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9/9820/5393119.html"}})();
尊宝娱乐 >劫天运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换人
    看着他们乾坤道大放异彩,虽然我感觉心中有些不快,但姑且因为剑奴李剑声得救了,至于他们怎么表现,我姑且看看又如何?

    眼睛有疾的女子似乎叫断月。按照乾坤道的取名路子,应该叫李断月了吧。

    李破晓对李断月并没有特别的感情,也不知道是长辈在。还是本来就如此,本来我之前还觉得应该是情侣来着,但现在却不像。

    而女子的修为,竟然也有悟道中期,身体中蕴含的金红色能量,比李破晓还要纯净。如果真是乾坤道,恐怕这女子就是李破晓的剑奴!

    因为从看到李剑声和李断月后,我得到了一个惊人的共同点,他们都天生有点残疾!

    似乎仍然感觉到我注视的目光,李断月头微微的偏向了我,直到我把目光移向了付青云,她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可见这女子的恐怖直觉。

    付青云冷哼一声,说道:“既然你要死死护着南方道门中的败类,那尽管护吧,不过往后会发生什么事,我可不能保证!李剑声,就此别过。择日会再来!”

    “如果再一次插手我南方道门,可别怪我李剑声去你清虚道讨教!”李剑声根本不买面子。

    “好!我在清虚道等你,倒是很想看传说中的‘只闻剑声’李剑声能多厉害!”付青云阴沉着连,朝着大门踏步离开,路过我身边。嘴角微微冷笑,似乎随时随地都要出手似的。

    我心中惶然的同时,也暗暗念咒,只要有所异动,立马夺路而逃好了,也不能全指望这‘只闻剑声’替我去报仇吧?到时候人都死了,报仇有屁用呢。

    付青云猛然往前面一踏,嘭!裂地剑声后,我身后的门上莫名多了一道剑痕,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出剑的,或许这根本就不是剑。而是某种我看不出来的道法,显然是在预示着我,小心点,别暗里栽了跟头。

    我心中发毛,给这么个地仙天天看小鸡一样看着,确实如坐针毡,轻松不了。

    如果半夜里付青云用清虚道剑破界而来,我恐怕也不知道,不知李剑声能不能当我大腿保我四方道门大会无恙?

    这想来是不可能的,李剑声看我就跟看跳蚤一样,不碾死我都阿弥陀佛了,怎么可能会当我大腿,反正这下子要命了。

    李牧凡带着李破晓和李断月走入了会议室,他自己主动去了隐世道门的站位那边,而李破晓旁若无人的到了写着他名字的会议桌那坐下,而李断月则面无表情的站在他后面。

    “老伙计,你没事吧?”李剑声到了孙心平的跟前,摸出了一颗朱红药丸递了过去。

    “还行……死不了……这个是乾坤道的血还丹?”孙心平感激的说道,伸手接了过来,一脸的讶异。

    “不错,快点服下吧,治疗内伤还是不错的,可化解你体内地仙强行灌输的力量。”李剑声看着孙心平服下丹药,伸手抚了下孙心平的心口,孙心平眼中红色的血色居然渐渐消退了!

    “多谢前辈了。”孙心平感激的说道。

    “不用,应该的,我们南方道门本来就应该联合一起,一致对外,北方地仙欺负上门的事,我李剑声也不会看着不管,先前几位来我乾坤道做客,喝了我们的山泉,都没能突破么?”李剑声一副和隐世道门中人都很熟络的样子。

    “惭愧,我和余天孝服食了山泉,只觉得身体各方面都几乎要突破到半步地仙,可偏偏在心境上无法跨越,有负前辈关怀了。”孙心平摇头苦笑。

    余天孝也是悟道后期,隔着半步地仙也就是一张薄纸而已。

    之前他们听说李剑声晋级地仙,就相约前往乾坤道喝泉水,并且谈论悟道种种,我当时忙,加上和乾坤道不对付,所以并未前去。

    现在看李剑声和孙心平等隐世道门的人拉扯关系,也插不进嘴,就自己到了会议桌旁边老实坐下了,我对面就是李破晓,他眼珠子也在目视着我,我真不知道这愣子到底想要干嘛。

    会议本来已经结束了,结果乾坤道姗姗来迟了,章素离又要简单的讲解了下,中间我的事情当然是主题,重复了一遍给乾坤道那些迟到还装逼的师徒们。

    李破晓露出了沉吟之色,看着我不知道想什么,我心中腹诽这傻家伙不去看他身边的美人李断月,跑来看我干什么?

