撬开棺材,快!”老者不敢违令,让村民去开棺。

    村民早就有些盲从,俨然给他忽悠得深信不疑了,所以没有违背,真的就用工具撬开了棺盖。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