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4.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苍蝇
    “你……”我怵然一惊,但很快就察觉出了什么,这是变声器:“韩珊珊?不好好说话我可挂了呀。”

    “……别呀!是我!逗你一下而已,还小雪的叫得亲热,怎么不见你叫我小姗姗?哼!”对面那头取消了变音。原来的声音出现了。

    “姗姗姐,你还是别捣乱了,还有正事要办呢。”很像郁小雪的声音害羞的说道。

    我尴尬起来。以前还叫‘雪’呀什么的,毕竟大家是青梅竹马,会亲切熟络点,不过韩珊珊怎么和郁小雪走一块了,这让我十分的好奇:“怎么你们两个走一起了?”

    “不是两个!是三个,小狸也在呢!你现在到哪了呢?我们自己坐直升飞机来,都到林海雪原那边了!小雪带我们来的,啧啧,风景可好了,可美了!就是好冷!”韩珊珊还是占着主动,拿着电话就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好吧,我现在应该不至于离着你们太远,估计再过省界就可以到那边了,徒步是很累的。”我叹了口气,这清虚道很能折腾,内陆都给买通了。

    “活该。谁让你这么能搞事,我们开飞机过来怎么就没给拦住呢?刘达本来还怕得要死。结果过了几个省界,飞机就开得可快了。”韩珊珊鄙视我道。

    “小雪还好么?让她和我说说话,你拿着别人的电话说个不停干什么呢。”韩珊珊就是能折腾。

    “天哥。”郁小雪接了电话,在苗小狸和韩珊珊的旁边还不大敢说话,怯怯的叫了我。

    “嗯,你还好么?我上次看到你是在南市的机场,还穿着一身古怪的衣服?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我好奇的问道,这是纠结了我很久的事。

    “她现在也穿得很奇怪,哈哈,不过可漂亮了。”韩珊珊在旁边插嘴。

    “是有点返古了,你看郁小雪,整个人气质都不同了。”苗小狸也跟着说道。

    我回忆当时她穿的衣服,确实很古怪。郁小雪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而且和母亲,瑞泽哥在一起,他们难道就没发现问题?

    “没返古,这事说起来很复杂,不过我这次想要进一趟四方道门大会,我听说一级的道门能带三个人呢,就想要挂在你的名下,然后再进去……”郁小雪和我打着商量。

    “然后韩珊珊和苗小狸也要来凑热闹是么?都没问过我。你们三个就敢让刘达载你们到黑龙省?”我口气有点严肃的说道,这三个女娃娃,难道不知道我浑身都是麻烦么?怎么跟着过来找事了?

    “我以为天哥会同意……”郁小雪害怕的说道。

    “人都来了,能不同意么?你不让我们加入天一道,我们就不理你了。”以为我不同意,韩珊珊不乐意了。

    “好吧,你们在市里?”三人一起来,就已经打算了我拒绝不了的理由,我不答应好像也不行。

    “嗯,是呀,天哥答应我们了?”郁小雪兴奋的问道。

    “不答应也不行吧,那你们在市里等我,到时候我会打你们电话,我先去给道门打个招呼,把你们的名字报上。”我说道。

    三人当即很高兴,打算先在市里玩到我来再说。

    我无奈的挂了电话,然后把电话打到了夏家专用的座机,电话是夏家一个小辈接的,我报出了我的名字,那小辈似乎吓了一大跳,然后急匆匆的去找人了。

    不一会,就有人接了电话:“一天?我是夏洺。”

    “是,我看到夏老的座机打了我的电话,不知道有什么急事?”我问道,对夏家我没有多大的情感,除了老祖婆。

    “哦,是四方道门大会的事,四方儒门各派一家代表去观摩,想跟你说一声,老爷和老祖都过去了,还有个名额也落实了,是瑞泽的。”夏洺是管家,在夏家是比较能说的上话的老人。系系序巴。

