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2.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恶念
    从这里的大道一路往北就是北方道门的领地了,我召唤了天棺疾行,坐在了上面和孙婆婆聊起了惜君来。

    “凤凰多指神话中的不死火鸟,是人世间幸福的使者,每数百年。它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于熊熊烈火中**,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和幸福。相传**为灰烬后,她会再从灰烬中浴火重生,而为永生,这孩子死后成了鬼体,而她母亲把那颗珠子,注入了她的身体里,很可能是促成她半妖之体的根源,那珠子我如果没猜错,必然是凤凰本源的力量,一旦她的实力到达一定的程度,就会激活她的本源,最终浴火涅槃,你最近可有见过她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孙婆婆一边说,一边的问我。

    “有,她还长了翅膀……”我说着,指了指她身后有翅膀的位置。

    “那就对了。她必然是凤凰子嗣无疑,但不知为何。她母亲却又给她注入本源力量,难道她身体里还有其他更厉害的杂质么?譬如会阻碍她复活和涅槃?”孙婆婆很好奇的看着惜君,最后又问我道:“她那个吞噬的力量有没有保留?”

    “有,不过现在不需要吞,吸来的力量还是她自己的。”我和孙婆婆面对面,惜君在我后面跪搂着我,红扑扑的脸庞黏在我脸上,竟有了温度存在。

    以前我能把这解释为火属性,但现在已经给否定了,她是半妖半鬼,已经不算是鬼了。

    “嗯,那就对了,这就是她身体里抵御自己凤凰本源的杂质。可能她母亲也知道这一点,也早就料到小小的孩子,根本不能抵御这股掺杂而来的力量,所以把才把自己凤凰的本源放入了自己的孩子体内,这本源,就跟凡人的心脏一样的重要,所以呀,母亲的力量何等的让人怜悯和敬重?鬼体半妖。说得也还是笼统了,那股杂质恐怕才是她体内的关键存在,就好比人的心魔,如果除去得晚了,压制得不及时,晋级的时候它就会来捣乱,进而走火入魔,唉,宇宙里的正反两面,也正是相互存在的,谁都躲不开,这孩子心性单纯,你还要好好的引导她。”孙婆婆细致的考虑后得出了这结果来。

    我愣了下,消化其中的过往,也终于理清了惜君体内的几种存在,她体内两股本源的力量,一正一邪,只是现在她力量还弱,邪恶一直给正义压制着,因此才会像个正常的孩子,如果邪恶大于正义,恐怕她就会离我而去,甚至还要闯出些弥天大祸来。

    每次提升修为的时候,惜君体内的恐怖力量也会露出端倪来,同时也是她赖以战斗的力量,如果去掉这股杂质,她失去了吞神的力量,那她还能快速的成长么?

    答案是否定的,没有了转换的力量,惜君很可能会沦为和一般妖鬼一样的存在,升级缓慢,能力普通,顶多能靠天生凤凰而带有点特殊绝招而已。

    而且吞神的力量还不知道能不能驱除。

    “婆婆,我知道了,以后会好好的引导她向善的。”我认真的说道。

    “惜君不会变坏的。”惜君亲了我的脸颊一下,然后认真的说道。

    “嗯,惜君要乖乖的才好。”孙婆婆摸着惜君的脑袋,让她旁听,也正是为了给她打预防针,免得以后实力强了,就真的不好去说了。

    温馨的时刻总是很短暂,前面的大道上,三个人往这边赶了过来,为首的是个年纪很大的老者,而另外两个就认识了,宫凤和田友东。

    “果然还在这里,你们俩就别再走了,死在这里好了!”宫凤冷笑着说道。

    孙婆婆如临大敌,和我说道:“婆婆去给你拦住那三人,你先上阳间去,随后婆婆就到了。”

    我看向三人,特别是田友东,脸色阴霾了下来:“不用,孙婆婆你牵制住一个,另外两个我想办法解决。”

    孙婆婆愕然看着我,但很快就点点头,她是知道我花花肠子多,就说道:“那吕宫凤这小娘皮我来对付。”

