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0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联络
    开棺后,一股恶臭从棺材中飘出来,黑脸的汉子躺在了里面,下半身已经发脓,脓水流了一棺材。应该只剩下半口气而已,等同于活死人!

    “呵呵,你们想要活埋了这人?”我脸色阴沉了下来。看了一眼老者。

    “不!不是!这人已经死了!”老者连忙否认。

    “大师!赵庆三已经死了!我们可没有要活埋他呀!你闻闻看,都有尸臭了!”陆水平连忙捏着鼻子说道。

    “对,对,肯定不是活埋。”一群村民应声说是,全都不承认的样子。

    “哼,死了?笑话,只要有半口气在,他就没死,把另一口棺材也开了!”我知道这黑脸的汉子没死透,一旦活埋了,那可就完成了养成的步骤,谁还活着会愿意给活埋?不过看这黑脸汉子眼角、鼻翼、嘴巴,按照相术应该是凶恶狠厉之人。怪不得快死了都没人给他说话。

    而只要人没死,魂就还封在身体里,是养魔的步骤。

    众人面面相觑,但还是把这口棺材给打开了,这一开棺,我露出狐疑之色,这竟是一口空棺,里面是一口香炉。

    我走过去想要拿起香炉。结果陆水平立马拦住了,苦着脸说道:“大师!香炉是镇魂的,不能拿!”

    “陆水平,你让开!带上村里人先走,一会我再电话通知你们来,我先和这位大师商量下事情怎么处理。”老者脸色难看。知道自己事败,已经没法掩饰了。

    “杀了人,就想这么处理?”我质问老者。

    “兄弟!前辈!我是天尊道……确实是天尊道的,本名包瑞良。在门中司职指导道长,求阁下放过吧,其实我们天尊道,包括我也是为民除害呀!你看这恶贼,横行村里,什么坏事没干过?三年前把他自己爹打了,没几天就死了,这里山高皇帝远,谁会查?在外面还伤了不少人,村里人怨声载道,就是她自己老婆,没准也是他自己按水里淹死的,这人抵死,您说我做的是坏事还是好事?”老者连忙的解释道。

    村子里的人表情都沉默了下来,看来事情确实不简单。系台协技。

    我看了一眼陆水平,警告说道:“好,你先带村人走,不过我如果发现你和他有什么联系瓜葛,我还会去找你。”

    陆水平连忙点头,就带着刚才抬棺的人一溜烟跑了。

    “怎么回事?”我看着厉鬼不断的游走在赵庆三的棺材旁边,双目直视,不肯离去,就知道是想要复仇了,只不过这半死的赵庆三身上有黑气,厉鬼不敢靠近,因此一直都没法子复仇。

    看我相信,包瑞良赶紧说道:“前辈也是明白人,我们天尊道虽然是邪道,不过做的事,并没有什么错的,都是找一些坏到底的人的麻烦,绝对没有去找过良人!因为这些人对我们完全没用呀!我是打算把这赵庆三活埋,但也是他罪有应得!”

    “哼,无论你说得天花乱坠也好,魔始终是魔,养出来也是要去害人的!今天你以为能够逃过制裁么?”我冷笑说完,抽出了掌门金剑,一剑就劈开了香炉!

    香炉一开,里面一张符纸,以及一堆旧物散落出来,一看就是生辰八字和一些生者用过的东西。

    包瑞良尴尬的说道:“没法,他们生前是夫妻,死后找不到尸体,暂时就先这样葬了。”

    “呵呵,真是这样?你确定你不是要炼两只魔出来?”我看了眼在旁边徘徊的包瑞良的妻子,脸色难看了下来。

    包瑞良表情难堪,仍打算解释点什么,我一剑就把这些东西烧了。

    可以看出对方目光中一闪即逝的心痛,但我可管不了这么多,既然不明白,那就全破坏了好了。

    看我还要拿剑去劈赵庆三,包瑞良连忙制止:“大师!他还活着!”