    “好的,知道了,到时候我会联系他们的。”我答应了下来,想不到瑞泽哥也要进四方道门大会,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母亲的棋子和准备已经就绪了?现在是铺开局面的时候了么?我心中没来由一跳,这四方道门大会,恐怕还真不会轻松写意了。

    “没什么事了,就这件事而已。”夏洺忙点头。

    挂了电话,我继续看手机里的信息,最后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孙心平保平安。

    孙老接了我的电话,心情还是很着急的:“你算是还知道联系上我,现在四方道门都因为你这事闹得僵呢,别拿包子不当干粮,都等着你呢,还是赶紧来,来的时候先来见我,其他道门不要管他们,就说是我孙心平让你先过来,无论什么事,都推到我身上再说,回头再找他们几方的老家伙谈判!”

    我听了这话,心中感到了温暖,忙道:“麻烦孙老了,清虚道付秋生的事确实不是我干的,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承认,至于罗天簌,她已经疯狂到对无辜之人下手了?我不反抗,她也会杀了我。”

    “唉,这些事,等你来了我们再说,你小心点,路上清虚道或许就会先下手,他们不一定会要命,但绝对不会让你好过,还有,茅山那边和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到了这,直接就跟清虚道枪口对向了你?”孙心平疑惑的问我。

    “就是祖云的事吧,我抢了他们的血云棺。”我知道清虚道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没想到茅山道也会这么麻烦。

    “啊?!血云棺都到你手上了?哎呀,啧啧啧,你小子可真能惹祸呀!”孙心平惊呼出声。

    “那东西害人的,孙老你难道觉得落在祖云手中,我们南部会发生什么事?”我反问道。

    “咳咳,好吧,来了再商量吧……”孙心平咳嗽起来,随后告诉了我道门大会的位置,这才挂了电话。

    农国富还是挺有本事的,一南一北他都能遥控整个事情,所以电话也需要回一下,很可能他又有消息来了。

    打通后,这家伙没意外的滔滔不绝说起了北边的情况,还问了罗天簌到底是我怎么弄死的,以及这之后带来的的连锁反应。

    很多事情我也没告诉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下,看问不出什么来,就打算要挂掉电话。

    结果农国富才打算拿出了杀手锏:“四方道门之外的人也不全是不识趣的家伙,其中有一些就很有趣,他们说要买点四方道门里的情报,希望你能够做一下卧底,报答嘛,肯定是很丰厚的,除了让你顺利参加四方道门大会,关键的时候,他们还会拉你一把,具体是谁我不能透露,不过实力方面你不用担心,强大到你想象不到!”

    “扯吧,让我做内应,还不告诉我是谁?实力我想象不到?地仙我都见过好些,还有我想象不到的?不用了,我不会做卧底!”我冷冷的拒绝了。

    “唉,一天,所以说你不会变通了吧,就算你不说,其他人也会说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现在你在四方道门里简直就是一只苍蝇,谁不想拿苍蝇拍狠狠把你拍死?不找点外援,恐怕不好混呢。”农国富阴阳怪气的说道。

    习惯了农国富的口气也就懒得去讨厌了,我冷笑着说道:“农国富,我和你真不是一类人,有的事可以做,有的事,只适合在家里解决,别帮人家瞎操心了,免得惹祸上身。”

    “嘿嘿,那就随你了,对方没准能对付其他地仙呢?”农国富不死心的问我。

    我根本不打算继续说下去,要换普通的地仙,祖婆的青天卷打得他们满地找牙都是轻的,所以我倒也没奇怪会有这种人。

    把电话收了起来,本来还想要关机的,结果发现一个未接的陌生来电,又让我好奇心提了起来。

    反正最近运气也很差,该来的还是会来,所以我打算先不关机,而是用手机做导航,准备到前面的城市再说,毕竟我可以做大巴去和韩珊珊他们汇合。

    这片雪原的山不多,树着实不少,如果不是现在的手机功能齐全,很可能会困死这里。到了满是积雪的公路上,我的电话终于响了,是那个陌生来电。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