    “吕师姐,要不要我帮帮你呀?这孙前辈可不大好对付,当年就是很出名的人物了吧?和你好像还是师叔关系?”田友东冷笑着说道。

    “哼,用得着你管?你们去把姓夏的小子抓了,拉去掌门殿溜一溜,看看太上掌门什么意思才是主要的事,你们不觉得,罗师姐居然都死在他手里了很妖异么?我看你和范师兄能不能抓住他恐怕都是个问题!”吕宫凤冷声说道。

    原来吕宫凤居然还是孙婆婆有旧,怪不得两人一路打架,还互相言语攻击。

    “田友东,你别忘了,你的魂髓还有一丝在血云棺里,等着给关进里面去吧。”我冷笑着说道。

    “臭小子,你一半的寿命都没了,威风什么?别人解不了,我们太上掌门未必不能!”田友东气得够呛。

    “嘿嘿,五阴之体还需要消耗寿命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不为所动的笑道,这顿时让田友东差点吐一口老血出来。

    “范阳师兄,今天你来打头阵,我给这小子弄去了一丝魂髓,一会很可能会出事的。”田友东也是老谋深算,有自知之明,生怕给血云棺算计,所以就先把自己的责任卸下来再说。

    “嗯,田师弟,这事我省得了,你能打就打,不能打就先回门派里吧,这几天时间,太上掌门会研究出办法来的。”另一个老者范阳点头说道。

    “胭儿,把关起来化了!”我把王胭的血云棺放了出来,霎时间红云滚滚,一大片的林子全都陷入了红色海洋中!系讨岁弟。

    田友东表情骇然,猛地就想往后面逃,结果红线忽然就出现在他的身上,将他拉向了血云棺!

    “定魄安魂束其形,追死追生禁司命,天一道!人鬼仙棺!”我丢出了一张黑符,立即念咒封棺,连黑龙都能封住,何况是这田友东。

    嘭!

    棺材盖子砰一声就开启了,田友东整个人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的朝着我这边走来。

    “血衣!”我带上了鬼面具,给孙婆婆加了个血衣!

    悟道期的血衣已经和外婆当时在血云棺里施展的差不多少了,红光御身的孙婆婆脸上大喜,双目颜色骤然变成了紫色,拿出的葫芦启开后,银沙从葫芦口那飞出,漫天往范阳和吕宫凤压去!

    “血衣!”我给惜君也加了个血衣,惜君的中期实力直接提升到了中期巅峰,几乎跨入了后期。

    战斗状态的她背后两只翅膀展开,速度快得离谱,立即强攻范阳。

    范阳这老头当然有所戒备,蓝符和红符交替使用,本事倒是强得很,频频打退惜君的进攻,居然十分擅长小法术。

    吕宫凤和范阳给拦住后,眼睁睁看着田友东瞬间失神,随后往血云棺里创,心中都着急不已。

    “田友东!还不用法术!”范阳怒喝一声,结果田友东顷刻就醒了过来,猛烈的摇着头。

    我咬咬牙,看来王胭的等级是硬伤,就说道:“胭儿,再坚持下。”

    “没事的,哥哥你不用照顾我。”王胭一如既往的是个好孩子,在血云棺旁边召唤田友东的进入棺椁里。

    田友东心中的挣扎可想而知,如此情况也就别说是斗法了,能不能抵御住还是个问题。

    看王胭法力方面没什么问题,我就开始借法帮助惜君,毕竟仅凭她的力量,还不足以对付范阳。

    “孤荷几过江上月,流年空度剑中霜,天一道,流霜雪剑!”我拔出了冥河古剑,长剑在咒符的力量下化作雪莲霜花,有聚拢足够的寒冰力量,一剑就劈向了范阳!

    轰!

    范阳在惜君的骚扰下,分心二用,招数还没施展出来,就拿一个罗盘一样的东西硬抗了这一招!

    啪的一声,罗盘直接给我劈碎了,范阳额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不过这也让他有机会施展出了绝招来。

    田友东那边抵御不住招魂,反着身子退到了血云棺的那,随后噗通一下,一头就栽到了棺材里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