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8.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残疾
    “付前辈到来,怎么不说一声?我们南方隐世道门也好前去迎接呀。”孙心平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脑子没准也极坏了,生怕付青云要立刻杀我,他连忙一副要过去握手的样子。

    “孙心平。你越来越不知道长幼有序了!现在还轮不到你插话!一边去!”付青云寒着脸,大袖一挥,一阵灰色的气浪哗的吹向了孙心平!

    孙心平急退两步。不知道中了什么招数,一口血直接吐了出来,摇摇欲坠的差点没站好往后就倒!

    余天孝是孙老好友,立刻上前,手抵在了孙心平后背上,这才让他堪堪撑住。不过眼里的血丝连我都看到了。

    “孙前辈!”我忙过去查看孙老境况,孙心平说不出话来,估计受伤不轻,看我过来扶他,伸出手就制止我,血红的眼睛示意我往后门那逃。

    付青云已经走到了台前,看向了章素离:“南方九道门天一道夏一天何在!”

    章素离咬咬牙,脸色苍白得可怕,一句话都不说。

    “臭不要脸的付老货!,我就是夏一天!有什么就冲我来!”我顿时怒了,这付青云手段果然雷霆,猫狗分家,狼狈为奸。罗天簌是什么人,她丈夫能好的到哪里去?

    “呵呵……好,你就是夏一天,果然眼熟得很,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纳命来赔我!”付青云阴沉沉的笑起来,剑指一扬,背后那把青色道剑诡异噌一声就出鞘了!这剑通体碧盈盈的,隐隐有青色的气息流动,恐怕论威力绝不会亚于任何道门重宝,啪一下剑出现在了他手中!

    轰隆!

    道剑一出,一道剑痕直接劈开整个会议桌!木屑如同绽开的水花,飞得到处都是,而整个楼层也宛如地震了一样!震响过后,外面却宁静一片,不过清虚道的弟子们似乎已经买通了下面的老板。没有任何服务员的过来,至于警察,怕更不会来了。

    及时用缩地术逃过这一剑的我站在后门位置,背后握拳的手微微的颤栗起来,这就是地仙!虽然面对过祖云,杜古剑,但再次针锋相对时,仍然抑制不住的害怕!

    如今的付青云恐怕和当时的杜古剑都差不了多少,应该也是北方道门里拔尖的存在了!

    这一剑太突然了,而且太过肆无忌惮,这就是没有地仙坐镇的南方道门享受的待遇!会议桌旁边坐着的几个南方道门领袖,这时脸上、身上或多或少都插着木屑,甚至是给划伤了,但此事一句话都不敢说,仅仅是苦皱着眉。

    “付老货,较真就来拿我的小命!不用这么嚣张,拿其他人撒气算什么?”我也不用和他多客气了,他老婆都给我死了,那就是死仇,无论如何都不可化解,无论对错也好,我也不可能逃过这一劫,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好!有点担当,不过你本事还不够,我要杀你,抬手功夫!”付青云脸色难看之极,长剑噌一声还鞘,整个人如同消失在原地一样出现在了我眼前,一只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

    嘭

    一阵青烟之后,我出现在了阴间,随后快速的再次拿起了阴阳令,准备再次借道还阳!

    嗡!

    果然青色的道剑嗤一声就破空插在了阴间的陆地上,付青云如同天神一样出现在了阴间!我脸色骤然大变!想不到地仙借道阴间,居然也如此的快捷!

    “哼,我这把清虚道剑可破虚空!看你逃到哪里!”付青云傲然的说道!

    一阵青烟后,我再次出现在了阳间,紧接着二话不说的用缩地术逃到了门口!而这个时候,付青云也用清虚道剑破阴阳而来!

    “逃?逃有用么?”付青云已经不止是附骨之蛆那么简单了!

    因为过分的危险,媳妇已经来不及预警了,我冷汗都冒了出来,付青云比想象的要厉害无数倍!

    “小子!死!”付青云厉喝一声,长剑破空的声音猛然间就在我背后响起,我顿时龙魂御身,准备用剑罡和龙魂硬抗这一剑!