    “你不是说他死了么?”我冷笑反问,也间接证明了包瑞良的心机。

    “是活的!”包瑞良已经有些慌了。

    实际上我早就知道这里面藏着的猫腻了,那个香炉很可能也是养魔的办法,女人死得惨,所以直接成了厉鬼,而包瑞良不知道发的什么神经,居然会去杀老婆,看夫妻俩的年纪,应该有三十多岁了,是什么事让这赵庆三早不杀晚不杀,现在才动手?这包瑞良肯定有问题!

    除魔卫道责无旁贷,现在这赵庆三已经有魔化的迹象了,魔气入体,肯定是包瑞良故意激活的,我长剑往赵庆三的脸上一划,掌门金剑就开始把黑气引了出来,随着我抽剑,这股黑气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包瑞良无法阻止,也不好去阻止,毕竟我可没杀人,而是消除了赵庆三的魔气。

    “赵庆三一身脓包,是因为你注入的魔气不纯吧,癫狂是副作用,所以掐死了自己的老婆,而你为了养魔,间接害了两条性命,或许更多,我没有时间找你麻烦,但也不会放过你。”我说罢伸手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股气息强行攻入他丹田的位置,直接破坏了道统之力,这相当于强行让他反风,废了他的修为!

    包瑞良本来还想反抗,但这一变数实在太快,他连反映都没有,就无法借法了,嘴巴张的老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花费功夫废你的修为,就是有心要留你一命,当然,是在你招供的情况下,如果不说,你知道我杀你会很简单,我甚至可以抽了你的魂,再让你说出一切来。”我冷冷的说道。

    包瑞良万念俱灰,道统之力没了,这比杀了他都难受,但现在显然我还不止想这么做:“我……我说了真能不死?”

    “嗯,那要看你的信息能带来多大的作用了,如果信息能救很多人,那就当是救了你自己一命好了。”我点头说道。

    “好!我说。”无法沟通道统后,包瑞良也很光棍,说道:“四方道门大会,我的师尊准备要大干一把,所以专门找偏僻的地方让我们这些弟子前去办这事,我也是为了完成师门任务才这么干的!”

    “到底是什么事?连你们天尊道都要去掺一脚?”看来不止是四方道门,连隐藏在暗处的天尊道都跃跃欲试了,这养魔的事,恐怕也就天尊道敢去做了。

    “我只是底层的弟子,师尊的意图怎么都不会告诉我们这些弟子吧?我们专门挑了恶人来养魔,也是替天行道而已,这女子也不全是好人,我都调查过了,而且你觉得能跟这赵庆三走在一起的女人能好到哪里去?生前不厉害,能死后变厉鬼么?”包瑞良摇头苦笑道。

    “无论如何都好,都会有警察介入,你们天尊道都是玄修,对凡人动手,总是不对,废你法力也是为了你好,看你入道也不是一时半会了,也不会缺什么钱,把这里解决清楚,我会让其他道门的人跟进的。”我说完,看到那女鬼要逃,立马那黄符收了她。

    原来天空已经近乎全白,鬼也不能久留。

    我跟包瑞良拿了手机,拨通了章素离的单线联络电话,结果是弟子接的电话,并让我转去打另一个电话。

    我知道章素离到了北方道门那边了,但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告诉谁,就又打了章素离电话,并把这里的事情跟她一说,想让她通知其他道门留意这件事。

    章素离接到我的电话也是吃了一惊,对这件事情也表示了关注,并让其他道门的介入其中。

    “四方道门大会召开在即,你却还在湖省南部……能赶得来么?这里乱成了一团,都等着你来澄清事态呢,还是赶紧的来了再说,这些事情我会让下面的大长老介入的。”章素离说着,沉吟了下,又道:“不对……天尊道养魔的并不多,你说他叫包瑞良?那他师父是谁?”

    “你师父是谁?”我回头问道。

    包瑞良冷然一笑:“司空琴!”

    电话那头的章素离沉默了下,然后说道:“司空琴?夏掌门,你以后遇到叫这名字的人小心点吧,那是天尊道的太上掌门,这包瑞良应该不简单,这事我会和九大道门一起开会通告的。”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