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5.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怨毒
    “夏一天。”电话对面,一个老人雄浑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让我愣了下,能有这等养气功夫,很可能是官方那边的,所以很客气的说道:“我是。也不知道阁下是谁?”

    “我是令狐然,隶属中央,玄警局的局长。你的事情我从张振标那了解过了,四方道门大会应该和你没多大的关系,你和我们也有一些关联,所以我准备让你在道门里得到什么消息时,尽可能的反馈给我们,因为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四方道门的一部分人,想要利用这次会议,做一些所谓的大事,会让国家蒙受受到一定的损失,趁机把原来的秩序打乱。”

    我心中生出疑虑,把原来的秩序打乱?但我也是道门的一份子,我如果和官方勾结起来,那岂不是成了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了?

    农国富那边也想知道消息,这官方则直接上了最大的那位,还是个局长。

    “很遗憾。这件事你找错人了,我恐怕帮不上忙。毕竟我也是道门中人,做奸细这类的事,我不会去干。”或许都以为我能豁出去,所以才会真想到找我吧?

    “没有关系,我们需要的只是在事情发生之前,把情报告诉我们。”令狐然说着,似乎沉吟了下,又道:“你可以想想祖云,想想付青云,这些当年是刺头,现在还是刺头的人,他们地仙了,却仍不打算隐逸深山老林。还想着换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控制和盘剥这个世间的一切,甚至不惜和我们官方为敌。”

    我听罢脸色不禁一变,这令狐然是什么人,居然敢直呼地仙老祖名字,除了我这样和祖云有仇的,恐怕没人会这么叫了吧?而且还跟我谈起了他们犯的错误,口气大得能吓死人。

    “付青云……是谁?”我犹疑了下,他提的祖云是我的死对头。那付青云我连认识都不认识,怎么就多出了这么个牛人出来?

    “你不认识付青云?我以为你也和他有仇,居然连他孙子都敢杀。”令狐然云淡风轻的说道。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回还真出事了,怪不得付秋生年纪轻轻这么厉害,原来除了罗天簌是他奶奶,还有个地仙爷爷!都说我捅了马蜂窝,现在我算是能理解这事了。

    杜古剑,祖云,付青云,和三个地仙级别的人对撼,我简直是疯了。系池华技。

    “人不是我杀的,你们怎么说不行?”我老实回答。

    “付秋生未必是你杀的,不过罗天簌却是,付青云的徒子徒孙拿不住你,你以为就没事了?到了四方道门大会,如果他一个地仙要发难,恐怕一个悟道期的筹码,对南方道门而言,对其他方道门而言,还未必能让其他方道门替你当挡箭牌。”令狐然笑出声来,似乎看待猎物互相追逐的老猎人,正等着随时掺上一脚。

    我心中也感到悬乎了,这次四方道门大会,祖云和付青云肯定要来,而南方道门已经没地仙了,西边的有没有我不知道,但肯定和我没瓜葛,但要我当叛徒,好像也太为难了,毕竟孙心平和我关系不错,我总不能出卖他吧?

    “如何,还是那个老办法,我们在暗里帮你解决和扫空一些麻烦,你在里面安全了,就往回给我们传点资料吧。”

    我犹豫了下,只能说道:“关于南部道门的事情,我一概不能说,其他三方面的先让我考虑下。”

    “嗯,等你看到他们的真面目,你还会打电话给我的,而且相信这个时间应该也不会太久。”令狐然说完挂掉了电话。

    大雪封山,路上没有一辆车子,我走了好长一段路,仍然没看到城市所在,迫于无奈,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山路,我召唤了疾行鬼继续行进。

