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1.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半妖
    女子的声音刚落,周围风雪又起,呼呼的风声犹如台风一样的呼啸而来,我这是进入了别人的斗法场地了!

    蒙尘一样的阴间里,山路崎岖蜿蜒。不走大道根本看不清楚远方情况,误闯入起这里也不是特别的奇怪,紧接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我心中惊讶能量剧烈的同时,也对斗法是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孙妍!休想逃!躲在我四方道门里四下搜罗消息,真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么!”那女子的声音又传来了,随后是一阵念咒的声音!

    我惊讶无比,心中却充满了喜悦!孙妍不是孙婆婆么!孙婆婆难道没死?

    刚才的风雪很熟悉,那是清虚道的青云过顶,应该是悟道期的高手对上了孙婆婆!

    “宫凤小娘皮,这里可不是你们清虚道,在阴间底下,你也撑不住多久!趁早别费力气了,我没那么容易给你抓住。”孙婆婆熟悉的声音在黑暗里传来。

    我沿着声音看去,果然在山道那孙婆婆正在和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子斗法,孙婆婆手里拿着这葫芦,在手里晃了晃,的一大堆的银沙飘得周围都是,她动作很是灵巧。对方想要攻击到她,恐怕还得要用到大范围的法术才行。

    葫芦里的傻子是天海银沙。而她的修为我记得当时应该是鬼帝以上了,现在阴阳天眼看起来,居然也有鬼帝后期,不过还是比南宫师叔差了一个等级。

    和她对打的清虚道女道士一身绿衣,手中拿着拂尘和一把小匕首,实力也有鬼帝后期,招数精妙,看起来绝对不弱,我仔细一看,这老女人不正是当时和田友东在一起的女道士么?

    好呀,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今天哪还能留她?

    “仗剑长歌踏三界,阴阳大道破无穷。天一道!天剑长歌!”我拿出了一张黑符,用精血快速的写上了法诀,往身前一推,这纸符如同活了一般嗖的飞上了空中!拔出了黑龙剑,长剑一指,数十个阴阳轮盘就出现在了天空中,猛烈的剑光朝着宫凤猛地砸落下来!

    轰隆隆!

    一连串的攻击直接把宫凤打蒙了,就是悟道后期的修士。要应对我的绝招也是很困难的,当时和孙心平切磋,他就没能拿我怎样。

    “谁!是哪位道友没看清,胡乱攻击的!?不知我是清虚道太上长老宫凤么!”宫凤怒喝起来。

    “什么宫凤不宫凤的,别人打你这不正常么!你这人脾气这么横,谁遇到不敲你闷棍!”孙婆婆大乐,天海银沙立即全力的倾泻而出,两面夹击,顿时打得宫凤节节后退起来!

    “你们!到底是那个道门的朋友!敢不敢报上名来!以后老婆子定当上门讨教!”宫凤憋屈的怒吼,她当然知道这是道法,所以难免觉得是我乱来,道门自己打道门的人,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晚辈夏一天,承蒙之前照顾,难道宫凤前辈忘记了么?就在娄市加油站那。”反正大家不对付,难道不报名字以后就不知道了么?

    “好!原来是你这野孩子!宫某今天栽在你这里,不过你可要记住了,四方道门大会,有你好果子吃!”宫凤立刻就想逃走了,一下子就躲过了我的法术,但孙婆婆怎么可能给她逃,连忙用银沙拦着她!

    “这就想要逃了?没门!你今天可追着我大半天不放来着!”孙婆婆一只手使用银沙,一只手快速的引来更为强大的力量,准备一击把宫凤打成重伤。

    “我宫凤要走凭你们可能拦着我么?”宫凤大怒,但要说不怕她就不会逃了。

    看对方身形穿梭在浓涡,孙婆婆一击居然直接落空了,打得周围岩壁凹进去一个大洞。一对一的话,悟道后期专心要逃不是什么难事,孙婆婆没有其他招数限制对方,只能让她冲进林子里逃了。

    其实我觉得就算追上了,也不能真拿对方怎么的,我对付罗天簌的时候就是这样,也是凭借一大堆的鬼帝,再加上她给反噬重伤,这才有了胜算。

    宫凤逃得远后,孙婆婆就飘过来了,上下打量着我:“小家伙居然都悟道了呀,刚才那招可是你师父那悟出来的吧?”

    “嗯,师父教的东西,一刻不敢忘。”我苦着脸说道,师父的事,仍然让我心中一痛:“孙婆婆,师父渡劫失败的事情您知道么?”