    看似鲁莽,但付青云如此着急出剑,咒语都没念,威力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如果我扛不下这一剑,也根本没有逃走生还的希望!

    整个会议室里,道门中人十几个,却无一人能够救我,连孙心平都重伤说不出话来了,眼下谁敢不给地仙颜面,恐怕顷刻就要给斩杀当场!

    铛!

    一声脆响,我整个人寒毛都竖了起来,我居然没有受到攻击,而楼梯口那,三个人影缓缓的出现在了转角那!

    身后一股庞大的力量猛然间传来,我顾不得看眼前两个人,猛然的回过头,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我后面。

    他满头的银发,身体上满是不知愈合多少年的老剑痕,而背后,一白、一黑的三把剑斜斜的背在了后面!

    清虚道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嗤幽幽的插入了会议桌上。

    付青云脸色黑得像乌云笼罩一般,看着这位比他还老迈的剑奴,嘴角微微掠起弧线:“李剑声?”

    “付青云,正是老夫。”剑奴李剑声沙哑的声音响起,手一挥,那把红色的长剑不知怎么的就还鞘到了背后。

    “你不在你的乾坤道专心修剑,跑到北方道门来做什么?乾坤道剑奴守山门,掌门入世才除魔卫道,想不到李剑臣一死,这规矩居然给一个门中剑奴破了!”付青云冷笑着说道。

    李剑声抬起头,深吸一口气,最后笑道:“我乾坤道门中事物,就不劳烦付道友你操心了,而南方道门的事,也请你高抬贵手,一切按照程序来办,这么干脆就想杀我南方道门的道友,会不会太过嚣张跋扈了点?姓夏的小子再胡为,也是我南方道门的人,理应由我们处置,你那边不也还有个姓唐的小女娃给你们护得严实么?这么厚此薄彼,可不好玩儿。”

    “哼,李剑声,别忘了,你这是在北方,不是在你们南方!”付青云阴寒的说道,他似乎也不敢轻看了李剑声,乾坤道大名天下周知,刚才那一剑轻巧巧的劈开清虚道剑,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那是能越级挑战的门派!专门进行斩首行动的门派!

    我看着李剑声已经掌握了主动,顿时放下心来,这老剑奴来的是关键,不然我还不知道该上天入地的好!

    “夏一天!”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在我后面。

    我还没回过头,眉心已经轻皱了起来,下一句,该是‘养鬼为祸’,还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果然又惹了天大的事端出来,真不知道收敛两字怎么写么!”李破晓冰冷的看着我,目光中带着决然,一只手按着身后的三把剑。系肠见圾。

    “李破晓,你别没事又诬陷我,这次我真是给冤枉的。”我阴阳天眼扫过去,脸色微微一变,他居然突破了中期!这是吃了神药还是什么了!

    但转瞬,我就给李破晓一行三人给镇住了,李牧凡居中站着,气度依旧那么威武逼人,身穿黑衣,手里拿着剑袋,卓尔不凡。

    但让我的愕然的是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一个少女,这少女双手反拿着一个红色的剑袋,剑袋上绣着乾坤八卦的图形,和深蓝色的衣裙下绣着的标志相得益彰,深色的衣服衬得她肤色洁白,明媚动人,长得十分的标志,可惜双目却遮绑着一层的医用白纱,似乎眼睛受伤了的样子。

    她看不见。

    我忍不住吸一口冷气,乾坤道什么时候收了女人了?

    那女子似乎察觉到我观察的视线,头部微微偏了偏,握剑的手动了下,似乎听力非常的好,我能想象到这女子拔剑的一刻,会是多么的精准。

    “这里是北方没错,但这里就该任由你来支配了么?这北方除了你们清虚道,好像还有其他道门吧?”李剑声缓缓的说道,引自己的弟子进来:“牧凡、破晓、断月,都别站在外面了,快进来。”

    李牧凡和李破晓,连带乾坤道的女人都一齐走入了会议室。

    李破晓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目光一直平视,仿佛无视了我一般。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