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0.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三章:风雪
    “我已经把包瑞良的道统废了。”我顺口说道。

    “这……嗯,知道了,夏掌门,不知道罗天簌……罗前辈,是不是也死在你手中?你放心。我就是想确认下,心里有个底,这件事其实其他方道门已经当成是你做的了。因为是刚才收到的消息,现在已经紧急招大家开会了。”章素离叹了口气,似乎在那边也很头疼。

    我仔细一听,旁边确实有不少的嘈杂声,可以想象那边的确乱成了一团,我犹豫了下,老实的承认了下来。

    “我知道了,我这边会和太上掌门汇报的,希望你早点来这里。”章素离有气没力的说道,似乎我是摊上大事了。

    “好,我会尽快赶去那边的。”我回答后,准备挂掉电话。

    结果章素离忽然又蹦出了一句话来:“你为什么不杀了包瑞良?他毕竟是魔道,手底下可能有不少的人命。”

    我愣了下。看向了包瑞良,这家伙脸色惶恐,似乎还真怕我杀了他,但既然说过不杀了,总不能又言而无信吧,就说道:“我答应了不杀他。”

    “嗯,那你还是小心点吧,再见。”章素离挂掉了电话。

    我莫名其妙的把电话还给了包瑞良。心中也很好奇:“你师父是天尊道的太上长老,你反而只有入道期?”

    “师父说我放不开手脚,资质鲁钝,只让我干一些底层的杂事,现在我也不用混了,回家卖菜去好了。反正他老人家弟子多。”包瑞良说完,叹了口气。

    “把这里处理下,别让我知道我走后你背地里又弄些什么事出来。”我冷冷说道,随后把周围的厉鬼全都招回来。放入了纸符里,摆了阴阳借道大阵,将她们全都遣散到了阴间。

    包瑞良刚才来得很快,一个电话就到了,肯定开了车子,我伸手说道:“带了车子来的吧?钥匙给我。”

    包瑞良犹豫了下,垂头丧气的把车钥匙递给了我。

    出了外面的山路,果然一辆五菱面包车就停在那,我启动了车子,朝着北边前进。

    罗天簌的死这么快就给报上去了,这清虚道影响力果然不小,还让其他方道脉也一口咬定是我干的,只不过半步地仙都死在我手中,给这么一宣传,应该能镇住宵小之辈吧?至少一段时间内或许不会有人来找我麻烦。

    白天不容易出问题,我一路疾驰,很快从山路转到了二级公路,看着周边渐渐有了村子和路人,我问了路,转道进了高速路口。

    面包车没装导航,而且害怕会给定位,所以在高速路上随便找了个城市,在市里又买了辆越野车,把面包车直接丢在了停车场里。

    长城越野车还是挺不错的,不愧是这两年越野车里卖得最多的,价美物廉,就是这次买到的配置跟上次比差了点。开着新车出了湖省南部,我很快就到了北部了,这次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心里想着是不是清虚道已经偃旗息鼓,准备等我到了北方道门才收拾我?

    疑惑的同时,我也暗暗警惕了下来,毕竟我今天一整天都很少进入服务区,就是上个小厕都开了双闪灯停在高速路边解决了,可能这些人正因此而没待到我呢?我一路平安,没再遇上清虚道的人,所以在夜晚的时候,我就快到首都周围了,算是彻底越过了东方的道脉,进入了北方道门的领地!

    听说首都不好进,安防条件很严,所以我就绕道过去了,而这一绕道,总算在快到辽省的位置的时候出事了!

    在一条山路上,黑夜里大雪飘得漫天都是,车子开在道上,速度根本上不去,跟平时比起来,就跟蜗牛一样了。

    雪下的实在大以后,没法子的我只能进入了一间在路边开着的小卖部里暂时躲避风雪,看了看车子里的时间,深夜十二点多。

    徒步走了下来,还真有不少车子也停在了这里,进了小卖部,温暖的暖气让我浑身也舒服了些。

    “小伙子,穿那么少呀?这是从哪来的呀?”看我穿着长袖的运动外套,一身厚厚衣服的店主连忙问我。

    “南边来的,老板,来份方便面。”扫了一眼店铺,卖的东西大多是货运司机经常光顾的百货。

    拿到方便面,我泡好后准备就在这里吃完,然后继续北上,等待的功夫,老板就说道:“小伙子,天气预报说要下一天的雪呢,你不会还想要往前面去吧?”

    “去不了了么?”我有些疑惑的问起来。

    “嗯,刚才有人从那边过来,说是十几里外的路堵了,交警还在加班加点清障。”老板好心的提醒我。

    我一想,难道要转道回去?这百里内,肯定上不了高速吧?高速路没准也堵了,反正到了北方,开车和阴间一样危险,那我还不如走阴间好了。

    想到这,我笑了笑:“老板,多谢提醒,这是我车钥匙,车子就给你开了。”

    “哟,不好吧,小伙子别开我玩笑,你实在没钱付这碗面的钱,我请你就是了。”老板人不错,当即拍了拍胸部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老板放心吧,这车不是黑车,刚买的还没入户,购买这东西的身份件都在这,你拿去办理下过户就好,打我给你的电话,会有人帮你处理。”

    老板狐疑无比的接过了购车的发票,还有一些简要的信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一边吃面,一边看老板在验证这发票什么的真假,我把雷虎的电话给了他,这段时间我用的购车单位全是雷虎旗下公司的,所以问题并不大,老板高兴坏了,一碗面换了一辆车,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吃完了面,老板再三挽留我,我宽慰了他几句,就沿着风雪路,往北方而去,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我钻入了树林里,借道下了阴间。

    召唤了天棺疾行,我坐上了棺材,把惜君和王胭都叫了出来,一路往北方前进。

    “哥哥,我们到了哪里了,这里好冷呀……”惜君紧了紧衣衫,我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这小姑娘也知道冷了?到底是人是鬼?

    “胭儿,你冷不冷?”我问了一句。

    “不冷呀。”王胭无辜的说道,看着惜君,羡慕捏着她都臂膀。

    我觉得应该是惜君吃了那串珠子所以产生的副作用,也就没留意了,抓紧时间赶路再说。

    我并不熟悉北方的路,只能凭借方向感去黑龙省那边,这里的阴间也很冷,比南方的阴间冷多了,我穿了两件衣服都觉得冰冷无比,好在老板看我身上淡薄,借了我他自己最好的皮衣,要不然我会冷死在这里。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的路,正高兴已经快到黑龙省那边的我,忽然感到周围阴气兴盛了很多,一阵阵大雪诡异的飘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这阴间也会下雪么?

    “哥哥,我好冷呢,”惜君直接就抱住了我,我吓了一跳,惜君竟然瑟瑟发抖起来了。

    “好,你先进魂瓮里吧。”我喊停了天棺疾行,把惜君和王胭都收了回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能量的波动,摸着这飘雪,心中暗暗吃惊,这好像不是天然的雪!是斗法的残余能量!系台匠技。

    这附近难道有人在斗法?引来了现象级的恐怖环境?

    我害怕的带上了鬼面具,藏形匿迹了。

    “哈哈哈!找死!今天你若是不死在这里,我都不信这个邪!”一个女子的声音张狂的在风雪中叫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