    “唉,逝者已矣,孩子,别伤心了。”孙婆婆叹了口气,过来摸摸我的脑袋:“都听说了,南宫那小娘皮也去了,老伙计们都走了,婆婆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咯,只剩下你一个,我记得你一直都很想去破解引凤棺,恰巧听说了北方的事情,我就想要上来看看,有什么能帮上你的,结果的刚混进了清虚道弟子里面就给揪出来了。”

    “孙婆婆……”两眼一红,看来孙婆婆和南宫师叔不但是敌人,也是朋友,要不然不会表现出难过的样子。

    “当时在南宫那小娘皮跟我在外海御敌,一路打到了阴风岛,最后失散了,没想到她没逃过这一劫,争端了几十年了,最后是这么收场,呵呵,实在是讽刺。”孙婆婆一路和我说起了当年结识南宫师叔,并且又和师父认识的事情。

    三人当年也是叱诧风云的人物了,互相的倾慕和喜欢,但师父一心向道,和南宫师叔虽然都互相喜欢,但最后也没能在一起。

    孙婆婆深深的愧疚道:“你师父他还是喜欢南宫小娘皮多一点的,要不是我从中作梗多年,恐怕他们也就在一起了,唉,现在好了,也算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双宿双飞了吧。”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只能当作是听故事一样听她说话,人年纪大了,又没什么亲人,也就爱说说以前的事情,我把惜君和王胭都放了出来,她们也挺喜欢孙婆婆的,之前说孙婆婆偷珍珠,两个孩子还不相信。系讨丽血。

    “婆婆、婆婆。”胭儿腻腻的抱了过去,孙婆婆喜欢极了,赶紧把两个孩子都搂在了怀中。

    “婆婆,我们以后还去海底偷珍珠么?”惜君俏皮的说道。

    “去,有什么好玩的都带着你们两个皮孩子。”孙婆婆高兴的一手抱了一个,然后对我说道:“你太溺爱她们了,年纪小小的,怎么就给他们升到了这个实力去了,也不怕出点什么事。”

    我笑了笑,准备说点什么,但孙婆婆忽然‘哎呀’的叫了一声,然后奇怪的看着惜君:“孩子,你不是鬼身了?”

    惜君疑惑的看着孙婆婆,一副好奇的样子,我这才想起了惜君会冷的事情,赶紧的把皮衣脱了下来,给惜君穿上。

    “惜君这孩子之前一遇到风雪都叫冷了,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婆婆帮看看是怎么回事吧。”我心中顿然一惊,不是鬼身能进魂瓮,身体却和鬼不大一样。

    “我看看。”孙婆婆立刻把手探到惜君的脑门那,似乎一股气息引入了惜君的身体里,过了一会后才收了回来:“这……我想她已经不是鬼了,似乎正在妖化!”

    “妖……妖化?这怎么可能!她明明是鬼。”我脸色大变,猛然沉吟起来。

    “还不全是妖,而是半鬼半妖的状态,你知道的吧,南宫那小娘皮就养妖,我多少还是接触过一些的,对他们妖的属性还是很了解的,就跟你背后背着的,那睡着的紫竹妖差不多的气感。”孙婆婆说着,指着我背后的单肩包上挂着的竹节。

    “婆婆连紫竹妖睡着了都能察觉出来?那惜君真是半鬼半妖?”我惊讶了,随后忙问这半鬼半妖是什么状况。

    “我不清楚她发生了什么事,奇怪,妖也能是一半,鬼也能是一半的么?”孙婆婆也奇了,满是皱纹的手捏着惜君漂亮的小下巴看来看去,随后又道:“孩子,你不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有什么古怪么?”

    惜君连忙挣脱,嘟着嘴摇头。

    “她母亲好像能变成凤凰,在面临给封印进引凤棺之际,把一颗红色的珠子放进了她额头里,孙婆婆你觉得那红色的珠子是什么?”我连忙的把之前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孙婆婆。

    “珠子?什么样的?凤凰?你亲眼看到的?”孙婆婆沉思起来,又觉得我说的事有点玄了。

    “是凤凰,我去过活阵,那的大黑猫把惜君死前那一幕放给我看了,所以我能肯定那就是神鸟凤凰,而那颗红色的珠子我就不知道是什么构成的,是很金红色的,很像是烧红的火球。”孙婆婆值得信任,把这事告诉她,或许能找到其中的原因。

    “我知道了,让我想想,我以前好像在古籍里看过。”孙婆婆背着手一路往前飘,一路思考起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