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3.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雪原
    “田师弟!”范阳大惊失色,而吕宫凤更是脸色难看,田友东一个门中的太上执法长老,位高权重,还是悟道后期的大修士。直接窝囊无比的给关起来了。

    “留他小命,把他力量化了!”我和王胭说道。

    血云棺立即把所有的力量全用在了了消化上,这一下田友东在棺材里‘咚咚’的乱敲起来。但进了血云棺,要想再出来可就不容易了!

    “不要!夏掌门!有话好好说!不要吸我的力量!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对了!在清虚道我还是能说的上话的,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站在你这边!”

    棺材一阵阵红色的浓雾翻腾起来,田友东在里面跟杀猪一样哭号,连连哀求放过他,其实如果不是他这么慌张,动用全力去抵抗,恐怕也没消耗这么快,现在估计是一下掉一个级别,很快就成为凡人了。

    我没有理会,王胭看过来征求意见时,我也是百忙之中抽空点头让她继续了。

    “晚随楚归寻梦鸟,心逐巫山不了云,清虚道!梦鸟追云!”范阳惊怒交加,拂尘搭在手上。怒喝咒语,这一刻。仿佛山河都变色了,周围云腾雾绕,气势惊人!

    “老婆子来接这招!”孙婆婆知道这招的厉害,在斗法的关键时刻,立即想要来帮我接招。

    “惜君!”我感激不尽,但也让惜君马上去对付吕宫凤。

    人的招数层出不穷,鬼的能力也是千变万化,转换对手并不困难。

    有了孙婆婆帮忙,我立刻就摸出了黑符,放置眼前快速写了几道咒语,随后放回了冥河古剑,拔出了一金一黑的双剑,继续施展法术:“惜君撑住。弃剑寒泉清涧里,扶琴飞鹤白雲間,九剑道!踏剑随风!”

    两剑浮空,周围剑气纵横,嗖嗖两声,剑气猛扑范阳!

    范阳招数用老,又给孙婆婆阻挡,再接我的剑。顿时手忙脚乱了,不过惜君那边压力也变得很大,只能凭借高速度躲避吕宫凤的攻击。

    哧哧!

    我黑龙铠的力量一下就抽去了一大截,旋转不停的剑气跟着龙影而出,砰砰两声撞入了地表,炸开了两个深坑!

    噗!范阳腰间一道鲜血溅射了出来,刚才避无可避下,居然把他的护体罡气破了,直接劈开了他腰部,红色的血花溅得灰白的地面都是!

    孙婆婆大笑,连续的猛攻起范阳来!

    “哼,宵小之辈,阴间治不了你,阳间再看分晓!”范阳冷哼一声,然后看向了吕宫凤:“吕师妹,我们快点走,田师弟已经给这姓夏的小子弄死了,我们回去报信。”

    “好,就听范师兄的。”吕宫凤咬咬牙,可能觉得实在也没别的办法了,也只能是先逃为妙。

    “别……我还没死……没死呢……范师兄……吕师姐……”血云棺里传来了田友东的微弱声音。

    “师兄……”吕宫凤毕竟还带着些门派感情在,并不能跟范阳那么狠心。

    “走也是救他!难道吕师妹想栽在这里么!一把年纪了,热血什么!”范阳不客气的呵斥吕宫凤,一副大师兄的派头,头也不回的飞遁而去。

    道门不乏厉害的遁速,范阳往前一踏间,好似走了十几步,当真快如闪电。

    “嗯。”吕宫凤当然不会一个人对抗我们,急忙跟着走了。系系广亡。

    “两个薄情寡义的东西!什么玩意!”孙婆婆啐了一口,拍拍手一副轻松搞定的样子。

    两人逃跑后,我觉得血云棺消解得差不多了,就念了开棺的咒语,把虚弱的田友东拎了出来,拿出了一枚黑色的丹药直接塞到了他口中,这丹药至少保住他性命是没问题的。

    “孙婆婆,我把他弄到阳间吧,他现在的情况肯定在阴间活不下去的。”我一边说一边布阵,借道大阵我早就熟练无比,说话的关头就弄好了大阵,借了道就把田友东丢上了阳间。

    上面风雪交加,开启阴阳道的时候还有不少的雪飘下来,肯定十分的寒冷。

    不过田友东现在也不算凡人,只是修为给吸回了入道大后期而已,虚弱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气血的大量消耗。

    把田友东打发后,我和孙婆婆继续北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孙婆婆忽然就问道:“一天,你不是要去四方道门大会开会么?婆婆还有点事要去解决下,约好了和一位老友在前面见面,再去林海雪原底下附近的阴间,所以在这里就要先和你分开了。”

    “哦……孙婆婆,要不我还是和你一道去吧,我有些不放心你自己去。”我打开了手机,虽说没有信号,但时间日期还是有的,延迟个一天应该不会有什么。

    “不用了,你事情多,去的时候还要去自己的阵营,把该做的,该说的都说说,朋友多了才不会给欺负不是?到了关键的时候才出现,那都是愣头青,只有多番准备,多方考虑,才能找到解决事情的办法,不是么?在上面婆婆帮不上你,才更加的担心呢。”孙婆婆摸摸我的头。

    “好,我知道了。”我点点头,随后忽然想到了一点,就问道:“婆婆的朋友……是不是百顺爷和阿母他们?”

    孙婆婆乍一听愕然,但很快就释疑了,笑道:“什么都瞒不住你,就是他们,所以你该放心了吧?”

    “嗯,有百顺爷和阿母在,我也就宽心了。”我知道他们肯定有大事要去做,也就不好抽这热闹了,还是赶紧去见孙心平孙老,免得真开会了会陷入被动中。

    “那就上去吧,从这里开始,北边就不安全了,你一个人身,总有诸多不便,现在阴间北边大腕齐聚,很多都是一些凶狠嗜杀之辈,没有事,或者只身一人的话,就不要下阴间来。”孙婆婆警告我道。

    “我记住了,那婆婆你也小心。”我说着就当场摆了借道大阵,准备上去了。

    直到看见我借道还阳,孙婆婆也没有离开原地,她还是很关心我的。

    黑夜里,我只身上了阳间。

    一片白色的森林出现在我的眼前,丛林莽莽,白雪皑皑,我知道在阴间里走的那段路,已经让我走到了吉省和黑龙省的附近了,现在这时间也快要过年了,难免冷得出奇,所以我没敢把惜君招出来。

    拿出了手机,现在已经距离四方道门大会只有三天多一点的时间了。

    这里好像并不是偏远的深山,还是靠近城市,或者县城的,因为信号还有一两格。

    信息很快就飞速的传来,好多的电话差点打爆了我的手机,好一会功夫,我总算理清楚了电话到底都是谁打过来的。

    夏家老祖的电话,还有夏瑞泽的,连母亲的电话都有。

    还有大龙县那边的农国富,应该是有新的资讯传来了,我心中奇怪这农国富这么关心北边干什么,但显然问他也不会老实跟我说。

    章素离和夏姑姑那边的电话也不少,怕是扛不住压力了,连孙心平也给我来了信息,上面并没有说事态有多紧急,但他发信息问我什么时候到,那肯定是急得不行了。

    正在我看着信息的时候,似乎心有灵犀的,郁小雪用以前属于她的电话到打了过来,我吓了一跳,看着电话号码,心情复杂。

    我哭笑不得,她只是一个小女孩,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可偏偏就是现在,我觉得很陌生,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的和她交流了。

    “小雪么?”我拿起了电话,放在了耳边。

    “喂……我……我要杀……了你……”一个恐怖无比的女声缓缓的在对面响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