    中间不止是我一言不发,连几个刺头门派,比如允凤阳都不吱声了,这也是李剑声威慑力足够强的缘故,等会议开完,也就各自匆匆离开。

    紧接着就剩下参加隐世道门斗法的人,我和李破晓都是,可李断月这小剑奴留下来算什么?偏偏大家还没异议。

    “李前辈请上座,现在你来了,我可就要屈居下首了,哈哈哈。”孙心平请李剑声坐在原来章素离开会的首把交椅上。

    “老伙计,这不好吧?”李剑声还一副推迟的样子,但说了两句,一副熬不过孙心平的客气的样子坐在了上面。”

    我和李破晓都没换位置,只是其他的掌门位置都换成了隐世道门的老头老太而已。

    “那好吧,既然孙道友说南方道门我还有发话的空间,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吧。”李剑声坐在上首,虽然驼背,姿态有些不雅,但目光的犀利,却无人敢小瞧了他。系肠司巴。

    “前辈大可畅所欲言,我们都听着呢。”余天孝呵呵笑道。

    孙心平也是点头赞同,我却皱了皱眉,暗道这老奸巨猾的家伙要发难了!

    “嗯,我想说的是……”李剑声看了周围一眼,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我脸上:“夏掌门在我们南方道门里实力最弱,仅不过是悟道初期,却为我道门惹来无数的麻烦,虽说现在不过是嫌疑,但几乎对我们造成了灾难,我建议,取消夏掌门的参赛资格,改由我乾坤道的剑奴李断月代为参加,你们看如何?”

    我紧紧皱着眉,心中对这老怪物生出了反感,这表面虚以委蛇,原来是为了给现在设置条件呀。

    “李前辈,这不大好吧……一天虽然是悟道初期,但实力却比我们悟道后期都不差,前两天,不还和罗天簌打了一场么,好像还把她斗赢了,如今才引来了这付青云不是?”孙心平连忙投了否决,但看向了李断月,也微微紧了紧眉心,乾坤道剑奴的厉害,他还是知道的。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乾坤道在剑道上独树一帜,比一些阿猫阿狗强多了。”属于净灵道的陈淑妹老太嘴角微微一笑,表示赞同。

    “不好办,现在都报名了,要更换不易,虽说李断月强,但一天也差不了多少,我看不用这么麻烦了,一天上吧,而且一码事归一码事,罗天簌婆孙的事,可以到时候对峙解决,因果总也逃不掉的。”余天孝是天元派的太上掌门,和孙老一样支持我,上次在太青门清水涧,对我进行过细致的指导,我也打从心里感激这样的老前辈。

    “其实孙师兄、余师兄,你们可以想想,现在李破晓这孩子都晋级中期了,我们大家的水平也就拉到了中期了,只有夏小道友还是初期,隐世道门那边,多少会有闲言碎语,既然李断月是乾坤道的,现在加入对我们实力有形无形上都是增大了几分,或许哪个第三名都未尝不敢想,你们说呢?我是支持李前辈的提议的,可以让李断月参赛。”紫皇门的霍伟也提议让我退赛,改李断月上。

    “不错,李断月这孩子不错的,上次去乾坤道,就见识过了,不得了呀……”素玄门的商洁叹了口气,随后看向了我,一副对不住了,就算素玄门和你交好,可也不能由着交情来,总要站在中间的吧?

    李牧凡淡淡眼光扫了我,说道:“我这一票,投给我的弟子李断月吧,这孩子是我一手带大的,天生剑体,无论资质还是实力,都要比破晓要强些的,可堪大任,当然,我们也不是贪图什么奖励,而是要为南方道门争点面子,要不这样吧,断月拿到的奖励,我们可以给夏一天。”

    本来参赛与否都无所谓,但李牧凡这么一说,我可就火了:“我反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