    终于在几个小时以后,我来到了一座小镇,镇上找了辆大巴,驱车赶往韩珊珊他们在的地方。

    中途章素离打来了电话,把我刚才发她的名字核实了下,确定申报成我手底下的人,这也是特权在作怪,孙心平给与我的方便很多,几乎我的事情都是他帮忙操心了。

    很可能是官方的介入,亦或者清虚道不打算在茫茫人海中费功夫找我,我居然安全的到了黑龙省境内,连我都感到很吃惊。

    不过现在还不是很安全,要防止忽然而来的袭击,所以我专程走的是人多的路线,毕竟道门总体还是要顾及正义一方的颜面,轻易不会在凡人面前动手。

    雪并非不间断的下着,但某些地方雪确实很大,中巴车有时候都行走得很慢。

    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傍晚的时候,道路前方临检了,一群的交警和警察混合的队伍正在前面拦截。

    我皱了皱眉,现在还下着雪,交警不去疏通道路,跑这堵路干什么。

    “司机下车,下车了,问点事,顺便例行检查下。”一个圆脸的交警敲了敲门。

    司机看到交警就慌了,连忙的开了门,下去后,两个警察就上了车,开始检查身份证。

    我看这些警察不大对劲,心中顿时有了抵触,到了我的时候,我拿出了一张雷虎给我的备用身份证,这警察看了一眼身份证,又看了我一眼,就把身份证还给了我,去检查下一位乘客了。

    松了口气,我闭上眼睛等待检查结束,结果两个警察下去后,车子迟迟没能开走,不少乘客怨声载道起来。

    而很快,一个看起来像是队长的人上了车,他的帽子拉得很低,两只眼睛如同死鱼眼,扫了一群乘客,最后定格在了我身上。

    我一看,面色也不由一变,这不是玄门修士么?怎么会是警察。

    那人看完所有乘客后,朝着我走了过来,我手中捏了一张红符,警惕的准备动手。

    “夏一天,下车吧,别人不认识你,我却不会认错。”那陌生人低声说道。

    “你认错人了。”我白日匿迹居然给发现了?不可能吧,他从哪看出来的?

    “不下车,代价可能会很大,全车子的人,命可都在你手上了,山道下雪,路滑,悠着点。”陌生中年人冷冷说道。

    “卑鄙。”我阴沉着脸,跟着这竟也有悟道期的中年人下了车,我踏在雪地里的时候,司机总算是上车了,不知道给警察说了什么,车子竟然直接开走。

    一群的警察和交警看了我一眼,随后全都上了车离开,剩下那个中年人留下来等我。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威胁我的人不是没有,但结局没几个好的。”我有些愤怒的说道。

    “师兄师姐们,都出来吧,人已经抓到了。”那中年人朗声说完,解下了外套,清虚道的衣服很快就显露了出来。

    我上下打量这满脸阴损气息的中年人,心情不好的说道:“抓到了?有意思,我什么时候给你抓到了?”

    中年人笑嘻嘻的说道:“呵呵,投降吧,前面那辆车车牌号你应该记得吧?明天不想它出现在新闻里……”

    “找死!”对这类人,我永远都不会妥协,红符祭出,之前车上就无声借法的我,从身后放出数十根锁链!直接打飞了那猝不及防的中年人!

    中年人在地上爬起来,脸上全是惊容,全身上下多了十多个窟窿的他呕出了一口血,最后一句话都说不出就趴在了地上!

    “林师兄!”女子一副惊讶的声音从林子里传来,而后面很快就传来了借法的声音!

    我看向了白雪覆盖的山林,脸色难看了起来:“对凡人动手,也就是你能想出来的招!唐珂!你给我出来!”

    “夏一天,你自己不也是么?说得自己真的跟正义之士一般,实际还不是个滥杀无辜的魔头!夏老魔,这称呼太贴切了,太适合你了,现在四方道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夏老魔?”声音远远的几个方向传来,我顿时明白自己陷入阵中了,这大阵好像和付秋生的阵一样,不打赢对方,恐怕出关都难。

    俩个悟道中期的中年人,带着四个悟道期的弟子从雪林中走出来,目光带着怨毒。

    “杀了我们的付师弟,连罗老前辈都惨遭你的毒手,如今又亲眼看杀我林师弟,此仇不报,清虚道诸位师兄弟们,此时如何能善罢甘休!?”为首的中年道人一把长剑出鞘,缓缓的朝我走来,他的气势绝不弱于付秋生!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